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去怕心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12月5日】我是1996年12月28日得法,也算是老弟子了。但是由于放不下执著,以及旧势力邪恶的迫害,曾经走了很大的弯路,直到去年10月份才从监狱里回来。如今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无私帮助下,在学法的精進中,又从新回到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三件事的行列中来,弥补在邪恶的迫害下对法造成的损失。

我从一开始的委屈、失落、消沉、埋怨,甚至有对师对法不敬的想法和念头中,从不想看《明慧周刊》、不想做大法弟子的事,到现在盼望见到《明慧周刊》,盼望从同修文章中找到差距,不断修正自己的过程中,我也想回顾一下其中走过的修炼过程,和那些修得好的同修比,自己太差了,尤其是“怕”这颗心,而且它是在每个层次中都会时不时的来干扰你的。我今天写一段去怕心的经历。

2000年,我和同修为了能及时看到师父的讲法和经文,两人合买了一台小型复印机,开始做资料。但是由于显示心和欢喜心,还有强烈执著时间等等人心,使得我们这个在本地区比较早建立的资料点夭折了。当时个别同修没有为自己与同修的安全负责,而自己明知这种思想不对,却为了不让同修说“怕”,在警察来敲门时还在开着机子印资料。虽然后来已经把机子转移了,但好好的一个资料点只办了几个月就被邪恶破坏掉了,几个同修都被抓進了监狱,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当时学法很肤浅,头脑中正念不足,好象大法弟子证实法是给别人看的,特别是还要给邪恶看的,邪恶和旧势力怎么能不钻空子呢?!

后来在看守所里,许多大法弟子每天集体学法、背法,对师父讲的法理有了更深的理解,坚修大法、维护大法的心更坚定了。一天晚上,16名大法弟子集体打坐,炼神通加持法,看守所副所长在窗户外大喊:“不许炼了!”结果同修们谁也没有动摇,甚至连眼睛也没有睁。恶警副所长打开铁门,手掂着电棍大喊:“别炼了,都给我把腿拿下来!”边说边去推一同修,推倒了同修又坐起来,坚持炼功。

这位同修就坐在我身边,当时我心里真有些怕,但我心里想:“你电吧!电会回到恶警你的身上,让它反过来电你!”这时恶警就拿电棍电我身边的同修,只听见电火花“啪、啪”直响,而同修一动不动,就双手结印,坚决抵制恶警的迫害,他们一看动不了同修坚定的心,就气急败坏的喊:“要炼就都给我出去!到外边!”

当时正是北方的数九寒冬哪,院子里滴水成冰,同修有的只穿一条秋裤,有的没穿袜子,有的没穿棉袄,这对我们16名大法弟子真是个考验啊!当时这名被电的弟子没有动,大家也都没有动,这时恶警就喊男犯人来,准备把同修都拖到院子里去。我前面的同修站起来走了出去,后面几个同修也纷纷跟着出去了。那恶警本来想镇住大法弟子,但是大法弟子没有“怕”。我当时还在犹豫:“这么冷的天,出去冻一夜怎么得了?不死也得脱层皮。可是怎么能被邪恶吓住呢?这时铁门已经“咣当”一声关上了,出不去了,就在我有想出去的这一念时,只听“咣当”一声,铁门又开了,恶警高声喊:“谁还出去?赶紧来!”我和另一名同修立即跳下床,冲了出去。

13个人在地上结冰的水泥地院子里齐齐地坐了两排,盘腿打坐,口中背诵大法,整个看守所的犯人都被这壮观的场面震惊了,所有监号的窗口都趴满了人。

恶警气急败坏的大叫着:“给我拿铁笼来,把带头的给我关起来!”那个铁笼子特别邪恶,把人关進去,蹲不下也站不起来,是他们用来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这时,忽然从另一女监室传出高声呼喊:“铲除邪恶!窒息邪恶!”(那时还不知道发正念的口诀)恶警一听,吓得赶紧跑去找喊口号的同修去了,接着男监号的大法弟子也大声声援,整个看守所都沸腾起来了,恶警一看,赶紧找了个借口把13个大法弟子全都送回屋里去了。

这场正义与邪恶的大较量中,是我真正第一次去怕心的修炼过程,当时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真的是让邪恶胆寒!它们根本想不到大法弟子敢于在那么冷的天出去炼功。回来后同修们互相切磋,有的弟子说为什么我们坐在地上,身子却不停的哆嗦?是冷吗?也不是那么冷呀。我悟到,那不是我们自己在哆嗦,是身体上那些“怕”的因素在哆嗦,是它们要被销毁掉了才哆嗦。

通过这次抵制邪恶的正邪较量,我们的怕心去了很多。同修们回来后,同室的犯人们说:“你们法轮功真心齐,真了不起!我回去也要炼法轮功呀!”

