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跟师父、我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5年2月12日】

尊敬的师父、各位同修:

大家好!在看到明慧网向大陆大法弟子征稿的通知后,我的心情非常激动,非常想参与到证实大法的这一部分中来。由于后天形成的思想观念,认为自己的语言组织能力差,并且也没有其他同修惊人的修炼过程,所以迟迟未动笔,以致错过了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心中非常难过。但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没有落下我,一直点化弟子,鼓励弟子,于是我鼓足勇气,否定后天的观念,拿起笔来揭露邪恶,与同修共同交流一起精進。

一、喜得大法、我感到了人生的喜悦

我是一名大陆农村的大法弟子,从记事起就在饥饿、贫穷和疾病中艰难度日,加之我的争斗心大,名利心强,身体状况每日愈下。婚姻也没有给我带来太多的改变,家庭琐事、婆媳关系竟然让我痛苦不堪,年纪轻轻已是百病缠身,眼睛整天眨着看不清东西,耳朵发胀听不清声音,浑身都不舒服。想想自己天资聪颖,一腔抱负,理想都被现实击得粉碎,更加上火。难道我的一生就这样绝望了吗?后来,又把精力放在算命、看风水上,到处奔波,钱花了不少,都无济于事,迷茫的生活伴我走到了40多岁。

1998年元旦开始,我的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的身体得到了健康,我的迷茫与痛苦烟消云散,从此,我感到了人生的喜悦,生命原来如此美好!——因为我喜得大法啦!

在我读宝书《转法轮》第一遍时,就被师父的话深深折服,触动最深刻的一句话就是“我给大家讲这样的理,常人不能够认识到的理,你看你啥都行,你命中没有;他啥都不行,可是他命中有,”那颗在常人中苦苦相斗而又伤痕累累的心顿时得到了答案,在大法中我终于豁然开朗,师父还说:“能够达到真正解脱的目地,就唯有修炼!”那时候心中就非常敬佩和感激师父,我对自己说:这么好的功法一定得好好修炼下去,每次集体学法、炼功我都积极参加,大家互相切磋,互相交流。“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洪吟》<实修>)

二、邪恶迫害

1999年7.20,江××这个流氓恶魔,不顾亿万民众的期望,以小人之妒,凌驾于法律之上,对法轮功这么好的功法实行了惨无人道的血腥镇压。各地派出所“610”邪恶恐怖组织,对广大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進行了疯狂的洗脑迫害。镇派出所恶警挨门逐户收缴大法书及资料,并强迫学员在“保证书”上签字。当时,我们村30多名学员只剩下几个了,我们在一起学法切磋从未间断过,反复学习经文《大曝光》《为谁而修》我们更加懂得了有师在、有法在、不用怕。

2000年7月初,派出所所长带领几个恶警又窜到我们村,把我们叫到大队办公室,问我们现在还炼不炼法轮功,我们的回答是:这么好的功法当然要炼。第二天,也就是7月10日,我们还为自己的回答感到满意而坚定自己的信念时,恶警再次闯入家中,让我们跟他走一趟。家人(我的丈夫)问:你们要把她带到那里去。姓白的所长说:“不用怕,一会儿就回来。”当时,我们认为这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我们学法是为了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他能把我们怎样,就这样,我们被邪恶钻了空子,配合了邪恶,跟着上了警车。没想到它们在没有任何理由、任何手续的情况下,竟然直接把我们押送到拘留所。

拘留所这个黑窝里,关押了满满的不属于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我们一進门就双手背后铐着,被吊在院子中间的三根柱子上,只有脚尖点地,一吊就是好几个小时,真是疼痛难忍,还误认为这样可以吃苦消业,所以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里关押的大法弟子吃尽了苦头。时值盛夏,每天都要在40多度高温下,光着脚、挽裤腿到膝盖,在院子里粗糙的水泥地上爬。恶警邢建平、王晓东还有姓慕的女所长坐镇,几个小恶警寸步不离的监视、迫害我们这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炼人。爬不到一圈膝盖就磨破了皮,每爬一步一个血印,脚在地上拖着被高温下的水泥地烫起了水泡,汗珠不停的流,那迫害方式惨不忍睹,见证了邪恶的惨无人道。同修之间互相鼓励着。晚上,邪恶之徒强迫我们在院子里弯着腰、两腿崩直、两手尖放在脚尖上,做的姿势不符合邪恶的要求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这样一直到凌晨3点钟才让我们睡2个小时,不服从邪恶,晚上就双背反铐吊在黑暗处喂蚊子。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加上人心太重,难以忍受非人的折磨,第十七天,违心的向邪恶妥协了,写了不炼“保证书”配合了邪恶。他们又逼家人拿5000元钱外加700元伙食费,亲戚邻居帮忙凑够了钱,又关了18天才放我出来,被邪恶钻了空子,倍感愧对师父、愧对大法。

