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出魔窟


【明慧网2005年2月21日】2005年1月5日去做真象,被吉林市丰满税务小区社区主任等三恶人抓住,将我送到丰满江南派出所。我由于家中有84岁的婆婆患老年精神病需要照顾,几天来学法少,正念发的也少,着急做事心又强,师父几次点化都没悟,致使邪恶钻了空子,

我想既然来到这里就什么也别怕了,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于是我把随身携带的真象小册子、护身符等放在桌子上,心想谁看谁得救。有个警察在看小册子,我说那上面写的都是真实的事,你好好看看吧,还把护身符放在抽屉里。

派出所警察到我家拿走了部分师父近期讲法书、磁带、真象光盘,随后把我带到丰满分局。那个办案的警察说问,这些东西是你的吗?我说是我的,随后就跟他们讲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冒着被抓被打和生命的危险这样做是为了你们,为了和你一样不明真象的人。因为师父告诉我们无论做什么事,都得为别人着想,看到众生被江氏集团造谣、欺骗而毁了他们的生命,我是为了他们好,难道我做错了吗?你们真假不分迫害好人,就不怕遭报?江泽民被绳之以法的时候就是你们末日到来之时,快快醒悟吧。那个办案的说,你先别说了,等我写完了你再说。他只是问我洪法的事,其它什么都没问,他写完了就让我签字,我说没做错签什么字,他说都是你说的,我看写的都是我说的话就签了字,那个警察说今天很受启发。

警察把我送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师父经文《别哀》在我脑中出现,身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到哪里都有你要救度的众生,我一定要做好。

進去后我不穿号服,不吃饭,所长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为什么不吃饭,我说没有犯法,做好人没有错。他说你到这里来就得遵守这里的规章制度,你们做好人不能说在嘴上,你得做好,我们看到了才说好。我知道他在点我,我说昨夜没睡,在反思自己,知道自己有执著,也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以前我也進来过,知道要背监规,我告诉他我不背监规,他说那饭得吃,我们得对你负责,不吃就灌食。我说大法弟子被迫害死的就有1300多人,其中就有灌食死的,谁迫害大法弟子就是迫害他自己,谁做什么事都得自己承担,善恶有报是宇宙的天理对谁都是公正的。他提到“自焚”,我又把几个疑点给他们解答,他们的态度改变不少。管教还告诉一个常人给我大米饭吃,我没吃。

晚上我打坐一个多小时被管教发现,不让我做,我没理他继续做。他骂骂咧咧的说明天给我上刑具,全体上坐,从早上7点坐到晚上9点。全屋的人都没有睡好觉。有一个小女孩说,法轮功好,好什么好,修“真善忍”我看最恶、自私……,屋里说什么的都有。我的心里很平静,就向内找自己。第二天所长、管教都来了,说全体上坐。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我炼功。我说我是修炼人到哪里都得炼功。他说到这里来的一个也没有炼的。我说,迫害大法快6个年头了,你们接触了无数的大法弟子,还不醒悟,还在继续迫害。你不但迫害我还迫害在座的每一个人。他们为我承受,但他们不知道为我承受的同时他们得到的是福份。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我的使命就是救度众生,我不忍心让他们为我承受。你们这样对待修佛的和这些无辜的人就不怕遭报应吗?不怕家人遭报吗?我把师父经文《下无生之门》给他们背。我一边说,所长一边点头。

晚上做梦,梦见一个人躺在地上,脑袋咕咕往外淌血,我喊师父救救她,马上血止住了,当时没有悟出来是怎么回事。回家悟到就是那个骂我的小女孩,她发高烧,我从各方面照顾她,还给她洗脚,让她一点点接受大法好,用我的一言一行感化她,她说你真善良。我就告诉她是师父告诉我们到哪里都得做好,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

师父说:“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无论是管教还是常人有不正的言行,我都以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身份出现跟他们讲法理和做人的道理。有一个人说我有正义感,敢说话。大法弟子自身的修炼状态和自身散发出的场无时无刻不反映在常人的言行中。在我正念场的作用下,无论是人还是物质都发生了新的变化,我亲身体验了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是无穷的。

在送我去劳教所的前两天,所长说全屋的人谁也出不去,只有我能出去。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但是不能起欢喜心。15天后警察告诉我说被劳教两年,我说你说的不算。在离开看守所前我向管教和常人高喊“法轮大法好”,出去后看到我的家人。我的心很平静,告诉家人我今天就回来。

一路上发正念,让师父加持我,我把我的生命交给了师父,心中只有大法和师父。到劳教所体检不合格,但是没放我。说在2000年劳教的三年,我只呆了二个月。我想那是师父安排的,狱医说我“二進宫”,让警察带我到别的医院检查。到了别的医院警察往江南派出所打电话,问同意检查不?他们不放过我,让我检查。在打开手铐时警察让我配合点,当时我点了一下头。结果上了邪恶的当,一量血压下来了,他说我骗他。我马上意识到,不应该配合邪恶的一切安排、命令、指使,马上否定这一切。警察到处找人就想把我送進去,可是他们连人都找不到,气急败坏的样子真可笑。后来又给我做了心电图,就又回到体检处,给我吃药。我说我是修炼人不吃药,炼功就好,警察抓着我按在椅子上,说我看你炼功就好吗?我就向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我的病是怎么好的。他们为了达到把我送進去的目地,就给我打针,我不配合,好几个人按着我。我想一切都不起作用,结果一点感觉也没有。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为弟子承受。过了一会儿又给我检查。结果劳教所不收我,只好把我拉了回来。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们的全力配合下,使我正念闯出来。我感谢伟大的师尊慈悲救度,感谢同修们的大力营救,我会更加坚定的走好以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