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师父给我的机会,精進实修


【明慧网2005年12月19日】做资料从开始到现在整整一年了。上网下载、打印、排版、装订、刻录、买耗材等许多的事,我都要独自的承担下来,每一份资料要精心的做好,默默的送到有缘人手中,还要与身边的同修共同提高,我越来越明白这是自己的责任。我想和师父说:“我能走到今天,我还能在法上,能从风风雨雨中走过来,谢谢您。我没有理由再不精進,我没有理由再放松自己的一思一念,我没有理由再辜负师父您的慈悲苦度。”

我是1997年得法的弟子,在99年7-20后邪恶迫害大法的那日子,我觉得呼吸都很困难,许许多多有形的无形的东西都在压抑着我,中共恶党上上下下的天天都在散发着谎言,诬陷师父和大法。当时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激动的和人们辩解着“不是这样的,电视说的是假的…”。可是当时我的力量好象是很脆弱,好象无能为力,随之而来的渐渐在麻木、懒惰、自私,使自己逐渐偏离了大法。时常有同修来切磋,可在常人的这个环境中又忘记了自己是炼功人,就这样书带看不看,功带炼不炼,对自己要求一点也不严格。2002─2004年的那段时间我越来越走向危险的边缘,才知道自己有许多人心,忌妒心、争斗心、显示心,对情的迷惑和执著等越来越在包围着我。当时大法书也不看了,功也不炼了,正念也不发了,我真的找不到自己了,在个人修炼方面做出了许多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事情,被情控制得颠三倒四不能自拔。

我知道大法好,我真的不愿意离开大法,我知道我做错了,每一次偏离大法的时候,我就在痛苦中挣扎在往下掉,身体表现越来越不好,我还不醒悟。师父在梦中一次次的叫醒,我还明知故犯,只有还残留着一念“我错了,我能改,给我一段时间,我能改…”,不停的告诉自己“我能改”。在一次梦中,我清晰的看见地狱中的“黑白无常”来到我面前一个穿白衣服的说“把她收走”,另一个说“再等等,她说她能改”。我猛然惊醒,心在不停的跳动,我不能再说没悟到了,我已经到了最危险的边缘,我和师父说:“我能改”。

过了几天,看到了师父《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师父说:“唉,其实师父最痛心的就是这些事。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哪,它太可耻了。作为一个常人它都是可耻的,可是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怎么能够拿到桌面上谈呢?太可耻了。你们知道吗?在过去的修炼中啊,如果这个修炼人一旦在这方面犯戒了,永世不能再修炼了,就这么严重。”“怎么办呢?大法慈悲,师父全盘看你们的生命,法正人间还没到来之前你们还有机会。但是,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不能啊,特别是在这个期间,邪恶会利用你的情来加剧迫害你,使你的欲望执著特别的重,以至于你把握不好走入邪路。师父看到了这一点。如果你还能够走好、修好,这个罪就都是那邪恶的;如果你还走不好,罪就是你自己的。当然干扰的邪恶要清除,所有的行为那就是你的行为。”看到这里我的眼泪默默的流着,每次看到师父的这篇讲法,我的眼泪都会流出来。师父没有责备,没有怨言,是慈悲,是宽容。

师父没有放弃我,师父不愿落下每一个大法弟子,一再给我机会,一再给机会。那是2004年10月又是一个难忘的日子,单位下午放假,几个朋友找我玩“麻将”,这一点儿是不符合大法标准的,我明明知道还放松的对自己说你“没事,就玩一会儿。”一个狡猾的执著心挥之不去,但自己的另一面又在不平静。于是往家里打个电话,知道家里来人了,我应该回家,预感一定是同修来了,可朋友们又在等着玩儿,心里矛盾了,于是一个严肃的我问自己:“假如师父现在就让你圆满,让你跟师父回家,你回不回去,还是留在常人这里。”我马上跟自己说:“我跟师父回家”。我立刻骑上车子回到了家,果真是同修来了,同修是来寻找谁能承担做资料的人。我当时什么都没想,只有一念“我能”。

从这单纯的“我能”这一念开始,我开始振作,我感到浑身有一股力量,身体周围不好的思想念头立刻解体了,在前一秒的自私、懒惰、争斗、忌妒等等不好的东西突然间不能控制我了。特别是前一秒对“情”颠三倒四的执著立刻显得越来越渺小。后来我明白了这是师父在帮我往下拿,只有“我能”这一念,师父就给予了我太多。从这一念开始,师父渐渐的让我明白了“什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明白了“大法徒 重任担在肩”(《洪吟(二)》),明白了“救度众生”,明白了“一定要走正”。好久就应该明白,可就是因为在情中,在常人中迷的太久,使自己本性的一面被封闭的太久,总觉得明白的太晚了,走出来太晚了,才明白应该抓紧时间,精進实修,明白了时刻记住自己是个炼功人,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我明白了很多……,还明白了是师父法身为了让我加快提高上来,给了我这一次机会。

师父法身给我做了圆满的安排,因为我做资料的一切技术都不懂,法学的也太少了,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就是“我能”这一念从来没有犹豫过。只学了三天,在这三天时间里,我技术上的学习,法理也展现在我眼前许多;在这三天里,我面对师父的法像,坚定的说了三遍“师父,我能学会,我能行。”就是这坚定的正念,我把做资料的机器背回了家。我独自一人背着机器在漆黑的夜晚,下了汽车,往家走,路很远,很黑,很重,也很神圣。

我开始在师父安排的正法之路上前進着,每走一步师父的法身都在看护着我。机器背到家里,家人不修炼,也不理解,周围的环境,使家人也受到压力,不停的阻止,那段日子我每天几乎不敢大声喘气,面对家庭的压力,我不停的学法,发正念求师父加持,也看《明慧周刊》同修写的文章,也默默的流过眼泪。怎么能转变家人呢?环境要自己开创,归正。

师父在《清醒》中告诉我们:“大法徒 抹去泪 撒旦魔 全崩溃 讲真象 发正念 揭谎言 清烂鬼”。我不停的背,然后一点一点的向家人讲真象,发正念,家里的环境逐渐的在归正,后来家人也帮我一起做。

有一次我刚有一点儿怕心想退缩,在矛盾中痛苦着。这时我想到师父在法中讲:“修不难 心难去 几多执著何时断 都知苦海总无岸 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断》),于是又从新振作起来。当我不知道该如何做时,师父告诉我们“学法不怠变在其中 坚信不动果正莲成”(《精進正悟》);当我对待别人刚要急躁时,师父告诉我们“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法正乾坤》)。在一次买机器出现了干扰,师父告诉我“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一次,知道教我技术的同修出事了,我的心被震动了,那段时间我不停的看书,师父告诉我“再忙也要学法,一定要走正,不要被邪恶钻空子”

在这一年来,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做不到的,师父的法身都会安排帮我做到;在这一年里,我经历的太多,想写的太多,师父给予我的太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