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蛇猛虎难比中共流氓暴政


【明慧网2005年12月17日】柳宗元的《捕蛇者说》中乡妇泣述当政者暴敛“悍吏之来吾乡,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宗元听后感叹道:孔子说的“苛政猛于虎也!”我还怀疑,听了此乡妇的叙述才信以为真。

圣贤孔子、大师柳宗元哪里能想到他们用“毒蛇”、“猛虎”来比喻当时为政者的昏庸、腐败,都无法和如今中共的流氓暴政相比。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警察何雪健,在对法轮功学员执行中共邪党灭绝政策中,丧心病狂的将东城坊镇西疃村女法轮功学员刘季芝(51岁)和韩玉芝(42岁)公然强暴,又向她们的家人强行勒索3000元钱。

这一起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是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六年多来,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实行灭绝政策的持续反映。受害人刘季芝自述:自1999年7月20日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开始后,警察便开始经常到她家骚扰,一到所谓“政治敏感日”她就和村里许多法轮功学员一样被抓到政府大院,多次被罚款。直至这次被强奸前,警察还对刘季芝叫嚣:“再炼法轮功,罚得你们倾家荡产!”。

是的,本已清贫如洗的农民,再加上由于坚持信仰而反复遭受迫害、勒索,真真是家徒四壁了,而邪恶之徒之所以甘心为其主子卖命,何雪健之流敢公然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卖力地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就是可以捞到眼前的好处吗?对这群善良的人,无论做多少恶,非但不受查处,反而“有功”。抓法轮功学员可以任意抄家据为己有,罚款更是促使恶徒参与迫害的动力之一,没钱花就抓法轮功学员罚款,已成了心照不宣的事了。这次禽兽何雪健在对刘季芝、韩玉芝进行无耻的蹂躏、强奸后,她们的家人还被迫四处借债拿足3000元钱,才得以领回受尽凌辱的亲人,而那买命的3000元钱又是一个沉重的负债,压在受尽苦难的刘季芝和韩玉芝及其家人的身上(另几位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同样被勒索罚款)。

面对善良淳朴的农妇刘季芝带血的陈述,善念尚存一点的人都会动容。然而象刘季芝这样被中共邪党各种残酷手段镇压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数量众多的已无法统计,这些年来仅民间渠道统计上来的迫害致死人数已高达2790余人,迫害所用酷刑已达100余种,在邪党镇压指令下,有为数众多的卖命恶徒浑身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

我的一位朋友,见了浑身伤痕累累、心灵饱受摧残的刘季芝,面对受尽苦难的她和她那贫寒无助的家庭,朋友只向我说了两个字:“心酸”……

如果苛政如毒蛇、猛虎。那么,当今中共邪党的残暴就实实在在是魔鬼才能干出来的,何况它摧残迫害的是亿万修炼真、善、忍的善良百姓,中共恶党恶事做尽,天必灭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