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神圣的誓约

【明慧网2005年12月7日】我于97年初得法,在2000年被非法劳教,回来后没有完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段时间内意志消沉。最近一年多的时间,是我从新走入正法修炼中来的一段经历,回想起来感慨很多。我的每一次前進,都溶着师父的慈悲。我时时感受到那种溶于法中的自在和超脱,发现自己的修炼中出现了一种质的飞跃。

回想自己一年多走过的路,我看到怕心是横在证实大法的路上的最大人心。当我能够从容的与人交谈,讲清真象;当我能够平稳的去发放真象资料时,那个怯懦自私的我已经永远消失了。

师父在评注《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中告诉我们“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

现在我就将自己如何去掉怕心,堂堂正正走出来,证实法、讲真象的过程写出来。

一、怕心不去,正法修炼的路寸步难行

师父几乎在后期的每次讲法中及多篇经文中,都谈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然而以前,每当我用师父的讲法对照自己时,却总是以各种借口掩盖那隐蔽很深的怕心;当我一次次要冲破一切障碍我的因素,去做证实法的事情时,却总是溃败而归,我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无力,好象有层层厚厚的壳紧紧包着我,让我怯懦。

我时常想起劳教所里那不绝于耳的谩骂声,长期的洗脑,超长时间超强度的劳动,种种灭绝人性的酷刑迫害,挥之不去的阴影;我时常想起几位同修遭到恶警的长时间电击身体的多处敏感部位,皮肤表面起了大大的水泡,夜晚睡觉时无法侧身,只能平躺;一位同修的手臂皮肉被电烂,直到半年后还在溃烂,不断的流出脓和血,夜深人静时会听到痛苦低微的呻吟声;我时常想起,同修绝食而被野蛮灌食时,远远的从楼道里传来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在我的脑海中有时还会幻化出这样一幕,当我把真象资料发出时,突然遇到蹲坑的恶人,抓住我的手臂,大喊着:喂,干什么的?凡此种种。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每天自己都是在这种明明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师父正法的要求,却又被怕心紧紧包裹的矛盾煎熬中度过。终于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使我彻底清醒了。

梦中有人约我一同去登山,并说登上山后大家还要参加一项活动。我高兴的答应了。当我们登上半山腰,看到那里早已聚集了很多人。同时,我看到从半山腰搭起了一个云梯。梯子几乎悬着,直通天顶,上面被云雾遮挡,看不到头。每个人都背着包,开始一个个爬上云梯。我诧异于他们的从容不迫和义无反顾。我问其中一人:你们为什么要爬上去?而且又没系保险带,难道你们不害怕掉下来摔死吗?他却说:我不怕!只有我们一个接一个的都爬上去,才能救得了我们的亲人。又问了一个人,还是相同的回答。

梦醒了。两个年轻人那种坚定、无惧生死的神情还清晰的展现在眼前,似乎耳边还有铿锵的话语。我被深深的感动了、震撼了。我知道,这是师父不放弃我的慈悲点化。是啊!师父是在领我们走正法修炼之路,走人成神之路,好比攀登云梯。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正法修炼的路虽然艰险,只要我们坚信师父,放下生死,整体都提高上来,众生就有得救的希望。

“为救我们的亲人”这句话象一把铁锤,重重的敲在我的心头,内心的强烈震撼使我不得不真正面对自己。我开始审视自己,开始面对那些从不敢承认的根本执著,那种剜心透骨的痛。

看到师父在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讲:“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象。”

在《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中,师父讲“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一个最伟大的慈悲者,在人类社会任何环境当中都是最了不起、最慈悲的,对生命都是有好处的。讲清真象中不应该是这样吗?”

我流着泪读着一篇篇师父的后期讲法,感到那个厚厚的壳在消溶,在解体。

我好自私呀!修炼人的慈悲心哪去了?难道我修炼仅仅为了个人的解脱吗?难道我还在为寻求世间的安逸而在怕心中苟且偷生吗?难道我眼睁睁的看着当法正人间来到的那一瞬间,被邪恶谎言欺骗的众生被淘汰吗?在这开天辟地都没有的佛恩浩荡下,我辜负了师父和宇宙众生的重托!我违背了曾经许下的诺言!我明白得太晚了。

第二天,我决定出去散发真象资料。当时我想:即使再次被抓,我也豁出去了,因为我是为众生而来的。现在看来,当时这种只要走出来就会被抓被打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是有漏的。其实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邪恶是不敢迫害的。当我几乎颤抖着,将仅有的几份真象资料发出后,我兴奋极了。我清晰的知道,那堵长期以来障碍我走出来的墙已经彻底崩倒了。抬头望去,天空是那么的明亮。我感到了内心已经很久以来都没有了的轻松和解脱。原来一切都是如此简单!回头看去,那困难、磨难原来什么都不是。是我自己的观念障碍了自己。我变得如此的高大而坚不可摧!未来的路变得清晰而明朗起来!

