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对待,稳健的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2005年12月2日】我是河北省的一名大法弟子,得法至今算来已有十几个年头。修炼的路上有过精進,也有过教训,特别是在99年7.20之后迷失过一段时期。但是在师尊的点化和同修的帮助下,现在我走在了讲真象、救众生的路上。在此,我把自己在修炼的路上,特别是近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救度众生方面的心得体会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一、1999年7.20之前

回想自己得法的过程,真的觉的不是偶然,都在安排之中。而且自己课内课外包括偶然所学的知识,都在后来的理解法上起了很大的帮助作用。自小我就很喜欢听闻一些神话故事,上初二时,正好是1992年夏天,那时我突然对气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开始购买大量的气功杂志,学习各类的功法。

第一次知道师父和大法是在93年的夏天,在上午一节课间,我跑到学校附近的一个书报亭看有没有新的气功杂志。忽然看到一本杂志叫《健与美》的封面上有“法轮功”三个字,当时心里立即升起一股强烈的神秘感和好奇心,于是就买下杂志,回去看起来。当时只感觉这个功法和别的功法有一些不同,特别注重讲究心性,而且真、善、忍三个字讲的很好。但自己当时由于悟性低只是简单的学了学大法的动作,仍然是见到什么学什么,当时把身体真的搞的很乱。就象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里讲的“特别是我们有许多练功人,他今天学这个功,明天学那个功,把自己的身体搞得乱七八糟,他注定就修不上去了。人家一条大道往上修,他都是些岔道,他修这个,那个干扰;修那个,这个干扰,都在干扰他,他已经修不了了。”

我至今仍然清楚记的师父后来为我清理身体时的情景。1995年后半年我看了《转法轮》,开始理解到法的伟大珍贵之处和不二法门的严肃性,从而坚定在大法中修炼,师父那时开始给我清理身体。当时我整个上半身发出许多的红色斑点,过了不长一段时间就平复如初了。我悟到是师父在把我体内许多乱七八糟的信息和灵体往外排呀。

在师父安排我1993年听闻大法的同时,旧势力也同时让年少无知的我在同年开始接触色的东西,由于自己的不精進,在后来学法修炼的几年里,都没有彻底的把色魔这一关过好,在这方面的魔性被逐步加强,为今天证实法救度众生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和损失。

在1999年7.20之前的几年中,在学法上我非常的精進,对法理解的比较深,为自己后来能在邪恶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里还能坚持对大法的正信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回头看看个人修炼的几年里,有三件遗憾和教训:1、在高中时,由于走极端,没有正确处理学法和学习的关系,影响了学习,给后来亲友理解大法制造了障碍,为亲友攻击大法提供了借口。2、在一边学法修炼的同时,色欲之心被自己长期掩盖着,迟迟不去,为近期证实法救众生带来很大的障碍。3、由于自己的懒惰,只注重了法的学习,忽视了功的演炼。

二、1999年7.20至今

1999年7.20,邪恶开始疯狂迫害大法的时候,和所有大法弟子一样,我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由于我当时悟性跟不上,没有象许多大法弟子一样走出来,甚至直接到北京去为师父和大法鸣冤。所以我接触的考验和魔难主要来自家庭和亲友。由于多年扎实学法打下的基础,使我看清了电视报纸肆意栽赃歪解大法的丑恶行径,并向自己的亲友讲述大法的真象。通过我向亲友一点一点剖析电视报纸诬蔑大法的荒谬之处,亲友在后来劝我放弃修炼时只能以”国家现在不让炼“来劝我,不再象开始时以“大法不好”为由。当时我就横下一条心“谁也别想让我说出师父和大法不好的话来,宁死不说!”

当看到电视上报道许多同修走上了天安门,我也真的想去北京为师父和大法鸣冤。可是当时由于母亲病危,自己以不让邪恶以“大法弟子不孝敬父母”为由攻击大法为借口,最终也没有走出去,只是在家偷偷的炼。以为现在发生的一切和历史上基督教的受难一样,消极的等待着真象大白一天的来临。其间,由于我没有跟上正法的進程和放松学法,混同于一般的常人,使自己在常人中做了一些不配大法弟子称号的事。

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也学会了上明慧网。在明慧网看到别的同修走出来证实法、讲真象的事迹后,我也学着去贴一些真象标语。但当时对讲真象这件事我只是理解为“能不能走出来讲真象只是衡量一个学员是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的标准和求得圆满的先决条件”。所以讲真象的基点都是在证实自己,即“我”已经走出来了,因为“我”也在贴真象标语,“我”也悄悄的告诉了别人大法好,“我”达到了明慧网报道的学员走出来的标准,“我”也有希望圆满了。

