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精進实修


【明慧网2005年12月16日】

(一)对写心得的理解

前一段在《明慧周刊》两次看到了第二届大陆弟子书面心得交流大会征稿的通知。可是我没有在意,也没有用心去看,好象自己是局外人,与我没关系。《明慧周刊》开办至今,我一次都没有写过心得体会,形成了观念。认为这次也不用写了。后来我在《明慧周刊》看到旧金山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隆重召开,师父亲临讲法,于是我想师父又发表新经文了,这回同修该给我送来了。一直等到在《明慧周刊》看到同修对师父新经文《成熟》的体悟一文,使我猛然惊醒。自己也不写、也不投稿,就等着师父的《成熟》经文,能成熟吗?这是在修炼上找捷径。

我深有体会,写体会的过程就是提高的过程,也是我走向成熟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看到哪写的不对,认识到了,就是提高,就是升华,就是在修炼中。我们在修炼中何尝不是这样呢?看到哪儿做的不对,下次做好,吸取教训,以后不犯同样的错误,这就是修的过程,逐渐变好,变得越来越好,最后走向成熟。我想:没有写心得体会的同修都要写一写。因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不管明慧采用不采用,对正法修炼的意义都一样重大。

今天,我写这篇心得体会,真的是在反复的写,反复的修改,写过一件事后,回过头来看看:好象不是在证实法,象是证实自己,把它改过来修正。不断的写不断的修改,不断的有新的认识,这就是提高。

(二)狱中抵制迫害的一段历程

我是九八年一月正式走入大法修炼的。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我于当年十月去北京证实法。由于那时学法不深,带着强大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非法送去劳教。走了很大的一段弯路。

2001年7月我又从新走入修炼。2002年1月我再次進京证实大法。被送入看守所。这次自己牢记“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所以我一切都不配合,绝食抗议!我说:我证实大法,没有罪,我不是犯人。我不吃这里犯人的饭。他们就强行灌。他们把我抬到铁椅子上,把椅子的一端抬起来,让我的脚朝上,头朝下。用医院看牙时用的铁钳子把我的嘴撬开。开始灌盐水粥,粥到嘴里,我也不往下咽。他们就捏住我的鼻子,不让我喘气,让我往下咽,我不往下咽,他们就打我嘴巴。我就往外吐,他们就用匙子压住我的舌头,不让吐,这样我就在嘴里憋着。我就想:我是神你们动不了我,决不向邪恶低头。就这样,每天灌两次,他们都是4~5个人有时更多,每次灌完都两个多小时,有时时间更长。因为我就是不往下咽,他们说我会换气。我就想办法往外吐。我往外吐时,吐到衣服上,脖领里。因为是冬天,衣服湿了,没有干的。同修们每次提前把我的脖子周围、用卫生纸、抹布塞满,完事后再掏出去。

后来他们不灌玉米粥了,灌用热水冲的奶水。并说:这回你该吃了吧。这是你家花钱买的奶粉。你再吐,就是浪费你家的钱。当时我真的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时时在呵护着我。当我不往下咽时,奶水在我的嗓子眼儿,就不往下流,而且我的头,还是朝下的。当他们连续打我嘴巴时,我却不觉得疼。当他们捏我鼻子时,憋的我简直要不行了,当时我想,就是憋死了我也不咽。师父的法时时在我的脑海中回荡:“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是师父的法时时在鼓励着我。

有一个姓刘的教导员打我嘴巴,把一万元钱的表都打坏了。并大喊大叫说:“你想在我们这‘立棍儿’,办不到。”后来听说再打我时,先摘下表。有一个姓张的,听说是所长,在灌我时,看我不咽,曾两次把奶水倒進我的脖领里。我牢记师父说:“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由于我天天这样坚持着,感动了这里的犯人及所有的管教。

当灌食到二十几天时,犯人们都不灌了。这样这号里八个人都被戴上了手扣子。把我抬到另一屋,叫这屋的犯人灌我,后来这屋里灌我的人眼睛都疼,而且特别红,都要眼药水。有的人说:这回说啥我也不灌食了,给我戴手扣我也不灌了。后来他们找灌食的人都困难。

有一次叫男犯灌我。当几个男犯抬我时,有个人对我说:大姐对不起。在灌我时,有人说:太残忍了,炼法轮功的都是我大姐,今天不灌了,倒了。号里的同修和犯人们都对我说:原先这些管教对我们可凶了,自从你来了后,他们都不这样了。晚上同修炼功,值班的管教假装没看见,绕开门走了。当我绝食在1个月时,有一天我来月经了,号长就跟管教说:给我买卫生巾。一个月滴水未進的人来月经。号里的人都称大法太神奇了。于是号里的人都跟着同修炼动功,有的还打坐、背经文。

有一天管教把号里的犯人找去问:昨天晚上干什么啦,有的说:炼法轮功了。管教说:说真话回去吧,有的没说炼功就给戴上手扣子。有一个号长跟我说:大法太神奇了,有一天,我打莲花掌发正念时,我的手热的烤我的脸。因为这个号长是刑事犯,在这里呆的时间长,我们的同修她接触的多,都给她讲真象,所以她成了师父的真修弟子,不但会背经文,还修心性。有一次号里卖虾酱,她自己买了一份。她看别人都没买,她就又花10元钱给大家买了一份。她还经常在晚上教我背经文,鼓励我坚持到底。

