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六日】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已在大法修炼中走过了八个春秋。回首几年来的修炼历程,风风雨雨中留下的只是对师尊无以为表的感恩。其间有喜有忧,喜的是有幸能在正法时期遇到恩师和大法,被赋予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忧的是常常因自己的执著不放,而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正法修炼当中去承担起自己应尽的职责,辜负了师尊的一片苦心。

非常感谢师尊所给予的这次机会,让我们都能静心回顾一下自己所走过的路。近一年来,当我更主动的把自己和正法溶在一起时,才逐渐体会到了一个生命──一个为法而来的生命活在世上的意义之所在!

信师信法 修炼人不应感到孤独

由于我在家中是父母最小的女儿,自幼家境又比较富裕,父母生我时年龄已经很大了,加之我自小就不让他们操心,因此全家人都对我疼爱有加,视我为掌上明珠。一九九八年,当我生平第一次离家到了一座小城去上大学时,远离了亲朋好友和自己的家乡。环境的改变虽然一时间令我无所适从,但幸运的是,我却从此开始步入了万古难遇的法轮大法修炼之路,我深知这是用尽世上的所有也换不来的宝贵机缘。

在毕业几年以后,我又辗转回到了这座城市,并“意外”的在这里找到了众多常人梦寐以求的工作。同学们还都以为我很有门路,实际上,我在这里没有一个亲人,更谈不上认识些能帮我解决工作的熟人。在找工作的过程中,我没有采取任何常人的手段,就是守住一念:如果师尊安排我来在这里,证实法需要我留在这里,那么这件事就必成!当我在遇事不顺,正念不足时,就能明显的感觉到师尊就在我身边推着我一步步的向前走。通过学法和与同修们的交流,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选择,正念也越来越强了。结果我的工作很快就得以顺利解决。我深知这是师尊的慈悲和大法的超常赋予了我所拥有的这一切,当时我就在心底默默的对师尊说:“师父,弟子谢谢您!此生我是为法来,既然您安排我留在这里,那我愿舍尽自己的一切来圆容您的选择!”这就象师尊在《转法轮》中讲的:“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

但在实际生活中,当人心放不下时我还是会感到很孤独。从小至大有家人的陪伴和呵护,我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而今孤身一人在外漂泊,人心翻出来时真是苦不堪言。每到这时我就抓紧学法,当我读到师尊的“修炼人的思想如果离开法,邪恶就会钻進来”(《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讲法》)时,我就知道自己应该在法中精進了。

师尊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修炼的过程中,你们方方面面都在各种人心、各种利益、各种观念中冲撞,从中都沁着情与迷造成的不理智,不清醒时的人心难断;现实中家庭、社会、工作、修炼,外加这场迫害中给大法弟子带来的压力和这场迫害中方方面面造成的困难。”我真的就是这样。我也努力去排除这些后天形成的观念,有时却怎么排都排不掉,我为此感到非常苦恼,此时邪恶还会乘机利用各种形式来勾我的人心,钻我的有漏之处,每当这些事来纠缠我时,我就用法来衡量,无论怎样都不能因为个人的执著而影响到证实法的大事。当基点摆正后,干扰也就少多了。有一点我是明确的,即“真修大法,唯此为大”(《洪吟》〈得法〉)。

讲真相中的神奇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对法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在大法法理的指导和同修们的鼓励下,我逐渐的走出了个人修炼的框框。看到那么多众生亟待被救度,而且师尊也一再告诫我们:“世上的一切都是为正法开创的,大法弟子就是当今的风流人物,从古到今各界众生都在期盼。”(《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当今的世人有许多都不是简单的,特别是中国人。”(《芝加哥市讲法》)我越发感到救度众生的紧迫,但在实际行动中却仍不是很主动,同修们对我不急不怨,而是鼓励我走出来与他们共同去城市乡村,把大法的福音尽量送给更多的有缘人。