三、牢记师父教诲、用理智证实法

从拘留所回来后,师父的经文《理性》早已发表,与同修学习切磋后,知道自己是配合了邪恶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给我们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于是,我们顶着重重压力,再一次走到一起集体学法炼功、整体提高,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的路。镇派出所还经常到家骚扰,10月1日镇政府姓刘的镇长、派出所在村书记的带领下来到我家,我正在捡花生,丈夫说:“屋里坐”说着就往屋里让。我想老这样没完没了的干扰也不行,大法也有威严的一面,于是我严肃的说:“不能到屋里来,有事就在外边说吧。”姓刘的镇长说:“国庆期间又有法轮功到北京,我来看看。”我说:“你们人也抓了,钱也罚了,还看什么。”他刚要张嘴说什么,我又接着说:“往后再不允许你们到我家来骚扰,杀人放火你们不去管,专管好人算什么本事。”没等我说完,他们就急匆匆的走了,再也没来过。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正念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我们学法小组在一起交流切磋后,一直认为讲真象要从支部、村委开始,只要支部、村委的人明白了真象,不反对法轮功,我们给村里人讲真象就没有干扰,就好讲。大家分头行动,我去村支书家,一路上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铲除干扰书记及其家人明白大法真象的另外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因素。初次讲真象效果不佳,后来,我每隔几天就去一次,每次都先发正念清除黑手、烂鬼的干扰。在师尊的慈悲指引下,开启了我的智慧,我一一解答了他们一家人的种种疑惑和不解,使他们一家人明白了真象,并且主动跟我借大法书看。明白了真象后的支部和村委干部,在公安局、派出所再到我们村找大法弟子的麻烦时,都由他们给予协调,从此不再让邪恶到学员家干扰。

四、营救同修、发挥大法弟子的整体力量

随着正法的推進,我们助师世间行,助师正法、讲清真象比较顺利,大家时时刻刻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积极做好师尊要求做好的三件事,可是方方面面的干扰还是有的。2004年元旦,邻村一同修在贴真象标语时,被恶人举报,同修被劫持、罚款4000元,不打收据、毁灭罪证。后来又多次抓捕该同修没有得逞,被迫流离失所。2004年6月8日凌晨5点,荣成市以邢建平为首的邪恶烂鬼展开全市大抓捕,我们镇就有多名同修被抓,它们对大法弟子疯狂的抓捕关押、洗脑迫害。这是邪恶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我们大法弟子集体切磋,一致认为:我们应该发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整体作用。一方面,我们整体发正念铲除黑手烂鬼和到市区近距离发正念;另一方面,我们协同一同修80多岁的双亲;另一同修的丈夫、嫂子、兄弟媳妇和大法弟子一道共同到转化班要人。十天内我们去了三次,给邢建平一伙讲真象、揭露邪恶,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五、讲真象、救众生、随机而行不拘形式

