从被强暴的法轮功学员遭罚款看中共的邪恶(图)

【明慧网2005年12月16日】河北省涿州东城坊镇派出所警察何雪健接连强奸两名女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令全世界震惊。中国有句古话,“万恶淫为首,百善孝当头”。然而今天的中国,何雪健,一个身穿制服的年轻中国警察,居然光天化日下强奸自己母亲一般年纪的妇女,毫无廉耻。互联网上有评论,说这是中共统治下制度化的流氓行为,十分贴切。然而,何雪健并非唯一的强奸犯,刘季芝、韩玉芝的肉体被强暴之后,又遭到派出所的精神强暴。

有证据显示,强奸发生后第二天,也就是2005年11月26日,“涿州市东城坊镇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共开出5张盖了公章的收据:

交款人:刘季芝 金额:3000元整 名目:南马基地培训费
交款人:韩玉芝 金额:3000元整 名目:南马基地培训费
交款人:汪贺林 金额:3000元整 名目:南马基地培训费
交款人:瞿文亭 金额:3000元整 名目:南马基地培训费
交款人:魏保良 金额:300元整 名目:保证金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收据

不到三天,在中国小小一个镇级行政机构,靠组织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包括殴打、强奸、体罚、谩骂等手段,進帐一万二千多元!难怪至今仍有中共豢养的打手热衷于参与迫害。

3000元人民币对于中国的一个农村家庭意味着什么?根据中国官方发布的《河北省200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河北省2004年农村居民人均一年的纯收入为3171.1元。且不说根据中共官员一贯的欺上瞒下作风,这个公布出来给外界看的统计数字含有多少水分;就算它是真实的,3000元也已相当于一个中国农民整整一年的收入。

刘季芝的自述中,提到她公公借了1000元去派出所保她,派出所不干,公公又借了2000元送到派出所,恶警才放人。“我的两个孩子都在读书,很需要钱,天不下雨,庄稼收成也不好,这三千元钱无疑是个沉重的负担。”

明目张胆的把从受害人身上直接勒索的钱财作为迫害经费的主要来源之一,这充分体现了中共恶党的流氓本性。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提供的数据:中共邪党用于迫害法轮功的钱,用途不外乎建造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劳教所、派发特务、便衣、恶警的工资奖金、购置监控设备;再有就是到海外去撒钱,用巨额经济利益堵外国政府和新闻媒体的嘴,好让国际社会对这场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三缄其口。当然,中共维持迫害的费用中,除了不断的从法轮功学员身上勒索的钱财之外,还有将近四分之一的国民收入,包括来自海外的经济投资。

六年来,对于追随迫害的中国大大小小的官员们来说,抓法轮功挣钱,已经成了一个既无成本、又无风险的最佳经济来源。上有“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这样的密令做后盾,参与迫害的各级部门在迫害中尝尽了甜头,逢年过节想钱花了,就去抓法轮功学员,抄家罚款。就象上述的河北派出所,纵容警察强奸良家妇女后还要向受害妇女家庭索要相当于其全年收入的巨额罚款。流氓手段之卑鄙和猖狂,古今中外无出其右!

透过整个事件,人们看到的不仅是一个小小恶警何雪健的流氓无赖,也不只是一个小地方机构的胡作非为,而是中共邪党和610黑帮组织调教出来的一个完整而巨大的机构在有序的实施迫害。它经过几十年操练后,已经邪恶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党不喜欢的就不能存在,你不听这个邪党的召唤就砸烂你的饭碗。那个穿着制服的强奸犯何雪健不就公然对刘季芝扬言:“再炼法轮功,罚得你们倾家荡产!”吗?

这是中共故意制造出来的一个恐怖环境,一只手遮着天,一只手卡紧中国人的生存命脉,逼迫你就范。目的是妄想以这种极度恐怖来压垮人的意志。这种手段被共产党在历史上历次政治斗争中操练了几十年,夺去了无数中国人的生命。今天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发挥到登峰造极的程度。

面对全世界汹涌的退党大潮,也许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的中共会故伎重施,处置几个何雪健们作替罪羊,以为自己涂脂抹粉、掩盖视听、继续掩盖和保护其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但只要迫害一天不停止,悲剧还会继续发生,因为警察作恶、官员作恶、国安作恶,这是中国对法轮功学员所实行的迫害政策的必然产物。

最后,我们在此正告那些依然紧随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官员,中共已经恶贯满盈、很快就要退出历史舞台。想一想你们自己的下场,看看你们那些因为参与迫害而已经遭恶报的同僚们,不要再有侥幸心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暗室亏心,神目如电,神正在清算中共这个邪灵及其帮凶,不要为了眼前小利残害无辜,葬送你们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