无论是严寒酷暑,我们从不间断。夏天天气炎热、蚊虫叮咬尚可忍受;而北方冬天零下三十度的低温,真是有些令人难耐。一个冬天的夜晚,一同修和我乘坐另一同修的摩托车一行三人到偏远的山村去发放真相资料。漆黑的夜晚,根本就分不清东南西北,而师尊的法身引领着我们却顺利的找到了一个又一个村庄。每当看到在一片荒野之中露出昏暗的灯光,我们都在心里由衷的为那儿的众生而感到高兴,并会循着那灯光踏上凹凸不平的乡间小路,手捧着真相资料深一脚浅一脚的送到每家每户的门前。当我们顺利的走遍了最后一个村庄准备驱车返回时,却突然发现路边不远处还有几户零散的人家没有送到。师尊在讲法中说过世上的所有人都曾是师尊的亲人,那我们就决不能轻易给落下一个人。于是我们又返身折回去,把大法的真相资料又给这几户补上了。这时,我们中一位开天目的同修告诉我们,那些真相资料在另外空间看起来五光十色的,每个字都是金光闪闪的。听到这些后,顿时我们感到那袭人的寒意消失了,并发自心底里的深深感谢师尊对弟子们无时无刻的呵护。到家时已是深夜一点,看到骑摩托车的那位同修从红色帽盔边露出的头发和面部已被呼出的热气“染”成了雪白色,我们都忍不住哈哈大笑,并善意的称他为“圣诞老人”。

在这个过程中,我从内心明白了讲真相的伟大意义,这决不是简简单单的,抱着不同的心态去做,所达到的效果是迥然不同的。渐渐的,我不再畏惧寒冷,尤其是不再厌恶那一度令我实在无法忍受的农村所特有的粪臭味。这不是强为,而是随着不断的实修而达到的一种状态。我真真切切的体会到,当我心中装满众生时,已不再留意去感受自己的感受。

叫醒身边的同修

在家时,都是家人围着我转,我虽还不至于达到蛮不讲理的程度,但却也很固守人的“善恶分明”的理,还曾一度以为这个理是非常对的。当我把这个观念带入到修炼中,与同修交往时就表现为只要是符合自己执著和观念的同修就愿意与其接触;否则,一概排斥。师尊告诉我们:“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而大法弟子们本是一家人,更应该珍惜这种特殊的缘份,我虽然从理上也明白这些,可就是无法坦然的去面对那些曾经“伤害”过我人心的同修。

進入正法修炼以来,随着师尊的法讲的越来越深入明了,我逐渐开始意识到我的这种固守已经严重干扰到证实法了,因为很多的正法工作项目是需要大家共同配合来完成的。由大法弟子共同组合成的粒子团,如果其中的哪一个粒子不协调,必然会影响到整体的和谐。我想听师尊的话决不是口头说说的,我要兑现自己的诺言。从此,我不再去怨恨那些不符合我执著的同修,并逐渐学会了向内找,我们也在共同证实法的过程中不断的修去了彼此的执著,真的做到了象师尊讲的:“互相鼓励,共同精進。”(《致俄罗斯第二期大法法会》)

现在我已不再象以往那样一味的固守自我,而是主动的和所有能接触到的同修去交流修炼中的实修心得。对那些不学不炼的昔日同修,我与他们共同分析,找出执著的根源所在;对那些待炼不炼、似修非修、不够精進的同修,我和他们交流要珍惜师尊的慈悲苦度、正法修炼的机缘是如何万古难遇。尽管有时效果不是很好,但我知道那是我还有待提高,而不去指责和埋怨这样的同修,并请师尊加持,因为我知道他们是更需要去救度的,他们的觉醒有着更深远的意义。

有一次,我想去找一位和平时期曾与我在同一小组学法、现放弃修炼已有三年之久的昔日同修。有的同修听说后,就劝我别再去找他了,还说他现在正挣大钱呢,不会理我的。我听后没有被带动,因为我相信一个曾经得过法的人,是永远不会真正从心底忘记大法的。我从别人那里要来了他的手机号,但我转念又一想,不如直接去找他。那天是周日,我不知他能否在单位,于是我就在临行前默默的发着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一切干扰因素。凭着几年前的记忆,我终于找到他的单位,但却走错了楼层,当我再次返回经过他们办公室的门口时,他刚好正从里面走了出来,与我不期而遇。

