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大法弟子在常人中党员身份的思考


【明慧网2005年2月20日】前言:我从来不是共产党员。近日交流时,一位同修对我启发很大,在此把同修与我的观点综合整理出来,纯属个人看法,谨供参考。希望集思广益、互相补充,共同提高在法理上的认识。

大陆民众长期受共产党愚民教化的影响,特别是经历过对共产主义万分向往的年代的人们,感情上更容易不想认清共产党残暴、邪恶的本质,被种种固有观念所困,这将给他们正面了解法轮大法真象造成障碍,甚至可能由于对其党的盲从和愚忠而参与了对真、善、忍的迫害,助纣为虐犹不自知,给自己的生命和未来带来巨大的危险。

从转载大纪元网社论《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始,明慧网刊登了多篇学员文章,如11月30日的《更加纯净自身,清除共产党幽魂的一切微观因素》等。真是如师父《读学员文章》诗中所言:“利笔著华章 词劲句蕴强 科学满身洞 恶党衣扒光”,这些一针见血的文章极大的帮助了人们破除头脑中被共产党一贯的谎言所蒙蔽、毒害的因素,其中包括相当部分的大法弟子。

许多大法弟子是共产党员,有些年长的大法弟子甚至参加过红军、为共产党打下江山立过汗马功劳,曾对其党描绘的某主义蓝图有过那样的崇拜,在其党的欺骗伎俩下把老一辈革命者善良、坚强的传统天性当成了“共产党员的党性”,因此难免残存对党的感情,而且,某些惯性思维已经变成了意识不到的自然和观念。

在99年迫害之初,有些大法弟子很强调自己是党员、甚至是优秀党员的身份。我知道,同修的出发点是想从这个角度证实大法,让邪恶诬蔑大法“反党反社会”的谣言不攻自破,让世人知道大法弟子在哪里都是好人、都很出色,同时避免世人误解我们“搞政治、和党争夺群众”等 ……

但亲历数年的血雨腥风,我们都应该对这个问题的本质看得更清楚了:连老百姓都越来越明白所谓的“共产党员”或“优秀共产党员”并不能等同“好人、出色的人”,这种装潢出来的虚伪标签根本不是衡量人的标准,这个角度也决不配用来证实大法。

修炼人的道理来讲,共产党是旧势力为在今日迫害大法故意制造出来的邪恶幽灵。每个事物能在宇宙间存在,都需要维持它的因素,对共产党及其主义而言,这种所谓的信仰也是需要“信众”的,每一分“信”都在加强它的生命。反映到人的这层空间,当东欧和亚洲各国人民都被其假理迷惑得热血澎湃时,它的势力空前强大、不可一世;当真正相信其党和主义的人日渐绝迹时,邪恶是心惊胆战的,即便明知剩下的人大都是为了捞取政治资本或者仅存表面形式,也要拼命拉拢住这些凑数的人,因为从另外空间看,这种虚假的党员人数并不虚假,它实实在在的支撑着其党苟延残喘的老命,众多的细胞组成了它庞大的身躯。

因此也就不难理解江泽民邪恶一伙为何如此惧怕真修向善的法轮功群众了,非欲除之而后快。表面上是江氏妒恨法轮大法受到广大民众的衷心喜爱,其党的“假、恶、暴”成了法轮功“真、善、忍”的大反衬,因此要效仿毛氏打倒一批人以树立个人权威。但背后真正的原因之一就是,它确确实实对超过共产党员人数的世人接受法轮大法而感到极度惶恐,尽管这些都最善良祥和的百姓。

法轮功是修炼,根本就不参与或反对人间的任何政治势力,但通过法理和修炼,被无神论毒害多年的人们明白了神、佛是真实存在的,懂得了善恶有报,更加不愿听从其党的玩弄和暴力煽动,不再加入其组织,这对它们真的是致命打击。

四年前我曾听到一位大陆常人听众在某中文电台热线里,愤怒的谴责马三家劳教所把十八位女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的罪恶,他表示“共产党才是真正妖魔化中国的彻底的邪教组织!完全符合它诬蔑法轮功时的所有邪教特征!”越来越多普通民众都在清醒、觉悟。

每个顶着“共产党员”帽子的人,都是这个真正的邪教组织的一粒子,尽管大部分是所谓名义上的,但都在或多或少的助长了它的气焰和生命力,如果所有人都断绝了与它的连系,它就立刻瓦解、消亡了。这些黑乎乎的沙子里掺有那么多还保留着“党员”头衔的大法弟子,又算怎么回事呢?那不是闪闪发光的真金该呆的地方。

从常人角度来讲,共产党本质特征就是无神论,修炼人都是信仰神存在的,并不符合其党的起码要求,况且邪恶一直明确叫嚣着:“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不准修炼法轮功”。当初由于种种原因加入了其党,但现在早已不是无神论者,当共产党和江氏互相利用来迫害大法的时候,相关的同修们是否应该郑重的考虑自己“党员”的身份呢?

曾向有党员身份的同修提到这个问题,该坚修大法的同修说:“我就等着它(共产党)开除了。”时至今日,我们是主动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不再消极被动的承受迫害。用常人的话说,离开共产党组织是信仰不同的自由;从高一层理上看,是与这个真正的邪教团伙彻底断绝关系,不给它任何借力和喘息的空间。

当初我是共青团员,第一次被非法抓捕时,邪恶问我什么是团员,我还傻乎乎的按照从小学校灌输的“共青团员是共产党的助手和后备军”回答了一遍;第二次被捕时,我对此问题已有了進一步的理解,当邪恶之徒又大声呵斥我身为团员怎能炼功时,我说我不是团员,它简直暴跳如雷,说我档案里写着“团员”呢,我平静的说:“当政府宣布党员、团员不准炼法轮功的那一刻,我就退团了,我选择法轮大法!”邪恶当场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嚣张的气焰立刻完全消失。

时至今日,看清了共产党对大法的这场残酷迫害及其邪恶本质,“我是共产党员”这句话还能说出口吗?还能承认这个肮脏头衔的存在吗?

我不是党员,但深深理解如果真的主动退党,同修的压力一定不小。我只是从法理上谈谈个人看法,认为主动否定自己的党员身份和“等待开除”、“在心里脱离其党组织”是不一样的。

顶着党员头衔,维持的不仅是表面形式,比如每月都要交纳党费。共产党号称有六、七千万人,如果平均每人每月交十元党费(据说党费是按月工资的百分比固定交纳,收入越高交得越多),那么就是六、七亿人民币!不论是用作所谓的党员活动经费,还是不明不白的流入“有关机构”,这些定期源源不断的巨款都是支撑这个邪教组织的血脉。

据说,六个月不交党费就算自动退党(对钱如此赤裸裸的索取),不知可否作为同修脱离其党的途径?当然抓紧时间用化名、笔名、简称等写个退党声明发表,可能是更直接表达自己的决定和有案可查的方式。

在此仅仅表达个人观点与同修们商榷,不足、不当处殷盼圆容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