当我绝食近四十天时,每当给我抬到铁椅上时,我的眼泪往下淌,别人说我流泪了。我心里说:我不哭、不流泪,可是眼泪就是往下淌。我知道我根本就没有哭,可能是我明白的那面在流泪吧。当时,我的脑海中就四个字:正邪较量。

当灌食到四十五天时。是教导员刘某负责灌食,因为他们轮班灌我。在前几天,刘教导员就发狠冲我说:等我值班的。那意思他要下狠手。前些天,有一次他打我用撬牙的铁钳子往我脸上打,用脚踢我时,象发疯似的,把号里的犯人吓得精神失常、大吼、大叫。每当灌食时,人们都吓得没处躲,没处藏。气氛很紧张。我知道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操控人在迫害我,我就发正念,坚决铲除。

当灌我,我不咽时,教导员刘某说:把她抬下来放地上,有一个管教对他说:她都一把骨头了,你还这样干啥。刘也不听,拿着以前打犯人用的,一头是木棒、木棒前边有象胶皮管似的皮管打我,打一阵后说抬上去灌,我还不咽,他就连续打我嘴巴之后,又拿那条棒子打我的腿。打完之后说:再灌。我还是不咽。当时恶人胆寒说:这样不行,明天去医院。我当时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哭都哭不出声音来。而且睁眼睛都觉得很累。因为有时给我打点滴都在号里,根本不去医院的。就这样去医院两次下胃管。

第三天我家来人用救护车给我接回家。在往外抬我时,刘某还在后面追着踢我。在回家的路上在车里,我真的流泪了。我为我的师尊慈悲呵护,使我闯过来而流泪。

(三)讲真象救世人

自从2001年7月我重新走入了正法修炼以来。我抓紧一切机会,向我的亲人、朋友、同事、同学及和我来往的人或我接触的人及有缘人讲真象。尽我最大的努力,不放过任何机会向他(她)们讲清真象,不给救度世人留下遗憾。今年年初我就开始帮助他(她)们三退。他们很快都接受了,并告诉默念“法轮大法好。”

但是,有一个难题,就是我有的亲戚不在本市,在外地,虽然他们知道了真象,但是没做三退。尤其是我爱人的亲戚,而且还是越省的。去年我们为讲真象已经去过几次了。今年还得去,我家里不富裕,但还算过得去,因为我们三口都修炼,没有负担,所以和我爱人商量还得去,虽然花费点钱,但是我们认为值得,钱用在救度众生上是最值得的。所以今年我和爱人、女儿,先后又去了两次。

我爱人家姐妹多,还有姨家的表姐妹们姐妹也多,姑家的姐妹们及孩子们。这样先后退出了近百人。再加上我们这边的,退的人数大体已有三百多人。但这些结果是我们一家三口,还有我的老母亲(也是修炼人)的共同付出。

在街上遇到我认识的人,我也向他(她)们讲真象帮助三退。绝大多数都能接受。有一天,我经过一个推三轮车卖水果的。我上前和她打招呼,她看了我之后说:我看你很面熟。我说:我以前卖过瓜子。她想了想说:我想起来了。我和她谈了一会家常后。我说:有人告诉你默念“法轮大法好”吗?她说有,这天我要念“法轮大法好”,我这一天都顺当。之后我说:现在人家都在三退,我从预言家预测方面讲。她很快接受了,并告诉我,她的名字、女儿、她丈夫的名字,让我帮退。

有一天,我去商店,看到卖货的是我母亲家以前附近的,但不知叫什么名。我心想,我也要试一试,如果是有缘人她能接受。我和她搭话后,先谈了几句之后她说:你妈挺好的?我马上说:我妈身体可好了,是炼法轮功炼的,原先我妈乳房切除什么活都不能干,胳膊肿的特别厉害。现在和面、蒸馒头,什么活都能干。她听了之后对这功有个好印象。然后我就跟她讲三退的事情。他就告诉我他们三口人的名字,并和我说:你可别叫别人知道,我说行。她的女儿也在,我就说:记住了给你的,你爸的都退了,团员,少先队都退了,记住默念“法轮大法好”,他们说:“记住啦。”

前一段时间,我给死去的亲人买烧纸,我问她有信封和笔吗?她说有,我说你给我写名字,她边写边问我,你自己怎么不写?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有能量,我写完它收不到。她说看来,你们这功是真的。我说是真的。她说那你给我讲讲“天安门自焚”是真的吗?我说是假的,塑料瓶装着汽油把人烧死了,塑料瓶还完好无损。她说是啊,后来我给她讲三退,她很快接受了。告诉我她的名字,叫我帮着退,并说她孩子小才三岁,她丈夫没念过书。并高兴的说:今天我没白来。我告诉她默念“法轮大法好”,告诉她丈夫和孩子都念,她答应了。

以上是自己正法修炼历程。最后用师父的话与大家共勉:“这一瞬间,值千金,值万金。走好这一段路,那就是最了不起的。”(《芝加哥市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