我当时激动的直想哭,师尊真是太慈悲了,我知道我没有任何理由再去犹疑了(当然表面的表现还是平静的)。认出是我后,他也很吃惊:“怎么,来办事?你再晚来一分钟我就要走了。”我开门见山:“来看你呀。”他先是一惊,接着他马上严肃起来:“要有别的事你就吱声,我很忙,但那件事你就别提了。”我知道此时跟他说话要讲方法:“怎么,老同学一场,来看看你还不行吗?”这下气氛顿时缓和了许多,他不再表现出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而是带我来到了他的办公室。谈话间,我不被他带动,他说话时我就默默发正念请师尊加持。渐渐的,我从他的话中听出了希望,其实他的内心是非常相信大法并希望自己能好好修炼下去的,只是因为在修炼之初他就特别爱走极端,他曾偏激的以为在修炼中只要有了不去的执著,再修下去就没有希望了。就这样因为不能正悟师尊的大法,加上邪恶铺天盖地而来的疯狂迫害,他最后因承受不住那种巨大的精神和心理压力而只好了放弃。

我相信他一定能从新修炼回来的,只是恨自己来的太晚了。我与他一同回忆起个人修炼时期共同走过的那段难忘时光,他却说他已不记得那些事了;我告诉他这是邪恶在迫害他,让他越来越远离大法。我向他回忆起当年大家在一起学法时,他是我们当中最热心、最有责任感的一位,他听后笑了。接着我又给他读了那首诗──《叫醒你身边的人》,他听完以后,哭了。临行前,我将师尊的新经文给他留下,并鼓励他说:“师尊在等待着你,众生都在等待着你,快看看师尊正法时期的有关讲法吧,你会知道自己有多么幸运!相信自己!我们也都相信你!”

后来,听说他在一夜之间将师尊在正法时期的所有讲法全部通读了一遍,他读时一直是在哭个不停。再后来,他一直是在大法修炼中稳步的向前突破着,并很快的跟上了正法的進程。在他的帮助下,我们同一学法小组的另一名放弃修炼的同修也回到了正法修炼中来。我由衷的为他们而感到高兴。

在此,有一点个人的体会,我们千万不要轻易下断言谁行谁不行,那不是我们能说了算的。每个生命其实都有师尊在管,当然也有个人选择的因素,我们只管去珍惜师尊的苦心安排,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正念正行 担负起自己的神圣使命

稳定的工作、不菲的收入、循规蹈矩的生活使我不免有些懈怠。用法来对照自己,我想起了一年前曾向师尊许下的愿,特别是《九评》的推出,我更加感到了自己的责任重大。我的生命是为法而来的,只因和正法同在,生命才有了意义,那么我就应该毫不犹豫的付出我的所有!

于是我单独租了房子,同修搬来了电脑和打印机,一个小资料点就此运作起来了,我知道从此应该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了。对我而言,技术方面不是太大的问题,更主要的是在此过程中如何去提高自己的心性。刚开始,我信心十足,可打印机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正常工作,我检查了所有能注意到的程序,如此反反复复的操作了无数次,却依然是徒劳。于是,我开始担心一旦经文和《明慧周刊》打不出来就会影响到同修的修炼;担心一旦真相资料做不出来就会影响到众生的得救;连如此简单的操作都无法進行,我今后该怎么办……,时间就这样在无数次重复着同样的工作中飞快的消逝着,我的身心已疲惫到了极点,简直就要崩溃了。

望着师尊的法像,我知道自己的心态还不够纯净。于是我放下手中的一切,捧起了大法书。此时,师尊的法如涓涓的甘露滋润了我的心田,我顿时豁然开朗:抱着那么强烈的自我,我怎么能做好呢?表面上的怕这怕那,其实都是在掩盖着更深的怕自己受到伤害的执著。师尊在不断的鼓励着我:“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在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那么我做的事也是必成,因为这件事不是在证实自我,而是在证实法。当我悟到这些后,一切都变得如此得心应手,我的心也变得非常平静,不再为此而喜而忧。因为我非常清醒的认识到,这就是我的职责,这一切都是师尊和大法赋予我的慈悲,我所能做的就是毫无保留的沿着师尊给铺好的路走下去。

目前,我还存在很多不足,时时感到无颜面对师尊。比如自身还有很多未去的执著,向世人推進《九评》讲“三退”时还存有障碍,但我相信在正法的熔炼下,我一定会走好、走正以后的路!是伟大的师尊赋予了我们正法修炼的机缘,使我这个曾经任性娇气的小女孩成长为逐渐在走向成熟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同修们的鼓励和帮助下,我也在不断進步。在此,谢谢伟大的师尊!谢谢可敬的同修!

恳请慈悲指正!合十!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