后来在法庭上非法宣判时,我们几个同修一直在法庭的走廊里齐声背诵《论语》,《洪吟》,好多警察都瞪大了眼睛静静的听,谁也没走出来制止。在宣判时,“法正乾坤,铲除邪恶”的口号声一直不断,甚至根本没听见邪恶在法庭上的胡乱宣判。当时喊口号时,内心也有怕,担心那么多警察打怎么办?但是一想,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干什么来了?!我们不就是证实法,维护法来了吗?特别是看到法庭内外有那么多世人时,心想怕什么,一定要让世人知道真象,知道法轮功是遭迫害的。我们没有罪,是江××邪恶集团镇压善良的大法弟子,是它们肆意践踏法律!

所以从警车开到法庭门口,一直到开完庭,几名大法弟子的嘴就没停过。这在当时邪恶还很猖獗的时候,对大法弟子是多么大的一种考验啊!同时对邪恶也是一种强大的震慑。(后来在邪恶放开庭录象时,根本就没敢放当时的声音。)

经过几次这样面对邪恶修去怕心的考验,我觉得自己的怕心越来越少了。记得有一次,为了纪念师父2001.5.13的生日,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修炼法轮大法无罪!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法正乾坤!铲除邪恶!”这高亢的声音响彻看守所静谧的夜空,唤醒了多少误在迷中的世人,镇住了多少被邪恶操控的恶人,甚至有人给予了大声的回应:“法轮大法好!”把邪恶吓得魂飞魄散!

在监狱里我没有忘记大法弟子的使命,不管是警察队长、科长、甚至监狱长,有机会就给他们讲真象讲,利用各种形式讲。给家人写信,他们不给我往外发,我就利用写信讲真象,他们让我上学习班洗脑看录象。我就按照批判世界真正邪教的条款一一反驳邪恶强加给我们的谬论,揭露邪恶的真面目。

有一次,凤凰卫视主持人窦文涛来拍摄一个诬蔑大法的节目,他们问我有什么感想,我告诉他们这样的节目除了暴露节目主持人的人格低下之外,什么也说明不了,更难动摇大法弟子的心了。结果以后这个节目他们就再也不放了。

监狱里的警察因为受了江××集团的造谣和蒙蔽,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法轮功,他们甚至跟我说以为电视上杀人放火都是真的呢。我告诉他们,那都是栽赃陷害!你看我们法轮功弟子哪个不是善良的好人?他们无言以对。经过了三年时间他们为了转化我,不得不每人向监狱要了一本《转法轮》

师父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大法弟子只要有一颗坚修大法的心,坚信师父的心,邪恶耍尽花招也动摇不了你。可是如果你有一个怕心、一个执著不去,也许就会前功尽弃。每个摔了跟头的人都是因为有怕心而让邪恶钻了空子。就拿我来说吧,我被邪恶钻了空子的原因是:“人家修的那么好,吃了那么多苦,都转化了,难道就我一个人对吗?”自己不敢坚持了,就这一念使我栽了跟头,想起来都很痛心!

我经历了一段很消沉很痛苦的过程,但是师父没有丢下我,同修没有歧视我,使我在法的指引下很快跟了上来,赶上了正法進程,特别是《明慧周刊》同修们的切磋文章,对我促進很大。不能趴着不起来,不要老去自责,赶快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赶快跟上正法的進程。回来后我渐渐去掉许多心的,比如说:沮丧心、委屈心、孤独心、寂寞心,执著于男女的情心,一切心又都来了一个过儿。

现在我就听师父的话,修好自己,发好正念,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学好法,多学法。只有法才能指导我们不断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