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证实法谈文学创作


【明慧网2005年12月6日】我不是学中文专业的,甚至也没受过专门的文学训练,对文学的爱好只是源于从小到大的兴趣,我这里只是从一个大法修炼者的角度谈谈在证实法中的文学创作。

我在1999年7.20之前很少写心得体会,7.20后,也是在突破网络封锁以后,才有了更多与同修交流切磋的机会。揭露邪恶、讲清真象、修炼中的体会等等陆续发表了一些。在这个过程中,通过不断的学法,同修们的交流及自身的实践,渐渐认识到这也是大法赋予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一种形式,我要走的路的一部份。那么如何善用、用好这个能力来证实法、救度众生也就成了我修炼的一个方向。

写过文章的同修可能都有类似的体会。文章的写作过程就是一个不断归正思想的过程。凡是喜欢舞文弄墨的都算上,文人的迂腐气,酸气,执著口才、文才的显示心、清高等等执著心在这个过程中逐渐的舍弃,同时自己先前没有意识到的问题发现了,疑惑的问题明白了,模糊的认识清晰了,好象是从来没想到的全新认识,而且条理清晰、脉络分明。有时写作中也会出现“下笔如有神”的感受,这种状态又往往是正念很足,思维很活跃、很清晰的时候。这都从根本上与常人的文学创作有着天壤之别。

因为大法弟子文学创作的前提是在证实法,救度众生,反迫害,其中又有自身修炼的因素,所以创作的态度一定是非常严谨的,这是为法、为众生、为自己负不负责的严肃问题,更不是常人的风花雪月与文字游戏。有了这样的态度,其实稍微留心,就不难发现大量的可以创作的题材,或纪实、或感悟、或文学创作。大法中惊天动地的事很多啊,就是自身的经历,也有很多可供交流的体会。

就我自己的体验是,随时我会因某件事、某个人、某句话、某个现象的触动,就有了一个题目,这种反应我认为是修炼者的敏锐,这和我们平常的心性提高有什么两样呢?我会把这个题目写在纸上,开始思索这个问题,在有了一个大致的答案后,决定是否写?是心得体会呢?是纪实呢?是揭露邪恶、讲清真象呢?还是文学创作?用什么体裁?什么样的表达形式?明确方向后,我就会构思这个题目的内容,当然这里就涉及到我可能要把师父讲的某段法找出来从新学一下,有的还要积累一些素材,甚至查阅一些资料。这时才真有点“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觉。有的问题可能马上就明白了,有的三言两语也就写出来了,有的却可能要放上一段时间。

而在具体写作的时候,也要选择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我一般是选择在晚上,这样尽可能减少外来干扰,当然外部干扰好办,自己的心不静,近段时间没做好三件事才是真正被邪恶钻空子的地方。排除干扰、心无旁骛、专注,就有了很好的创作条件。真正开始写的时候,立意清晰,内容格局清楚,具体写就是正念在主导了。写完我会自己再读几遍,然后修改,甚至放一段时间,再看再修改。最后如果发表了,我会看为什么会被修改的部份,同修有相似的文章,我也会相互比较以找出差距。

还有一点,就是积累。常人中搞文学创作的讲要体验生活。作为修炼者,学好大法才是我们一切创作的根本,我们的修炼就在最真实的感知生命、物质、人体、宇宙的真谛。当然师父在讲法中也告诉我们要尽量的知识丰富。我有这样一个体验。当初看《转法轮》,师父在“气功就是修炼”一节中谈到“浮图”时,我瞬间就想起了在中学语文课本《采草药》那篇课文的注释里有关于“佛陀”与“浮图”那一段来历的解释。

很多时候,在我们讲清真象、写作的过程中,当正念主导时,真有思接千里,如意运用的神奇。但是如果没有看过、听过或学过,那用的时候又从何而来呢?当然我们现在是在有选择的,有目地的学习。

在文学创作过程中,我渐渐的对古代文学、历史从新進行了一些学习,确实发现,文言文在表达和内涵神韵方面有着变异白话文所无法比拟的作用。但是文言文在现代的应用毕竟很有限,很多中国人,包括华人,都不大看得懂,有些生僻字,也不认识,那么我在创作的几篇诗赋中,定位为明白晓畅和琅琅上口,内容上从传统文化中人们耳熟能详的角度来引发一些思考,而在文章的章法上没有达到古代的要求,而且用词有些口语。而真要是纯文学的创作,确实是要从内容和格律章法上达到高水准,尤其是大法弟子的这些作品。当然不是为文学而文学,证实法是第一位的。师父在《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讲法》中谈到,“真正的高水准作品是要有功夫的,特别是展览,要拿出正统专业水准出来。”我悟到文学创作也是如此,真有能力的同修们都来好好创作一下。

说到这儿,借鉴画美术作品同修们的经验,有好的构思拿出来让更有能力的同修来一起完成。我有几个题目,有的正在构思,有的觉得能力不足,所以谈出来,和大家一起想办法。《九评》发表一周年了,面对九评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形式,“从‘世界十恶’看共产党的邪恶本质”这个题目迟迟不能下笔,觉得难度比较大,主要是素材。还有《九评》发表后全世界这么多轰轰烈烈的事,我也想写一篇“九评赋”,但也觉得难度较大。“谁在学法?”是我想系统的回顾一下自己学法的历程,从而更好的做到师父要求弟子们做的三件事,还在思考中。至于这篇文章,则是抛砖引玉的一点认识,也源于背《成熟》这篇经文的启示,师父讲“修炼的形式成熟了,修炼者对修炼的认识成熟了,人心越来越少的理性行为表现成熟了”,我就在想,怎样的认识才是师父对我们的要求呢?什么是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式呢?怎样是成熟了呢?我的差距在哪儿呢?正思考着,突然就有了这个题目以及完成这篇文章的想法,到这篇文章构思完成,对师父这句法的认识又有了更实在的感受。这里有个小小的建议给大家,近来明慧网上有不少同修关于背法的交流文章,其实师父早在1995年1月2日《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关于正法的意见》讲法中就说,“我们有能力的、年富力强的,除了年岁大的、记忆力不好的,都要把这书背一背,也许我提得很高了,要求太高了。”

渐渐随着不断的修炼,写出的文章真是师父说的那样,“没有了华丽和为增强气氛的词句,实在、准确、干净”,这一点也表现在日常的语言和行为中。记得以前发表的文章,有删掉的,有被编辑们修改的,现在这种现象也越来越少了。随着大法弟子的修炼越来越成熟中,也一定会在证实法中有更好的表现和创作出更具水准的作品,大法弟子也一定会为未来的人类开创出全新的文化。

以上是我对证实法中文学创作的一点认识,层次所限,请大家不吝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