二、“三件事”都做好,才能稳健的走好正法修炼的每一步

师父在谈到大法弟子在正法时期的责任时,曾经有过下列相关的讲法:

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讲“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

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师父又讲“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得更好,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

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师父讲“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已经非常高的层次毁于一旦。弟子们,精進吧!最伟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们证实大法的進程中产生。你们的誓约将成为你们将来的见证。”

从这些讲法中,我真正明白了在历史的今天,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肩负着救度众生,证实大法的伟大使命,这是师父正法和未来宇宙的要求,同时也是在兑现我们的史前誓约。那么从这一点上来讲,我们修炼、做事的基点已经远远超出了个人修炼的范畴。因此任何事情都应围绕师父正法中具体的要求、需要而动,去圆容。作为为私为我的旧势力,为达到其为私的目地,要左右正法,干扰破坏。因此,带着任何一颗人心,任何执著的因素,都可能被旧势力所强化、利用,从而借所谓考验之机,進行迫害。

现在回想起来,我在过去几年间,无论是被非法劳教,还是因怕心走不出来都是在走旧势力所安排的路。在师父的评注《清醒》一文中讲“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师父要求我们所要做的是对旧势力的全盘否定,是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中走师父要求的路。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有坚定无漏的正念。这种正念一定来源于大法,来源于在救度众生的实践中的实实在在的提高与本质的升华。由此可见,“学法,发正念,讲清真象”三件事都做好,才能稳健的走好正法修炼的每一步。

1、学好法

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讲“大家如果学不好这部大法,你自身的圆满得不到保证。而且你所有做的大法的正事都象常人做事一样,用常人的那种想法、站在常人的基点上做,那就是常人,最多是常人为大法做好事而已。因为你们是大法弟子,所以你们不能够脱离开法去做事情。你们还在不断的改变着最表面没有改变的这一部份,所以你们不能离开学法。一定要学好法。在学法的过程中,你们就能够不断的清除自己不好的因素,改变自己还没有改变的最后这点东西。过去为什么我老是强调叫大家学法、学法、学好法?它是至关重要的。”

可以说,从刚刚修炼开始,我们就都知道学法的重要性。因此在得法的初期,我就已经能够熟背《转法轮》。在保证每天至少学一讲的前提下,我通常采用的学法方式是边看边背,因此这样就是眼、口、脑、耳、心同时都在学法。背法时,我总是要求自己要排除一切杂念,尽量静下来。所以学法效果是非常好的。背法时,我感到层层空间的我都在背,时常从里到外的震撼。

我在这一年多的证实大法过程中,看《转法轮》时又有了深刻的体悟。

在这一年多的过程中,我看到当我在法理上真正悟到了,并放弃此时在这一层中暴露出的执著和不好的观念,才能在实际行动上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反过来讲,我又在这种切身的实践中,進一步升华对法理的认识。这种更高一层的理,又指导我在实践中如何去修,做得更好。也就是说是用法理去破除层层的壳,破开不同层次的迷,并在实践中升华,从而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在不同层次的体现。我真切的感受到师父讲的每一句话都是千真万确的。我在实践着法的要求,证实着大法的真实存在,证悟着大法的博大内涵。

2、发正念

师父在《正念》一文中讲,“大法弟子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为了减少邪恶生命对大法、大法弟子与世人的迫害,发正念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所以为了更有效的起到正法的作用,大家在讲清真象的同时,一定要重视发正念,及时清理邪恶和自身存在的问题,以免被邪恶钻空子。”

开始时,我对发正念的认识不足,总在怀疑是否会起到作用。为了避免做真象时被旧势力钻空子,从而带来不必要的损失,我要求自己除了在四个整点发正念以外,并在每晚的三个整点发正念,最近又增加了整点发正念。

我发现自己以前的想法还是用人心来看待了这么神圣的事情。因为每次在发真象资料之前,我都要先发正念,所以发正念的效果好坏就直接在做的过程中表现出来了。每当我按师父的要求,静得非常好时,我可以明显的感到能量场非常强(我一向是锁着修的,几乎从来都是没有任何感觉)。这样在做的过程中心态平稳,一切也非常顺利。反之,如若受到杂念的干扰,那么做时也会信心不足,并会遇到各种意想不到的麻烦。

3、发真象资料

因为工作时间比较紧,所以我通常都是在空闲时间到宿舍楼区散发真象资料。开始时,我就象完成任务一样,单纯发出去就完了。慢慢的,我意识到这是对大法,对众生都不负责任。也许因为我们的疏忽,造成世人的误解从而造成不能被救度。可以想见,无论每一份真象资料内容长短,从最初的撰写、编辑、明慧同修的审稿、同修的排版、打印到最后的装订,每一个环节中都渗透着同修的艰苦的付出和心血。一份真象资料也许就是打开众生迷锁,开启生命未来之路的钥匙。因此,我认真而严肃的对待每一份真象资料,珍惜每一次外出的机缘。

