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在其中


【明慧网2005年12月22日】女儿的同学英从外地来北京找工作,住到我家。我心里很不高兴,我觉得和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住到一起很不舒服,伺候饭菜不说,也影响我学法炼功。女儿在电话里说英是来北京参加一个招聘会的,我想那她最多住两三天就走了。可英来后说,至少得住十天半月。我心里更是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但是,想到自己是个炼功人,别人有困难能帮就帮点吧,所以还是以礼相待。

英从新加坡来,不知道北京这么冷,里面只穿了一件线衣,外披一件风衣,冻的哆哆嗦嗦的。我赶紧找女儿的毛衣给她穿上。可想到英走了还要洗被褥、打扫卫生,心里还是很烦。第一天好不容易过去了,真有点度日如年的感觉呢。晚上我躺在床上想,我对英来我家小住,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抵触心理?想到师父说过,炼功人遇到的每件事都不是偶然的。是呀,英来我家就是一种缘份,是来听我给她讲真相的。修炼的人要做到无私无我,我怎么能怕麻烦呢?这是讲真相救度世人的多好机会,可不能因小(怕麻烦)而失大(救度世人)啊!况且,怕麻烦的心也是应该要去的常人心,什么事都没有,舒舒服服的怎么修炼啊。我决定一定要利用好这次机会,给英讲清真相。想明白了,清醒了,心情也就好了。

吃饭时我们边吃边聊。我直接对英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已经炼了快十一年了。六十几岁的人了,从修炼开始至今没报销过医药费。炼功前有严重的心绞痛,高血压,炼功后全好了。我又讲到X党的腐败,英也有同感。

第二天早晨,我的胃突然疼痛难忍,不能吃饭,连水也喝不下。我心想:坏了,昨天刚对英说修炼后没生过病,今天就出现了这种状况,这不是给大法抹黑吗?晚上每一两个小时就痛醒一次,呕吐一次,因为没吃东西就吐些水。我明明白白的告诉自己,这不是消业,这是邪恶的干扰。于是,每当疼醒了我就炼功,发正念清除邪恶及其干扰,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尽管我有执著心,我会通过修炼去掉,与你旧势力没有关系。不过,我心里一直担心:英住在我这里,刚刚给她讲了真相,可不能因为我对大法造成不好的影响。

我一点一点想自己,到底是哪里做得不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我都在做,但做的并不好,不够积极主动,我今后要做的更好,去掉不好的心。我提醒自己必须正念正行,不能因为这件事影响我证实大法。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说:“实际上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大家不管遇到什么样的环境都不能不精進。越宽松,实际上对你们的考验也就越严肃。”这件事就是对我的考验,仅仅怕对大法造成不好的影响不行,要用实际行动证实大法。当我不再执著疼痛时,当我去掉了“怕因为自己而给大法带来不好的影响” 这个所谓的“担心”时,疼痛立即减轻了,我继续学法炼功,情况越来越好。

晚上英回来时我已经做好了饭菜。我和她讲,我们炼功人有时出现病的表现,但它不是病,是消业,比如我两天没吃什么东西,精神还是挺好的,要不然六十几岁的人早趴下了。电视、电台诬蔑说炼法轮功不让吃药,其实我们真正修炼的人,师父已经给我们净化了身体,达到了无病状态。不是不让吃药,而是根本用不着药。如果修炼人放不下有病的心,那就真的会有病了,因为他和常人在一个层次了。英听了明白了。我又给她讲了江××如何迫害法轮功。她听了很吃惊。可见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还是有很多人不知道,需要我们抓紧去讲。我又给她讲了为什么要三退,她同意退团退队了。

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一个法理,难来了,要过关,躲是躲不过去的,就看你如何对待。过不去还得从来,一关一关过去就是修炼。正念正行,就能行。开始我埋怨女儿给我找麻烦,其实是把送到身边来听真相的人往外推。自己贪图安逸、怕麻烦,怎么修炼?师父说:“大法弟子为什么要修炼、为什么要过关、为什么要正念强、为什么要吃苦?只有这样才能算是修炼。其实修炼就是来吃苦来了,不是为了得到在人世间的保护来的。”(《2005年旧金山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