直到后来看了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才深刻的认识到“讲清真象”实际关系到无量众生的生死存亡啊!大法启发了我的慈悲心,为了无数众生免于被淘汰的可怕命运,我决定抓紧时间去讲真象。在讲真象的认识上,我由开始的为了证实自己的“为私为我”升华到为了救度众生的“无私无我”。在讲真象这条路上,我也由开始的贴真象标语发展到了现在的邮寄真象信件、制作发放真象光盘、网络聊天讲真象、电子邮件讲真象、论坛发贴讲真象和当面讲真象等。讲真象的过程中,感觉师父在不断启发我的智慧,自己也在不断的成熟。

为了更好的做好讲真象的事情,我购置了电脑、打印机和刻录机,自学电脑知识建立了家庭资料点。我利用业余时间在市内四处寻找包含有通讯地址的杂志,以便邮寄真象信件。在网上大量查询有效的电子邮箱地址,为他们寄去破网软件和真象资料,并在自己的电脑上帮助他们订阅明慧网的真象资料。有时为了讲真象,中午饭都顾不得吃,虽然肚子饿,口也渴,但一想到自己给众生讲了真象,再渴再饿也值得呀。因为自己的工作很忙,而且家庭事也多一些,所以每天讲真象的时间非常宝贵,为此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许多爱好,把时间努力用在救度众生的事情上。

在救度众生的路上我没有其他同修做的好,一个是我走出来的晚,再就是我还没有其他同修精進。记的第一次邮寄真象信件时,当时心里多少有些不稳,但当时我坚定一念“只要收到信件的人能明白真象从而使其连带的庞大天体的生命能因此得救,我即使因此被邪恶迫害也心甘了”。现在明白当时自己的想法还是有漏。

还有一次发放真象光盘的经历我也记忆犹新,那是在2005年农历新年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我把100多张真象光盘送到了我们这个小县城内的多个角落。那一晚,我先在家里发正念,清除阻挡我这次发放真象资料的邪恶因素,并请求师父加持。然后我穿上厚厚的羽绒服,里外衣服的口袋里装满了光盘就出去了。当时是晚上9点多,街上人还很多,还不时有警车驶过。我当时想:“我是在告诉众生真象,在做一件最正的事情,谁现在破坏我这件事情谁就是在犯大罪。如果我心性上有其它的问题,谁想因而借机迫害我也不允许,因为是师父在管我,我心性的错误,师父会点化我,我也会在今后的修炼中做好。”而且,我也知道:整个这件事情其实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只要我们大法弟子去掉怕心,那邪恶自灭。“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洪吟(二)·怕啥》),就这样我安全的把100多张真象光盘顺利的送到了有缘人的门前。回家后,看到自己脚底磨出了水泡,好几天都走不好路,但我心里很喜悦。

在网络上讲真象时,我也很注重安全,不有意给旧势力找到迫害的借口,同时更加注重纯正的心态,一正压百邪。有时,在网上会碰到有人说他是警察,恐吓我 ,我也不怕他,我就把他当作一个需要了解真象的人来对待,就是要告诉他真象。还有很多人开始时用很难听的话骂我,我一点都不生气,只是替他们不接受真象而着急,也有些人在看到我真的不生他们的气后就不再骂我,也开始能思考和接受我告诉他的真象。每到这时我心里就很欣慰,为他能明白真象而高兴啊。此外我还利用工作下乡的机会去给人讲真象。

在《九评》刚出来时,我也以为传播《九评》是常人的事情,大法弟子只能传播有关大法的真象,后来看了师父的《不是搞政治》等几篇经文后,才理解到了让众生看清恶党的本质从而退出邪党在目前阶段的紧迫性。是啊,在邪党即将被解体销毁前能不能退出邪党是当前摆在众生面前的一个生死大关啊。而且《九评》里本身就有有关邪恶迫害大法的真象,随着众生看清恶党的嘴脸也就会明白大法无端遭迫害的冤屈和真实情况。于是我把自己讲真象的重点也转移到了传播《九评》上。在看到师父发表退团声明时,我当时就想,作为一个大法徒,就应该和师父保持一致,紧随师。于是我也在《大纪元》发表了退团声明。

虽然自己现在已经走在了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路上,但自己仍然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如色欲之心时常干扰,发正念和炼功重视不起来,这些都严重的影响自己目前走的路。和其他同修一比我真的很惭愧,自己连许多小同修都比不上啊!感觉自己真的辜负了师父赋予自己的伟大使命,也辜负了众生的期盼。有时我想,假如我修不好,不能真正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将来我真的是没脸去见慈悲伟大的师尊啊!

现在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那就是我们弥补的机会,我希望所有走出来晚的和做的不够好的同修能和我一起珍惜自己曾经走过的路,严肃对待个人修炼和讲清真象救度众生这件事情,对自己负责,对众生负责,在今后剩下的时间里能真正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少摔一些不必要的跟头,不犯重复的错误,理智清醒的把剩下的路稳健的走好。让自己在修炼的路上少一些遗憾,在救度众生的事情上少一些损失,让为我们操尽了心的师尊能够多一些宽慰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