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太重的人心 跟上正法的進程

【明慧网2005年12月27日】我是一个老弟子,不但年龄大,从修炼的时间上看,也算“老”的了。不过,想起来很惭愧,我这么多年来并没有时刻按照师父要求的精進实修,而是磕磕碰碰的走得挺艰苦的。好在现在总算醒悟了。

1996年,曾经和我一起练过其它气功的朋友告诉我她已经修炼“法轮功”了,并跟我介绍说,法轮功是宇宙大法,是让人修炼的,但能使人身体健康。就这样我走入了大法。我发现这才是我需要的修炼功法。

得法前患有各种疾病,如糖尿病,神经衰弱,窦性心脏病等,年轻时还得过肝炎。那时经人介绍吃过一种偏方,其实就是一种毒药,对身体损害相当的大。还有严重的头痛。我曾寻求气功来治病,参加过各种气功学习班,钱也花了不少,药始终一点都没有少吃。

从1996年至2001年,我严格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学法炼功很精進,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我身上的病全好了。得法前患糖尿病需要忌口,吃饭要限量,还有严重的头痛病,搞得我长期失眠,脾气暴躁,修炼了法轮大法后,我能吃、能睡,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第一次享受到没病的美好感觉。

然而,2002年邪恶夺走了也是大法弟子的我的老伴,我痛不欲生,好长一段时间陷在悲痛之中不能自拔。由于情绪低落,就不愿意与人接触,将自己囚禁在卧室里,慢慢的开始钻牛角尖,与亲人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稍有不顺心的事情或者不中听的话,就又哭又闹,自哀自怜,怪别人嫌弃自己,心中更加思念过世的老伴。那时我就陷入常人状态,忘记自己是个修炼人。

由于自己长期沉浸在这种悲情里,就给邪恶对我進行迫害找到了借口。2003年12月的一天,我突然肚子痛,疼得整个人不能动弹。于是我首先发正念清除它,接着就连续不断的听法。尽管肚子很快不那么疼了,可是,跟着就开始呕吐,吐的时候全身哆嗦,一吐就一整天,吐的时候有很浓烈的毒药的味道,就这样整整吐了一个月,我每天只能喝粥或者喝汤。家里人害怕了,要送我到医院,我这才意识到自己长期来的状态是不对的,强烈的执著心不放,才使得邪恶有机可乘。我告诉家人,我是修炼的人,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从地狱里把我捞起,常人的医院是救不了我的。我开始发正念,铲除邪恶的干扰迫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即使我有漏,旧势力也不配来考验,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是要来救度众生的,不能被邪恶烂鬼拖垮。我请师父和众神加持,并增加发正念的次数。很快我就不吐了。慈悲伟大的师父再一次救了我。

通过这次魔难,我开始静下心来,反观自己,查找是些什么样的执著导致如此的魔难?我看到自己在情上的人心真的是太重了。其实师父早就指出过,“大家来到一个家庭也好,来到世间也好,就象住店一样,小住一宿,第二天就散伙,来世谁认识谁呀。你周围就有你以前恩爱的丈夫和其他亲人,你认识吗?他认识你吗?我讲的就是法理,不是不叫大家孝顺父母,就是叫大家放下这人心。任何一种心牵着你你都修炼不了,它都牢牢的拽着你不叫你修炼,不让你成佛。站在这个角度上讲他是不是在魔你呀?不让你成佛呀?你自己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呢。过去的人,已经过去了他还在抓着你,你就更应该放下。我这是给你讲道理啊,我是叫你明白。你就是不修炼的常人,在常人中你老是为过去的人痛苦,你生活得也不会幸福。人生很短,在佛的世界里看常人社会更短。两个佛在说话的时候看你出生了,回头再说几句看你已经百年入土了,就这么快。是人在人这个时间场中觉得挺慢。”(《在休斯顿法会上的讲法》)。

我发现自己的另一个太重的人心是太爱干净。这个执著给与我一起生活的家人带来很多的苦恼,因而也制造了很多不必要的矛盾。比如,我声明,如谁要是在传递饭锅时,将饭锅从餐桌的菜上面穿过,我就拒绝吃那道菜,为此常常搞得大家吃饭时很不愉快。

猜忌也是阻碍我進步的一大障碍。我怀疑别人对我的诚心,总认为他们觉得我老了,不中用了,很多时候可能就来敷衍我。这里还有我自从年轻时就视自己为别人的中心的那种强烈执著,认为自己多数是对的,别人反对就不爱听,自己说什么别人就得采纳,否则就有失落感。就因为抱着这样的观念不放,常常与别人格格不入,正象师父指出的:“我们有许多学员是不能被别人说的,一说就火,一说心里就受不了。这个东西呀已经非常的突出了,你们仔细想一想,连我这个师父都说不了你们的。今天你们都知道师父真的为你好、慈悲中为你们说法,如果我改变一下态度,我撂下脸来跟你说话,你马上就会受不了,真的。”《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除此以外,炼功、学法也出现懈怠状态。表面上每天还在学法,但脑子里早已是天马行空,胡思乱想,别人的一句自己不喜欢听的话可以想上几天,就等着找机会再向那人论理或者“解释”;自我满足每天都听法,殊不知每每未听完,早已昏然入睡,鼾声大作;炼功时炼功音乐已停,可我还不自知的一遍一遍持续做着动作。

这充分暴露出我在修炼这件生命中最根本的事情上是多么的不认真。师父不止一次的告诫我们,“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不是儿戏。你想要得就得?你想什么时间得就什么时间得?那可不是你说了算,失去了就将永远失去了。”(《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特别是对我这样一个老学员,必须要认真的学法,修炼路上时刻不能懈怠。

今天我找出自己的不足,目地是要让旧势力知道,尽管我还有很多人的执著心未去,有时还表现得非常严重,但旧势力它们想要安排我的命运的企图是不能得逞的,我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在未来的修炼路上,我要时刻提醒自己,放下人心,勇猛精進,不再给旧势力对我進行迫害找到借口,让一切邪恶烂鬼自破自灭;我要不辜负师父的期望,放下一切执著的人心,坚决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