五年多来,我不管走到哪里,真象传单、光盘都随身携带,如赶集、走亲串门,我始终把握机会,尽量将真象讲给、传度每一个有缘人。2004年8月8日,我异县的外甥女考上大学家里要请客,我就和另外两个妹妹、父亲商量,(我们全家人都是大法弟子)这次是讲真象的最好机会。一个妹妹说:“他家真不好讲,都是国家干部,受江泽民毒害太深了。”为不落下每一个有缘人,我们决定还是要讲。在酒席桌上,大家还没唠上几句家常话,我就把话题转到法轮大法修炼上来。这时,我异县不修炼的妹夫马上抢着说:“今天是女儿考上大学、大家相聚是个高兴的日子,吃饱喝足就行了,不要提别的事(指讲真象)。”二妹妹接过话题说:“那不行,我们来助兴、更重要的是为了使你们都能够明白迫害的真象。咱们都是一家人,法轮大法这么好,你们在座的还不了解;你们只听江泽民邪恶集团报纸、电视一边倒的谎言。”我们就从师父92年传法叫人向善、做好人、做更好的人说起,现在大法已传遍60多个国家,“法轮大法好”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又从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编造天安门自焚案、傅怡彬杀亲案等伎俩,蒙蔽不明真象的人们,煽动仇恨,到江贼拱手出卖国土讨好俄罗斯。我们讲了很多很多,回答了在场人的种种疑问。当他们明白了真象后都说:“噢、原来是这么回事,这几年我们都被江泽民给耍了。”这时,妹夫笑着端起了酒杯说:“来、为大姐给咱们讲了这么多、为她的辛苦干杯。”我接着说:“为大家明白了真象干一杯。”(以水代酒)大家在明白真象后的欢乐气氛中结束了酒宴。我又去给当镇长的弟弟、和弟妹讲真象,告诉他一定要善待大法弟子,明白“法轮大法好”就会得福报。他连声说好。并送给他真象光盘,他很满意的收下了。我们姊妹几个会心、高兴的笑了。

六、正念法力捣妖穴、進京近距离正念除魔

面对明慧的报道、弟子切磋的文章,我们认为大法弟子要形成整体、发挥整体力量。“正念法力捣妖穴”(《洪吟(二)·围剿》)。我们决定進京近距离发正念,与北京大法弟子形成有力的整体,让邪恶全部解体。秋天,地里农活特别忙,一般来说在这紧张的收、种季节是很难脱身的。可是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一定要把师父说的“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为己任,把大法摆在首位。于是把我的想法告诉了丈夫,他看我决心很大,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说:“要我注意安全。”在这里顺便提一下我的丈夫,(他不炼功,是个普通农民)我为大法所做的一切,包括接送资料,不管是三秋、三夏从不反对我,不耽误我。总是说:“这是大事、快走吧,活、我慢慢干,一定要注意安全。”有时资料多我拿不动,他就帮我搬。这次去北京多亏他开车,(手扶车)把我们二人送到十几里外的车站,要不就赶不上班车了。

经过17个小时到达了北京站。一路上我们背法、发正念,下车就发送真象资料。我们是从农村来的,不熟悉北京的地形,老是在胡同里转悠,结果每人100份资料还没有发完,就被便衣恶警发现,我和本村同修摆脱跟踪,另两名大法弟子被恶警带走,这给我们原来的计划全部打乱。我俩从来没出过远门,去天安门广场往那走一点也不明白,我俩商量:即便没有同修在身边,还有师父指点,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们一定能到天安门。当我们问一女士,到天安门广场怎么走?她说:“你们快出京啦!不要再向外走了”并告诉我们怎么走。谢过那位女士,我们顺着她指的方向走,坐上了342公交车直达前门站口。我默念师父的经文《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不觉就到了天安门广场。我环视了一下四周,不禁一阵心酸:这象征着中国的一个广场,五年来竟成了邪恶迫害好人的战场!此时此刻,我请师父加持弟子,用我修好的神的一面的威力,把师父赐予大法弟子的十六字正法口诀,打到北京城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空间场,让黑手烂鬼全部解体销毁。我们沉着有力的在广场中间静静的坐着发了一小时的正念,再就是一个整点换一个地方发正念,其余时间,我们围着广场边走边发正念除魔。广场上的人特别多,一会儿有人吆喝着照相啦,又有人吆喝着参观这、参观那。当时我们的心真的做到了“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转法轮》)我就是進京近距离发正念参与正邪大战除魔捣妖穴来的。我哪也没去、哪也不去,“难得欢心看风景”(《洪吟(二)·留意》)。

下午,我们离开天安门广场去车站,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的返回,继续投入到我们正法的洪流中来。

修炼过程中,还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离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相差很远,今后我一定努力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好的三件事,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因水平有限、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