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退党、共青团、少先队有关事宜与同修切磋


【明慧网2005年2月20日】读了师父近期的经文,感到声明退党、共青团、少先队等共产党一切组织是摆在过去执著该党的大法弟子及所有参加过该党、崇拜该党的世人面前的最必须要做的一件大事,而且时间很紧迫了。

我个人体悟到,虽然有些世人(指曾参加过共产党及其它组织)现在已明白大法真象,但是如果不声明退党、共青团、少先队等共产党一切组织,仍然面临着被淘汰的危险。如何让这部分世人声明退党、共青团、少先队等共产党一切组织,摆脱共产邪灵的控制就成了大法弟子目前要做的一件大事;否则我们前面做的讲清真象的事情可能前功尽弃。为了世人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积极的动员亲朋好友声明退党、共青团、少先队等共产党一切组织。

对那些已发表过声明退党、共青团、少先队及共产党一切组织的大法弟子及世人来说,因为有一部分(主要来自中国大陆)不是通过真实姓名发表声明的,这也是为了免遭恶党的迫害。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譬如一个学生发表了声明退出了少先队,那是不是在上学时就不要再戴红领巾(“少先队员”的标志)?中国大陆学校规定只要是少先队员就必须每天佩戴红领巾,我知道有的学生早晨从家里出来忘记戴红领巾,就花一元钱在学校门口附近小商店买个红领巾戴上。

我有一个亲戚A,目前的工作是在一个市直机关做专职党务工作的,A也发表了声明退党,为避免受到迫害,用小名发表的退党声明。A虽然是做党员的组织发展工作的,但A经常劝说别人不要加入共产党。A给我讲过这样一句话:当她从前任B接过党务工作时,B说:“要是能退党,我就退党了。”可见中国大陆这些做专职党务工作的人也是为了生计,违心的做着党务工作。

现在中国大陆正在進行所谓加强党员“先進性”教育,规定每个星期每个党支部要达到一定的学时来学习共产党的理论,还要谈自己的体会,写出心得笔记,发了书籍让党员学,并组织上党课等。如果A还要做这些党务工作是否与发表声明退党有矛盾?是否退党声明就不算数了?在中国大陆当前形势下,要是A从此不参与一切党的活动就会受到迫害,而且A为了生存也做不到立即与共产党的一切组织活动一刀两断。能否只要心里与共产党划清界限,并发表了退党声明就可以了,而表面上走走形式,还可以违心的继续参加共产党的组织活动?神能否认可这样做呢?

在中国大陆有一些身处党政机关的大法弟子,特别是省直及省直以上党政机关的大法弟子,他们要是发表了声明退党、共青团、少先队等共产党一切组织后,是否就不能再参加有关党的一切组织活动了?

我就是一名省直机关的大法弟子,只有少部分同事知道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发表退党声明(不是用真名)后,内心真的不想再参加共产党的一切组织活动,而大陆進行的加强党员先進性教育活动正在全面展开,每个星期都要保证一定的时间進行理论学习,每次党支部学习时,我就发正念铲除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

我只是党政机关的一名科级干部,不要求写出书面学习材料,而处级及处级以上位置上的大法弟子还必须写出书面学习材料,否则不能过关。所以每次参加党支部组织的学习时自己心里一直很矛盾,总是自己对自己说这只是走走形式,我已经从内心与这个恶党一刀两断了,在谈学习体会时,我就从大法的法理上去讲,不讲共产党的理论。不知这样做是否正确,恳请同修们在法理上交流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