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的心得体会


【明慧网2005年12月30日】

尊敬的师尊好!同修好!

我在2001年偶然机会得了法,是人生的转折点。当我知道大法书籍还有近20本师父在各地讲法时,就请辅导员帮忙全部买回来,大约30-40天左右看完。记的看到第二本时,书中神奇的往我脑中打出“他是度人的”五个字。以前我对自己说:我一定要修出三界,不再受轮回之苦。没想到今天真让我碰到了度人的大法了。那时内心真是充满喜悦,心想,我怎那么幸运!怎那么幸运!

年幼时,家里做生意,家境不错,但后来父亲学会喝酒、赌博,没几年就变成贫户。就靠母亲辛苦的独自养活五个子女,因此养成她能力好、个性强。因此会跟媳妇发生摩擦,我也常会为此唉声叹气,心里很苦。以前在别的法门里,被母亲干扰。这次喜得大法,知道一定不能错过,也一定不能再被干扰。当时认为,干扰都是因为有前世恩怨,让大法来善解,让母亲同化大法,是最好方法。于是就鼓励母亲和太太来学。听讲法录音带时,调大声点,也让她俩听到,并发正念铲除干扰她俩得法的邪恶因素。另一方面,妈妈一向很听姐姐的话,姐姐也很孝顺,母亲身体不好时,带她四处求医,也没看好。我就写信给大姐,大致内容说:你夫妻俩最孝顺,但妈妈年纪已大,身体状况也不好。我学法轮功后,发现很多人炼了法轮功,居然病好了,身体很健康。如果你们真是孝顺的话,就应该你们也来炼,同时鼓励妈妈也来学,那才是真孝顺。结果隔天她俩就来了,说:她俩被这信封内容感动,就劝母亲也来炼,就这样家里人都得法了。

我很注重母亲对法的认识。她不认识字,我常一个字一个字,手指着,和她一起学法,让她提升对法的认识。学了大法后,母亲改变很大,心性也提高了,整个家庭和乐多了。我参与证实法的工作,也少了来自家庭的干扰。

讲真相,刚开始是邮寄。后来发现为何不收集大陆传真号码,效果更好。于是就自己收集号码,利用星期六、日,优惠时段,用二台传真机,手动拨号做真相,边传边发正念,10几小时下来,也不累。一天半可传一千多通。收集的一万多个号码,共传了好几次循环。有一次传到晚上11:30分左右,去洗澡,脱掉蓝色写有“法轮大法”字样的外套时,衣服一瞬间感觉是金光闪闪,感应到天上神仙都在羡慕我能做讲真相工作,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

白天上班时,在店里放映自焚真相,每天找机会切入跟客人讲真相,一天下来总有一、二十人。有天梦到,我在睡梦中被吵醒,看到店里一群年轻人。我说:我还没开店门,你们怎么進来的。他们不理我,手指着电视说:我要看电视,我要看电视。由此可见,众生都很急迫想要知道真相。

在这过程中,我已把自焚疑点,讲的、记的很熟练,对后来走入电话讲真相,帮助很大。那时候,台湾北部刚开始利用电话讲真相时,有一次其它地区来树林学法组交流打电话讲真相,他们说请我们实际打电话。学员要我先示范打给大陆公安,当时也胆胆突突的,在同修发正念,师父慈悲安排下,我把自焚、大法洪传、文革等都讲完时,耳边同修有的说:讲的好、讲的到位。当下一直提醒自己不要起欢喜心。

后来就在我家成立了星期六集体打电话小组。有个同修,给大陆打电话时,对方骂的很凶,她要我接手,对方说的都是恶党那一套。那时发出一念,我要救你。我把声音放慢放轻,我说:“你说法轮功怎样如何,你亲眼看到吗?”她说:“电视报导的。”我说:“其实我以前也曾经误会过朋友,当他需要我帮助时,我还落井下石。当我发现我错了的时候,已无法弥补,我很后悔,躺在床上常想到要哭。我希望你不要跟我一样。当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死了那么多人,很多人在劳教所死亡边缘上,你也不要和我原来一样,落井下石。”当下她就变了,愿意把真相听完。她说:“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误会法轮功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也跟你太太说声谢谢(她误认开始打电话的同修是我太太)。”她还劝我越洋电话费很贵,现在天冷,保重身体。

