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背法与证实法中升华


【明慧网2005年12月30日】去年一月有缘与香港同事接触,相处的一周我受到很多震动,记得聊到中医,她一说:“中国古代的科学是针对着人体、生命、宇宙,直接奔这个东西去研究了”(引自《转法轮》)时,我立即感受到一股能量打進来。她气宇非凡,才得知她学炼法轮功多年,因此我开始对法轮功充满好奇。我问她《转法轮》三个字是什么意思?她回答说:“不同层次有不同的理解”,而这“层次”二字却深深的吸引我。

那时正逢过年,除夕一早才读几页《转法轮》,我便觉得欲罢不能,一口气就把整本读完了。当我读到“他的一生中有对真理、人生真谛的追求,在琢磨。他一旦学习了我们法轮大法以后,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可能伴随着他的思想会来个升华,他的心情会非常激动,这一点是肯定的。”当时真是有通了电般的感受。之后我上网下载师父讲法,听完一讲后我明显感到一股强烈的能量流在体内盘旋,接下来的一周,我不断看到卍字符在眼前旋转,眼睛看物体的颜色变了,整个身体的细胞像是全被更换了。

接着我开始通读师父在海外的讲法,除了上班外的时间都在学法,那时没有什么比学法更令人开心的事,我常常受到触动,有一回学法竟像是在神仙世界般的美妙。第一次参加学法组的时候读《导航》和《北美巡回讲法》,那时一点也不明白正法的意义。然而师父没有落下我,即使晚期才得法,也不断将我拔起来再往前送。不久我参加纽约法会,短短两天我听了师父讲法及同修的宝贵心得,这对我的提高起了很大的作用,我感受到自己沐浴着法光。回来后学新经文时,句子一个个飞入脑里。我一边读着一边落泪,我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及救度众生的急迫性。

因为得法晚,心里很着急,觉得自己落后很多。看着许多同修都能背颂《洪吟》,都在讲清真相,于是我也开始背《洪吟》,才背几篇,《洪吟(二)》就出版了。我看着自己与同修间的差距,更加强了背法的决心。于是我坐公车、捷运、走路都在背法,慢慢的对正法的认识愈来愈深,我感觉到正法已在最后了,讲真相不能再等了,于是去了香港讲真相。

开始时觉得开口很难,不知道如何切入。因为有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第二天我就被封喉了,发不出一点声来,如此我更是认为自己不能讲了。第三天同修与我交流说:“你一定要说话,即使只讲法轮大法好”。于是我尝试着喊法轮大法好,慢慢的声音出来了。随着一次次的突破,我渐渐有了正念,有时主动拿着展板对着等车的中国人讲自焚案的真相,面对愈是受毒害深的人我愈是跟得紧。一次遇到一位中国人对我说:“我告诉你他就是公安局局长,你不怕他抓你吗?”我看着他心里却平静的说:“没什么好怕的,我们讲的都是真的,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我看着他们的眼神,我知道他们是明白的。

在学法组里、明慧网上,我发现很多同修学法都能溶会贯通,我再次发现自己学法的不足。为了能记住更多法理,每回学法我就针对那些触动我的句子重复背上几次。随着时间久了,能记住的句子就多了。有时候走在路上,法会自然显现。师父在《精進要旨•溶于法中》说:“多看书、多读书,是真正提高的关键。再说清楚点,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 。因为学法的坚持,修炼的第一年路上,悟到的法理多,那时每回打坐都感觉全身动不了,经常出现坐在鸡蛋壳里的感受,非常舒服非常美妙。

然而今年情况大不同,是真正走入修炼了。常人工作因公司组织变动,突然间我要负担一些杂项工作,不但吃力不讨好也不受重视,于是我的名利心、妒嫉心越滚越大。我经常感到不平衡,产生了失落感。我知道是师父要安排去我的执著。师父说:“忍中有舍,能舍是修炼的升华。” (《精進要旨•无漏》)有时我背颂着师父《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为一个人想得度,人就必须亲身在这个艰苦的环境中、在困难中、在利益中、在情欲中走出来。任何事情都会牵扯到修炼人的切身利益,任何事情都触动着你这个人、你的思想情绪、你的心性、你的思想中执著的东西。你怎么去走、选择什么,那就是不同。相反的,那就是常人。你能够从常人的理中走出来、从常人的执著中走出来,你就是神。”有许多时候因此坚定正念,过去了,但由于不知如何去“舍”,根本执著没放下,同样的关难就不断重复过。再加上学法已不如从前入心,常常拿起书觉得沉重,整个修炼呈现不稳定状态,心里觉得很苦,但却找不到突破点。在执著心群起围攻的时候,觉得好累修炼好苦,好多心都去不掉,甚至有了想放弃修炼的念头。

