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讲清真象,苦点累点也值得


【明慧网2005年2月11日】我家住在松原市郊区,我和爱人都是工人,因工厂倒闭,我和丈夫同时下岗,当时生活非常困难,后来丈夫打工每月工资320元,勉强维持一家人的生活,随着岁月的流逝和生活的压力,我的身体已经是疾病缠身,病痛折磨得我面容憔悴,身体虚弱,心里苦恼极了,每天一把一把地吃药,原本困难的家庭维持生活还勉强,要花钱治病,买药就更困难了,就在我忍受病痛极度痛苦的时候,九九年三月,通过亲戚给我介绍了《转法轮》这本宝书,从此我有幸得大法。当我学法炼功半个月后,奇迹出现了,我的身体发生了巨大变化。病痛消失了,身体哪都不疼了,走路一身轻,亲戚、朋友和邻居们看到我身体发生的变化都说:你比以前胖了,脸色好看了,比以前年轻多了,象换了个人一样。后来我无论看到亲戚、朋友以及我周围所有的人就讲,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法轮大法好!同时我的心情也格外激动,精神上也有了希望,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人了,我懂得了人生的真正目地是什么,懂得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和返本归真的法理,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当我学法炼功精進的时候,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许多学员为了说句公道话,为了证实法轮大法好,纷纷走上了天安门,去了信访办,从此我也走上了证实法的路。

二00二年五月二十六日,我正在家学法,在我居住的管辖区派出所所长、副所长带着两名干警到我家找我,丈夫说我不在家,当时我在屋里听到他们的对话,心想,可不能配合他们,于是我就跑到别的屋里躲起来了,第二天早上我在师父的呵护下,马上离开了家,果然早上八点钟有四名干警找我,他们看我不在家就扬长而去。

我在外面流离失所一段时间又回家了,有一天在睡梦中师父点化我:我家外面刮起了狂风暴雨,房上有两个大窟窿,眼看房屋要倒塌,我从梦中惊醒,心想这是师父在点化我,我悟到离开了家,果然,在两天后几名恶警突然闯入我家,進屋就翻,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他们翻出一本《转法轮》又拿走了孩子听的磁带和光盘,把我丈夫也带走了,带到派出所关了一天,扬言说非让我去才能把我丈夫放回来,后来他们抓不到就只好把我丈夫放了。从那以后,每到敏感日期,这些恶警就去我家骚扰,搅得我们全家不得安宁,至今我们全家都在外面找房居住,有家不能回。

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我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讲清真象,做我应该做的一切。

一次我去农村送真象资料,边走边往居民区院内放资料,当我走到死胡同往回返的时候,有两个中年男子,手里拿着资料走到我面前问:这是你扔院里的?我没吱声,那人又问:你往院里扔这东西干啥?他随手从兜里掏出一个证来威胁我说:我是警察,我往前走几步仔细地去看他证件,到底是不是警察,他看我没怕他就说:算了,你走吧。我说你看看资料就知道了我是为了你好,为了你的家人好,我是在救度你们啊!

还有一次,我和另外两名同修去老家挂横幅,送资料。同修A正在挂横幅,从居民区走过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急匆匆地進了屋,这时A同修已经走远,我正好来到了挂横幅的树下,忽然从屋里出来一男一女走到我面前拦住了我的去路,和我纠缠不休,问是不是我挂的,当时我不慌不忙心里发着正念说:你想干啥,咱们都是一个屯的,他说谁跟你一个屯的,你姓啥?我说你姓什么?我俩互相看了一下,他说我怎么不认识你,我说我也不认识你,我心里默念正法口诀,然后我照他肩膀拍了一下说:你们回去吧,他们灰溜溜地走了。我心想,只要我正念强,一切为了别人好,这难关就一定能闯过去。

二00二年春天,天气刮着大风,我和同修三人去长山电、化两厂家属区送真象资料,在师父的呵护和帮助下,我们把一千多份真象资料安全地送到了每个单元的每家每户,从一楼到七楼每个人走了二十几个单元,使家家户户都能看到真象,虽然我们很累,甚至连中午饭都没顾上吃,但是我们为了救度众生,讲清真象,苦点累点也是值得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