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过迫害的同修,请不要再消沉下去


【明慧网2005年12月8日】我知道几个曾受过迫害的同修,在狱中受了很多折磨,但始终没有放弃正念,可是回来后,长时期都很消沉,一个正念闯出魔窟的同修和我说,他出来后半年多才敢出来做真象,还有的同修出来后,总是闷闷的,也不愿和同修交流,根本就不做真象了,其它两件事一开始还做做,后来就什么也不做了,我觉得被迫害的同修在那么艰难的环境中都走过来了,现在反而消沉,实在是可惜。

我谈谈自己走出消沉的感受,希望对这样的同修能有点滴启悟和帮助吧!我是今年下半年才从狱中回来的,通过学法看书和看《明慧周刊》,使我看到了自己和同修之间拉开的差距,感慨正法進程之快和同修紧跟正法進程的可喜,可是一想到出去做真象,心里就发怵,马上想到几年来受到的种种迫害,可本性的一面也知道众生都在等着听真象呀,就这样明明知道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是什么状态,可是自己又做不到心里觉得苦闷、消沉,因此导致其它两件事也松懈下来。

就在这时一同修让我转交另一同修十本《九评》,同修不在,其家属随意说了一句:“等到晚上,我出去一会儿就扔完了。”我听了马上说,给我吧,我出去发,因为当时听了其家属的话,心里很难受,觉得真象材料来之不易,应该每一份材料都让它发挥救度众生的作用,就这样虽然心里害怕,但晚上还是很认真的把十本《九评》发出去了。事后,我心里很欣慰,信心也增加了,虽然做的过程有怕心,但比想象的要好多了。

我悟到“怕”是一种物质,在家里越想越怕,自己如果战胜不了它,这种物质会越积越多,反过来会被这种物质牵制,最后很可能会毁了一个修炼人的意志,这不正是旧势力愿意看到和安排的吗,师父说:“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清醒》)我要走师父给安排的路,不能被怕心操控、带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而做真象本身就是在否定它、消灭怕这种物质,就这样我根据自己的情况,一次少做、勤做,每次就十张八张,但我坚持去,同时又加强学法、发正念。

就这样,自己的怕心越来越少,正念越来越强,发真象材料也轻松自如多了,一次发个百八十张也不觉得困难了,甚至有时心态纯正还能主动和陌生人搭话,讲真象了,一同修怕我再次受迫害,劝告我多看书,先不急于做真象,我知道看书的重要,但怕心不是光看书就会自动消除的,就象99年大法遭受迫害时,大法弟子相继都走出来证实法,谁能说当时自己一点怕心没有呢?有的人甚至是怕得心都哆嗦,可还是顶着压力走了出来,相反有些人直到现在还在家里看书,从未走出过,法理也明白,也承认有怕心走不出来,但总是无可奈何消极等待、观望,抱着侥幸心理,好象怕心有一天通过在家的所谓学法会自动消除,和做的好同修相比差距很大,但我有信心使自己的正法之路越走越正、越走越好,使差距逐渐缩短,直至跟上正法進程。

我真心希望受过迫害的同修,请不再消沉下去了,让我们重温师父的话:“大法弟子们已经走过了那么艰苦的岁月,我希望大家呀走好最后的路,珍惜你所走过的路,未来的一切都在你们证实法中体现出来。”(《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