后来发现是学法出了问题。当时辅导站开始每月背颂《转法轮》,我心想既然读不下去,那就用背的吧!初期很顺利,背法心又能静下来了,开始时一天只能背两三段,但眼睛闭上时,能看见光,发正念时能量场也强,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但進入第二讲时,背法开始出现许多思想业力的干扰。它说你背这么慢还不如用通读的,或说你看你背也没特别体悟嘛等等。白天工作的烦心加上业力干扰,这一段我没坚持,一断又断了几个月。而常人工作由于心性守不住和同事吵起架来,我意识到自己成了一个常人,心里很难过。

为了强化提高心性的意识我挑了第四讲背。我发现自己用观念在挑法背,于是我又回到第二讲。这时我和一位同修交流了学法问题,并找到了我的执著,我有求,想求有体悟,求有像以往入心美好的感觉,这不和求功能一样了吗?找到执著后我继续背,思想业力还是不断的袭击我,有时要我想一些好吃的东西,有时拉着我去想执著的事情。背到第三讲时又出现困难,但我已决心这回说什么都不中断,即使只背進一句我也要坚持。就在苦无突破当天,师父让我在明慧网看到两篇同修的背法心得,受到很大的正念鼓励。记得其中一位提到他在背分子排列程序那段时,背了几天都背不進去,和同修交流后发现可能是体内生命体受到干扰,于是他背法时,先对着体内细胞说“让我们一起同化大法吧”,之后再背,那一段很快就背起来了。我受到很大的触动,于是我不断修正背法的心态,让自己和体内生命体一起同化法。

如此,随着每日坚持下来,对法的体悟多了也深入了,当背到师父把自己的思想和四、五个层次极高的大觉者、大道连在一起那段,我掉泪了,想起在《真修》经文里说的:“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得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对“佛恩化天地”的内涵也有更深一层的体悟。而背到“在那个大的空间当中,我们这一个时辰就是他的一年,比他的时间反倒慢”时,我体悟到每个人的时间空间不同,因此不应该以个人观念衡量别人,这与“一万个人中也许能够找出两个人在一个层次之中的”(《转法轮》)法理是相通的。随着背法有一些执著心不见了,有的削弱了,负面想法愈来愈少,正念愈来愈强了,向内找的速度也变快了,有时候可以一把抓住几颗执著心。对于去执著的正念强了,难度就变小了,我终于明白什么是“舍”。我体悟到背法要有长期的决心,现在我背到第六讲了,背的速度变快了。此外,我搭配着背《越最后越精進》、《成熟》等新经文,整个思路变得清晰。常人纷扰的工作环境又整个顺应过来了。

随着正法的快速推進,我认识到香港是正法时期向中国国内传递真相的重点入口,真相报纸的发行在正法上有重大意义,于是我主动参加排版的工作。完全新手的我,从软体安装使用到版面的配置,一切从零学起,一直到熟悉为止花上了几个月的时间。

渐渐的我发现排黑白版很容易,那时心里燃起想要挑战彩色版面那颗证实自己的心,我意识到基点不对,重新摆正,心想这都是有安排的,我只要照着师父的路走。没想到我的心放下后不久,同修问我是否愿意接一个彩色版,搭配的学员是个专业的编辑。由于我对色彩配置构图的不灵活,排出的版面很单调。编辑同修的妹妹是专业的设计师,她给了我很多建议与指正,句句都落在实处,我感到打击,因为当时自己达不到那样的标准。于是她排了一个版面给我模仿,即使模仿也很难,但是我告诉自己要努力达成。

接下来几次每当我拿到稿子时,都很害怕,怕自己达不到要求,怕自己排不好。于是我开始寻求技术上的突破,我去上photoshop的课、阅读美编书籍及研究报纸,询问是否有速成的方法,只是希望自己不会被退件重排、心里不想受伤害,我忘了内找提升自己。后来当我转念一想:同修的妹妹虽不是修炼人,但却诚心的指导我,给我忠言还花时间做好版给我模仿,而身为一个修炼人的我却忘了正念,于是我决定放下执著,心想着尽自己最大能力为法负责吧!没想到,那一次很快就完成了。那次的版面让我惊讶,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做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由于我排的是副版,一开始时对副版的认识仅止于是为了平衡新闻版的硬度,是整体的一部份。有一天我打开了早期自己排的版,虽然技术不成熟,但是当我一打开很用心排的版面时,突然间有一股能量涌现让人感动,而当我打开草率心态下排的版面时,就感受到浮躁的心情,我突然明白了原来一个版面是一个能量场的存在,“构成我们宇宙所有空间的物质,几乎这个功里边都有”(《转法轮》),在编辑排版时,我们所溶入的能量与真善忍能够使读者受益,只要他能静下来阅读,他头脑里不好的思想都会被我们的功及能量场净化下来,我悟到了这也是一种证实法。我意识到副版背负的责任,因为一般人喜欢先阅读轻松的话题,而我们的副版又是全球共用的版面,可以救度的人很多,此后,每回排版我都归正为一个纯净的心态。

这是我修炼一年多来的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5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