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发真象资料中放下自我


【明慧网2005年12月3日】我和同修经常结伴出去发真象资料,每次出去都会努力保持强大正念。但由于彼此都有人心在,时不时的会出现观念上的碰撞,人心的暴露。在磕磕碰碰中不断放下自我,提高心性。

我见同修同时把两份资料分别放進紧挨在一起的自行车框中,心里就怪她不该这样密集的发放,容易使资料受损失。我刚要出口责怪她,转念一想:我不该怪她,她也只是想多发,让人多得到,不一定有浪费资料的想法呀,我若责怪她,岂不是对她不善,伤害了她?我放下这一念,只是拽着她走,告诉她不用同时放,放一个就行了,她很自然的随我走了。

见同修总是愿意往黑的地方走,心里就怪她胆子小,有怕心,总往黑处躲,我就想拽着她别往黑处躲。可转念一想:她有怕心还没完全放下,如果强制的让她放下怕心,非要她按照我的想法做,岂不事与愿违?她暂时还没有提高上来的时候,我应宽容并迁就一下。每个人都有自己去掉各种执著的过程,要让人家修。

我不再想怪她,更加放松的拉着她的手,不知不觉的顺着明亮处往前走,并不时的开心笑笑,好象我们没有任何压力一样,我们做的是最好、最光明正大、最重要的救度众生的事情,任何因素都不能来起破坏作用,同时心里发正念:铲除一切干扰因素。

发资料时,心里下意识的在数数,自己包里的资料发完了,还要强调一下:我的没了。隐含一种显示心和居功心,好象我有本事似的。我发现了自己的这颗心,马上纠正,不再数数,不再强调自我,而是心生一念:努力配合,把资料发到最需要处。

我往一排邮箱里放资料,同修就制止说:有的邮箱没有锁,不要放,浪费资料。我感觉很委屈,因为我发时仔细看过,邮箱是好的我才放的,于是我与他争辩,心里很不愉快。过一会,我明白过来:争辩什么呢?同修也是好心,他离得远没看清,也没有恶意,我为什么一定要强调自己做得对呢?这种强调不就是放不下自我吗?吃不得委屈吗?我放下了这颗心,再发资料时更加仔细看清邮箱是不是好的,并放下自己的怕心和因此产生的急切的心。

同修用电动车带我去发资料,几次急刹车,我差点从车上掼下来,我就怪他那么不小心。他说车子有点问题,刹车不好用了,可我心里还是气,过了好长时间,我的气才消了。我心里在想:我放下生死了吗?一个急刹车就把我吓成这样,我一味强调自己的安全。同修在骑车,要说危险他不是比我还危险吗?我考虑到他的安危了吗?还指责他。我也没做到凡事首先考虑别人、为别人着想啊?还是强调自我,是自私。我找到了自己的这个私心,以后,我们每次出去,心里就发正念,排除一切干扰,凡事首先考虑同修,我们的配合越来越默契。

不论跟哪个同修出去,时刻提醒自己:以大局为重,以同修为重,放下自我,凡事宽容、忍让。同修做得好时,就努力提高自己,抓紧跟上;同修做得差时,就宽容、忍让,善意引导,无论被表扬还是被批评,时刻保持平稳、祥和的心态。我们的资料发放工作做得越来越好。

点滴所悟所得,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