随着家里做真相用的电脑越来越多,后来我又走入网路讲真相,在聊天中,将聊稿打好,聊时复制贴上,一次能跟很多人聊。在讲大法真相时,有几个学员打字慢,常要我支援聊天稿。我就尽量改成很容易聊的方式。

我们这区有位年长的学员,也想聊退党,滑鼠抓不准。第一次我教她的过程中,她总是问为什么,为什么。简单的复制,她也问为什么?问多次了,我守不住心性,口气渐渐急了起来,我意识到要铲除它,这不是我,这不是我。事后想,明天教她时一定要做好。第二次教她,先跟她说:“教学时,要是我耐心不够,心性守不住,请你原谅。”讲出后,教起来,彼此互动就更好。学法组谈到这过程时,还引起同修一阵笑声。

师父说:“修炼,你的提高、去你的执著心是第一性的。至于说你叫别人得法那都是别人的事,那都是第二性的,你的提高才是第一性的。无论你做任何事情都不能够脱离开你本人的提高,那么你遇到这些事情就要从心性上找一找。”(《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

九评出现,开始聊退党时,很不适应。有时对方明白了真相,但不退党。有时没退半个,有时只退一、两个,那时候聊的很没信心。甚至认为只要把破网软件和九评发给对方,让对方明白真相就好了,现在不退,以后他还有机会退。但一方面,学员又会向我询问,有没有新的聊稿,也促使我思考,向内找为何讲不好,是因为准备的资料太少,新形势出现时,不很用心去积极做新的聊稿。于是,从新找聊退党的资料,再整理出面对各方面问题的聊稿。由于常思考如何提供更方便、更简单的材料,可以让不会打字的同修,也能聊的很好,于是资料也找的很全面,因此其它地区的同修也开始用此退党聊稿,而且无形中自己聊退党成功的机率提高很大。在近期的电脑教室教学或其它县市地区邀约前去交流教学中,更反思自己教学缺点的改善,学员对聊稿的建议,反而促使自己在此过程中也是在成长。感到与其说帮同修,倒不如说,同修在让我们提高,每个部份都有让我们修炼的因素在里面。

讲退党时,我会让网友感到我很有中国心、很爱国,我是真心为他好。相对被骂的机率就少。设计几个主要聊退党的主轴,话题尽量由我们引导方向。在回答网友问题后,随时拉回主轴议题,一次跟十几个聊,都能应付的来,很多网友就在这主轴议题里就退了党。退了后,再把九评和破网软件发给他,让他能更清楚真相。最后跟他说:要跟家人讲退党,再找我替他们退好吗?让网友也来当退党义工,也因此常遇到网友留言要退党。

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说:“所以你三件事都做好是修炼,三件事只做一件事就不是修炼”。看到身边没走出来讲真相的同修,真为他们惋惜,让我联想到师父在《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说:“最可惜的是什么呢?已经走進了这个法,擦边而过,甚至给他,他也没要,这才是生命永远永远痛悔的!永远都不知道怎么痛悔了!”没走出来讲真相,另一个角度看,不就如同放弃了师父给的威德吗?师父说:“因为你们要成为那么高的神,我就要给予你们那么高神的荣耀和你们那么高层次上所具备的一切福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如此看来,那不也是生命永远都不知道怎么痛悔了吗!

一位学员让我帮他大陆亲人上大纪元退党时,我说:你退这么多人,你很认真喔!她说:现在才退几百万人,太慢了,要退到什么时候。十亿多人,都带过红领巾、入团入队过,到时候法正人间时,淘汰多少人。说着说着,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哗啦哗啦掉下来了!当时我猛然被震撼住,心里很难过。

是啊!在邪恶毁众生中,那么多众生急需我们救度,我们更要抓紧时间救度快讲。可贵的中国人,每个人都代表着庞大天体无量无计的众生,我们是他们唯一得救的希望。邪恶在做着比杀人放火更坏的事,我们漠视,那岂不是心性问题?《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师父说“我们的讲清真象是在挽救众生,同时还有你们修炼中的个人提高与去执著等因素,还有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为法负责的因素,同时还有你在最后圆满中怎么样丰满你自己的那个世界等等这些问题。”

从法理中我们都知道我们在讲清真相中所做的一切,和我们将来所得到的都不能成正比,是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是很神圣而伟大的。

大法真相项目很多,很需要学员主动投入、配合、协调,才能做好最伟大法造就的生命,完成该完成的历史使命。

以上所言,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2005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