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2005年12月18日】我是99年5月得法的。我是怕心特别重的人,由于夫妻感情好,情也特别重。7.20刚开始迫害时,心里知道应该進京上访,由于情难舍,没有走出去。直到2000年1月,我终于战胜自我,踏上了進京证实大法之路。临走时,心里非常难舍,每走一步都非常艰难,同时邪恶也疯狂干扰,头天还是好天气,第二天就狂风大作,大雪纷飞。我坚定正念,再难也要進京上访。

到达信访办时,干扰又上来了,怕心非常重,我对自己说:“把这一切交给师父,师父说了算。”刚想完,心也不跳了,非常镇静。后来我顺利回来了,本来我盘腿最多半小时,回来后一下能盘一小时了。

由于進京上访,领导知道后非常害怕,每天让我去办公室报到,专门找人看我,我就天天背法,他们知道后,无可奈何的恢复我原来的工作。我在工作中兢兢业业,苦活、累活抢着干。我也特别注意小事上要求自己。一次和单位同事進城买衣服,吃瓜子皮放在手上,不乱扔,等到垃圾箱处才扔進去,同事说:“也就你炼法轮功的会这样做。”

与同修相处我也严格要求自己。一次同修被迫害,承受不住把我说出来,我当时一点怨气也没有,理解同修的难处,同修出来后,哭着对我说:“真对不起没守住心性。”我说:“我理解你,你把我说出去,你心里更苦。”

2000年,我地区开始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那时我怕心还是重,但我知道这是应该做的。每次发资料我都害怕,我不停的排除干扰。一天我发资料被抓進派出所,被抓后我反而没有怕心了,恶警提审我,我拒不配合,后来他们就把我单位领导、同事、家属找来,逼迫我放弃修炼、写保证,我感到快要坚持不住了,就不断地背《心自明》,不让他们的话打進来,几天后,他们做出把我拘留15天的决定。

那时邪恶人员迫害非常狂,经常逼写保证、交保金。一次邪恶之徒给单位、家属施加压力,说不写保证就劳教。母亲气得直哭,父亲和丈夫商量要把我腿打折,丈夫单位说如果我不写保证,就让他下岗,丈夫哭了一天。第二天我去单位途中,还遇到同修说,外地来电话传这次要判一批,枪毙一批。这时我的压力到了极点。但快到单位时,我突然升起一股强大的正念:“不管怎样,我也要坚持修炼。”由于放下了生死,邪恶自灭,邪恶之徒的计划落空了。

2000年10月,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发表后,我不停的看,看了许多遍,明白了一些法理,原来这一切都是旧势力安排的,我不要他们的安排,我要师父的安排。

2000年末,我地区很多同修進京打横幅证实大法,在北京我四次被抓,但都顺利地出来,每次都惊心动魄,每次都化险为夷。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

从北京回来后,我地区许多大法弟子被劳教,我被迫流离失所。因为流离失所时脱离集体环境,又没有精進学法,执著又太重,当邪悟者找到我时,我曾一度接受邪悟。清醒之后,我查找出导致自己邪悟的原因:一方面我是从感情依赖大法,而不是理性上认识大法,更主要的是我怕吃苦,特别是一提起狱中大法弟子所受之苦,我的头发就都竖起来,吓得直发抖。

2001年,我开始为地区同修取资料,每次取资料对我来说都是生与死的考验,过程中我不断排除干扰、怕心、利益之心,去掉自我之心。

一次恶警上门要抓我去劳教,把我逼到我家楼上,当时正是下班高峰,我就大声向世人揭露他们的邪恶,邻居出来指责恶警的不法行为,最后恶警灰溜溜的走了。不一会本来晴朗的天气狂风大作,对面楼区窗户被大风刮坏了,玻璃也坏了,而我家的窗户纹丝未动,我的眼泪出来了,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

本地邪恶头目狂叫说,就不信抓不着我。过几天它们又开着几辆警车奔向我家,家人正义挡住了恶警,在他们僵持中,在师父的保护下,我智慧走脱。

在被迫流离失所期间,我开始静心系统学法,这也为我以后做好地区协调人打下良好基础,由于学法知道了发正念的重要性,我开始高密度发正念,大量清理了邪恶因素。2002年初,我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修炼的人事事要有正念。记得一次婆婆过生日,而当天同修有事需要配合,我什么也没想就去了,回家时顾虑心上来了,心想丈夫会不会生气呀。转念我又想,他不能生气,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他应该高兴。结果進了家门,丈夫正高兴着做饭呢。

在修心方面,有时和同修发生矛盾,心沸腾的不得了,非常难受,我就尽量在表面上不让它起作用,排斥它,告诉自己,必须无条件向内找。修过之后,心渐渐平和了,我有时看到同修整天忙于做事,遇事不知道向内找,环境也紧张,我就默默帮他们发正念,清理他们空间场不纯净的东西,加强正的因素,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

现在我们周围的环境越来越宽松,我们翻山越岭向偏远农村发放资料,带动更多地区同修精進实修。

资料点成立后,我们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效果非常好,渐渐的参与的人多了,由于忽视了学法,心性没及时提高上来,同修之间争议越来越大,我心里特别茫然,一度松懈下来陷于常人生活中。

另一方面,因为我的利益之心一直不是从骨子里放下的,一到关键时刻,就被它带动不能自拔,搞得我非常不精進,利益上完全变成常人状态,认为家里的钱放在我这会被我全花了,顺着执著往下走,把钱交给丈夫。丈夫搞投资失败,我开始埋怨家人不好,导致家庭环境恶劣,期间失去了一位亲人。而另一位协调人因被一味指责,也松懈下来,导致同修接连被抓。

我和同修们被震惊,开始大量学法,严格向内找,以法为师放下自我,认真听别人意见,同时归正自己,每次跟同修切磋时,我都告诫自己放下埋怨心、着急心,用最纯净的心给同修指正不足。最近,我们地区同修之间理解加深,心的容量加大,互相默默补充不足。我们最近做资料特别顺,连机器都发挥超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