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坚信师父

【明慧网2005年12月20日】从得法的那一刻起,我就默默的向师父保证:不论遇到什么困难与磨难,我一定要坚修到底。。

2002年2月,我们全乡大法弟子联名写上访信,向中央政府讲明大法真相。被610劫持了名单,直接按名单抓人。我和丈夫也同时被抓進派出所,被分别关押。所长亲自来问我:你这张表是哪来的,谁给的?名字是你自己填上的吗?我说我不知道。所长一听我说不知道,恼羞成怒,一连打了我12个耳光,然后又问我:你上哪个辅导站,站长叫什么。当时我想决不能出卖同修,使大法受到损失。我就连续说“不知道”。

他们一看我不配合,就用高压电棒电击我的脖子,腰和虎口。当时我的正念很强,没有怕的感觉,相信师父法身就在我的身边。恶警们一看电棍对我不起作用,就大叫着,威胁我说:如果不说,就把你关進笼子里,头朝下,脚朝上,让你倒立着,我就不信你不说。

我想,我的师父是最好的师父,是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了起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决不能对不起师父,给师父丢脸,给大法抹黑,要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心中背诵着师父的法,不为所动。

他们一看没吓倒我,上来一个恶警对我拳打脚踢,一个耳光把我打倒在地,脸顿时肿了起来,两边肿的不成比例。边问我到底说不说。我就不出声,只用手比划,他们以为把我打坏了,也害怕了,才收敛。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用伪善来哄骗我,管我叫好听的:说大姐你就说了吧,别因为你把我们的饭碗丢了,只要说了就可以回家。我不管他们怎么说,就是不理他们。最后他们也没招了,就问起了别的,问我有几个孩子,都在什么地方工作,想从亲情上下手,被我及时警觉,不让他们钻空子。

折腾了半宿,他们也没得到什么,所长派一个警察看着我,他们都回屋睡觉了。看着我的这个警察说:你好好想想是说还是不说,我也困了。随后就躺在床上睡觉了。

天亮后,他们把我和我丈夫都叫出来,我才听丈夫说他挨了两个耳光,脚尖朝地,脚后跟贴墙,靠墙站了一宿。他们就说叫我丈夫 :回家拿三千块钱,并保证以后不散资料不上访,如果按照我们说的去做,三千元还退回给你们,交了钱就可以回家。由于学法浅,没有识破邪恶的伎俩,丈夫信以为真,就回家拿了三千块钱交给了他们。结果他们只让我丈夫回家了,并没放我,而是把我送進看守所,拘留了一个月才放我,钱至今未还。

2002年阴历5月初四那天,我在集贸市场散发真相资料,被一个便衣发现。他拽着我不让我走,抓住我胳膊上搭着的上衣就翻,因资料都在我身上,没被发现,但他怀疑我,就跑到市场派出所举报,接着就听见广播喊,让姓李的警察回去有急事。我一听是冲着我来的,快速的把身上的资料散完。刚到家门口,我一看,有一辆警车和几个警察在那等着我。警察看见我说:别跟她废话,马上把她弄上车,带回去。到了派出所,把我关進一间屋子里,派一名警察看着我。

过了一段时间,我冷静下来,我想:我不能在这里等着他们迫害我,我得走。动了这一念之后,由于没有怕心,念很正,在师父的加持和慈悲呵护下,就在警察的眼皮底下,堂堂正正的走了出来。门口很多出来進去的人,他们好象根本没有看见。我串胡同,过铁路,爬大沟,在一个靠路边的沟我停了下来,看见一辆黄色警车慢慢的开来,我背在暗处,盘腿立掌发正念。结果警车开走了,当时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感谢师父慈悲看护。

后来听派出所内部人说:我走以后,看着我的警察醒过神来一瞅,屋没人了,就喊:人不知什么时候做“土遁”跑了。派出所就炸了窝了,有的说赶快找,别让她跑了。就在同时,派出所上空一个大法轮在转,警察们看见后都惊呆了。

这以后,我走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但我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与责任,很快又和同修联系上了,从新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在此期间,警察多次到家中骚扰。半年以后,我女儿把我从外地接到她家,新换的派出所所长知道后,就来到我女儿家,问我:“你都上哪去了,吃了不少苦吧?”我说:“可不是,做一个好人就这么难。”借机我就跟他讲大法真相,使他明白了善恶有报的道理。走时,他说:“谢谢你。”

从此以后我堂堂正正的回到家。恶警再也没有找我的麻烦。

经历了6年多的迫害,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也使我在证实大法的路上锻炼的越来越理智,越来越成熟。正法已经到了最后,不管邪恶怎么猖狂,我就相信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