我在发资料的前、中、后保持一直发正念。出发前,我就在意念中对所要去的区域進行清理;在做的过程中,不惊不怕,始终抱定“我是在做宇宙中最神圣的事情”的一念;在发放完毕后,注意不生欢喜心、单纯追求数量的心,并继续保持正念,让每一份真象资料都发挥最大作用。每做完一次都要总结一下经验和教训,下次做的更好。做的过程越来越得心应手。

我曾经听同修讲,当看到不接受真象的常人丢弃的资料时感到很失望,似乎我们的心血,付出都白费了。可是毕竟有许多世人因看了大法的真象资料而得救,而且我们的资料本身就是正的场的存在,就能起到震慑、抑制及彻底清除邪恶的作用。

师父讲“你们所做的这些事情不会白做,都是伟大的、了不起的”(《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

对这一点,我深有体会。记得当一片区域资料已经发得较多时,再去时便感到那里大法的正的场特别强。师父在2005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实际上这在大法的正法洪势没到来之前,已经使世间的形势变化了,而且大法弟子正念正行所表现出来的一切,也在人的这个现实空间中布下了大法的场,这个场已经在起着巨大的正面作用了。”这一切难道不能够更加坚定我们、不足以使我们充满信心吗?

当然在正法洪势没到来之前,旧势力因素还会起破坏干扰作用。我们不能掉以轻心。无论是在发放资料及与世人面对面讲真象时,还会有各种意想不到的干扰和困难,这就要靠我们的正念正行。

师父在2005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

发放真象资料的过程中我碰到的事情比较多。现仅举一件小事。一日,我到一楼区粘贴不干胶。从大门径直走進去,大院内静悄悄的。我边发正念,便开始粘贴。过程比较顺利,贴到最后一个门洞时,心里多少有些欢喜心。当我撕开胶贴时,忽然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此时要走几乎已不可能了,因为手里还有撕开的胶贴。我便静静的站在那里,开始发正念。1秒、2秒,时间似乎非常漫长……

当四目相视的一瞬间,我看到那是一位面目慈祥的老大爷,可想一定是门口值班的了。他上下打量着我,目光停在我手里拿的胶贴上。时间一秒秒过去,似乎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然而我的心里静极了,没有一丁点儿的怕,甚至连这种怕的概念都没有。我的心中,身体周围被巨大的慈悲、祥和、纯正的能量场所笼罩着。此时的大脑中只有坚定的一念:我是来救你们的。

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大爷低头按自己原来前行的方向走了几步,似乎在做一种决定,突然对我说:“烦你出门时把门带一下。”说完便走开与旁人搭腔了。我从新把手中的胶贴贴好,推车出去。关门时,忽而听见身后那熟悉而温和的声音,“好好,这样就行了。”原来大爷是送我出来的。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流泪了。我感到了佛法修炼的庄严与神圣,大法弟子正念的坚不可摧,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更为一个生命的慈爱所感动,也为其在关键时刻为自己做出的正确选择而欣慰。我在心里默默的祝福:大爷,您一路走好。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散发资料的经验也越来越多。当然这都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如为了减少恶人在接到不明真象的人举报后,将其余所有资料全部收走,我通常是一次只做一幢楼中的一个门洞,同时这样做也比较安全,不易引起人的怀疑。做完后,大体记录一下,避免下次重复发放。为引起世人对大法真象资料的重视和珍惜,我对所有的真象资料都進行了外包装:单张或两张传单外包装上塑封带;小册子、光盘外部用花花绿绿的包装纸包好;由于许多用户门外的奶箱、报箱因常年不用已经废弃,所以我通常是将资料插放到家门上。这样对于老式防盗门,比较方便。现在大多数用户家已经更换上新式防盗门。这样我便在包装纸外贴一条双面胶,对于用户门上粘贴有“福”、“囍”字,或年画的,可直接插上。对于无处插放的,便揭开粘贴即可。我通常将传单、小册子、光盘等多种资料搭配发放,这样住户间可以相互传看,信息量大。

结语:以上是我一年多来走入正法修炼后的一些经历和体悟。想交流的东西还很多。正法修炼的庄严与神圣似乎只能体悟,用语言实在难以确切表达。我做的还很不够,我的付出与我所得到的简直无法相比。用尽所有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们的师尊是多么的伟大!在这开天辟地都没有的佛恩浩荡下,在这万古以来的修炼机缘中,正法修炼是何等的庄严和神圣,我能成为大法弟子,在世间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这是多么的幸运而荣耀!在履行证实法、救众生的神圣誓约时,我们还犹豫什么?我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世间的迷幻,邪恶迫害中的困苦怎么会动摇一个未来的神的坚定正念和精進的意志。

让我们谨遵师尊教诲,修好自己,走好每一步,更好的配合,更深入、广泛的救度众生,更好的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