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世人是师父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

【明慧网2005年2月1日】我是1998年开始得法修炼。当时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从右腿下肢骨头里排出黄水来,脚肿了,但每天早上。还是坚持去炼功点炼功。我知道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排出去坏东西,是好事。

因我以前右腿风湿很严重,从头到脚经常疼痛难忍。手脚、脸浮肿,常年吃药、打针、电疗等都不管用。在我炼了法轮功之后,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慢慢做到了师父法中对我们的要求。我所有的胆结石、气血弱、三岔神经痛、常年低血压等疾病都不翼而飞。我的头不昏、眼不胀痛了,心明眼亮,冬天出门不戴帽、不包头巾,身体的状况是健康且轻松愉快,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甜头,使我修炼的念头更坚定了,处处都按“真善忍”的标准去衡量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从此我就走到哪讲到哪,现身说法,证实“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经文《证实》一文中,师父说:“那么做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弘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当自己的路走正了的时候师父什么都帮我们做了。

然而,就这样的好功法,却因为江××的妒忌,遭到疯狂镇压。江氏集团逼迫按“真善忍”去做的好人“转化”,强迫好人违背道德良心。使我们正常的修炼环境没有了,尽管如此我在家同样讲自己的亲身体会。

2001年在同修的带动下我走出家门去面向世人用传单、光碟讲真象,贴不干胶等方式揭露邪恶谎言。同年10月的一天晚上和同修约好8点到10点做完,就在这天同修被抓了,可是这并没有吓倒我。我还是经常出去做。特别是看了师父经文在《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一文中讲到“在讲清真象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所以,每个人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外都在主动的找工作去做,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象的对象,讲清真象中体现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与救度世人。”我知道自己的责任是伟大的,众生在等待着我们去救度。

2001年7月是我难忘的。那天下午5点左右敲门声响了,刚把门打开,没来得及看清是谁就闯進6、7个恶警,说因为我“炼法轮功”要搜查,真是土匪進家,翻箱倒柜将所有大法的资料搜出,并扬言说:“判你15年徒刑”,当时我心里想,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做好人没错。这时我女儿回家,看到此情景吓得哭了,我安慰她说没事,我身体好,能吃苦,到公安一科后看到还有5、6个同修也被抓了。家人为救我出狱共花钱近万元,从此全家老少背上了沉重的精神和经济负担。给我的全家造成了很大的痛苦。这还不罢休,恶警经常打电话骚扰,搅得全家不得安宁。亲朋好友为我担心,儿女与老伴为我提心吊胆,这样的日子何时了结呢?不论打压怎样残酷,都不能使修炼人动摇。因为“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师父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我们是正法修炼,是放弃世间一切得失的,为了我们的誓约,为了救度众生,我们坚修到底!

2001年师父发表了正念除恶的口诀,这下我就胆大多了,根据自己的时间安排,都是早上5点发完正念提起资料就出门了,每次都是几十、几百份的发出。由于一思一念都在法上,一边做一边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背“威德”等师父的法。所以每次去都很顺利,一个多小时就回家了。

2002年的5月,一天,我到城郊的农村去做,正在电线杆上贴一张不干胶,突然一束亮光直射过来,一个男子正在看,他说搞了半天这是你来贴的呀!我说是的,这些都是好事,是救度你们的,他拿手电照我走,我心里默念着请师父加持,排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就没事了,我做完后才回家。

2003年的一天我拿着真象光碟去某县城洪法,本来想拿“梅花诗”在前、“见证”在后的内容(因世人迷的太深,加上江魔头的弥天大谎,一听到“法轮功”都怕的要命),而家里的光碟是“梅花诗”在后、“见证”在前的,师父为了我的心愿,帮我圆容了此事。拿出一放就是梅花诗在前的。而拿到另一家去放时,又是见证在前,我大吃一惊。随后悟到这家的女主人曾经是得法修炼过的,在打压迫害中害怕不敢炼了,但每次我拿资料她都看,她家里的人也很赞同大法。我回家后把出现的神奇告诉老伴,他也惊呆了,我感动得流泪了,我说师父太慈悲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在人世间送送传单资料给世人看,让世人明白真象得救度。

我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虽然没有多少文化,但是师父给了我大法的智慧,遇到危难时我就是正念否定。我所住的家属楼基本上我都讲过真象,我用实际行动表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范,家属楼的公共卫生从六楼到一楼我坚持打扫,遇到所有能讲真象的机会都不放过。我所退休的原工作单位是在另一县城,我知道那里也需要我去救度。我经常是头一天晚上拿一包真象资料去那里的一位常人家住一宿,第二天凌晨去发,完事后就回家了。那位常人通过我的讲真象,对大法非常支持,正好给我证实大法提供了方便。

家里的老伴不修炼,通过我的亲身验证使他不但支持大法,而且还帮助做大法的事。每当邪恶猖狂时为了我们整体的安全,他主动利用各种形式将资料送到功友的手里。遇到不了解大法的世人,他就讲真象,讲不好时就带回家让我来讲,或者看真象光碟,使其明白真象得救度。由于邪恶的迫害,使我们没有一个正常的学法切磋环境,老伴热心而又心正的说可以到我们家来,因此我家成了一个同修交往的场所,无论遇到哪位同修来家他都主动热情的接待后自动离开,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轻松愉快的环境。一天,公安来叫门,我没有在家,老伴不给开门,结果恶警走了。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通过我们的讲真象洪法,又有很多新学员得法,为了让他们能正确的学师父的大法,我们分别成立了学法小组,这样不但使新学员正常学法,而且对那些有怕心、不敢出来的和一些学法不精進的老学员,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走出来的同修已是越来越多了,现在我们这个地区的助师正法的洪势已是势不可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