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中不乱坚持学法 修炼的路上越来越成熟

【明慧网2005年2月24日】我叫魏玉喜,内蒙古大法弟子。我是1996年下半年某一天,在森林公园一名功友向我介绍《中国法轮功》。当时头脑立即反应昨天夜里,清醒梦中头顶有个象直升飞机螺旋桨,旋转非常快把我带起来飞到很高的空中,这就是我十几年寻找的功法--法轮功吗?!

过了几天后又一位功友送来一本《中国法轮功》看。如获至宝,经一天一夜时间,我把这本宝书一气呵成,读完,并把炼功图及图解都抄写下来,开始按图解学炼。没过多长时间这位功友又告诉我某邮局书店有《转法轮》书出售。当时,我休班,立即赶到商店,售货员说“只剩下这一本书,你要吗?”我说“要!”我是奔这本书来的,虽然这本书外表磨损了些,但是里边很好。回到家中我开始阅读这本《转法轮》。我利用工作之余,白天黑夜的看完。好象书中讲得我全明白了,就这样我把书放起来。从此我勤奋吃苦炼功,按着书中要求做,在平常生活工作中出现一些特异功能。后来我们成立了炼功点,开始集体学法,这时对法的认识有了飞越,真正从理性上悟到:这是一本天书,同其它气功书本质上完全不一样。以后我越看越放不下,除工作以外,手不离书。我默默下定决心,坚定的走下去。身心发生很大的变化,每一次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我自己都看到或感受到大法的威力。

99.4.25由于天津公安局非法拘捕法轮功学员,法轮大法弟子上访震动全国及各个部门、单位。我和同修准备入京上访让政府進一部了解我们炼功人都是好人,第二天听说上访结束了,这时单位领导告诉我说:不要炼法轮功了,出事了!我也没在意,继续炼功不间断。

可是恐怖从天而落,风云突变。1999.7.20后,两千多人的单位,我被当作重点对象,就这样我从一个好职工,一夜之间成为“反党”、“反政府”、“反科学”、“反人类”的人。单位领导叫我交书,交录音带。我至今坚决没有交。

在这种情况几乎每天都有人找我,骚扰家庭。在压力下我把握好自己,更多的时间用于学法上,做到“难中不乱”,有理有据,善意向领导讲法轮功如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做好职工,好公民的法理。送给他资料他不看,怕“受毒”,并交给上一级,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叫我交书,交录音带,我明确说明:书是中央广播电台出版的,是从书店买来的,我为什么交书?当时他们每一次来电话,我心慌手发抖,我就默念法:“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

我胆子逐渐壮大起来了。公安,国保,片区民警接踵而来,经常到单位,到家里骚扰。我的常人之心时而出来,在上班,回家的路上不知流了多少泪。回想过去服兵役多年,工作任劳任怨。自从学法后按“真善忍”标准做更好的人,错在那里?这是怎么了?我坚持学法,法中讲,修炼是严肃的。这不是儿戏,稍不注意毁于一旦,我把自己认识的法理,跟功友们讲,跟家乡的功友讲,我就这样坚持着。

有一次姐姐(也修炼大法)由于压力,跑到我这来,也许是关心我,她讲,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应和一下。我拿笔应付写了一点,准备第二天上班交给书记。在上班路上,我悟到不对劲,这是常人的理,从法上悟,用在修炼人过关难中是在说假话,也不对劲。到单位我首先把所写的东西烧了,苍蝇蚊子围我身体转;我悟到修炼人与常人的区别是一念,摔了跤。

我向姐姐讲这种认识是为私的道理,后来决心写一篇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体会,按“真善忍”做人身心发生了变化情况,反映给单位。做为大法弟子在日常生活工作当中,我严格要求自己,注意改進自己的一言一行,去掉名利等常人之心,逐步达到修炼人的标准,影响周围的世人,叫世人看到大法弟子确确实实是个最好的人,不论在生活工作出现不同意见或矛盾我都能善意的解释,摆平。在单位每次发放水果大米等福利摊上什么样就拿什么样的,不分好坏多少总想着不伤害别人利益,在工作单位,下水道经常发生棉丝杂物堵住。我利用休息时间主动负起清扫责任,从不提出表现自己,踏踏实实为他人方便着想,以苦为乐。在工作单位我曾几次处理防止事故发生,在我身边一起工作职工每年都被评为先進,大家称赞我有大哥的样,领导亲口讲:咱们单位再有十个八个象你这样的同事就好了。就这样,我修炼得到各方面领导认可。

2000年初当地派出所片警调换上班青年民警到我家来,当时我声明:你想做我的工作,首先你把《转法轮》书看一遍,然后你再找我。这位青年片警按我的要求做了,知道了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一次全区要求法轮功学员逐个签字,片警把我叫到所里,叫我签字,我拒签了,并向在座的所有民警讲法轮功是如何叫人向善做好人的道理。我想走脱,片警拽住我。这时民警都站在门口,我走不了,犹豫着,我终于下决心在签字书上写:法轮大法是正法。写上自己的名字,离开派出所。

派出所找我单位,说:其他炼法轮功的都签,唯独你单位的同事不签,还写“法轮大法是正法”。就这样单位领导开始向我施压:什么为后人着想,为妻子、孩子着想,什么共产党不信神,共产党员要听党的话等等。我就讲国家领导人与信神的故事,西藏布达拉宫的修炼的事情,党员就不希望有个健康的身体吗?他们无话可说。我讲修炼是修自己,不是给亲朋好友修也不是给哪位领导修,修心炼功不妨碍别人,炼功人遇事找自己,为别人着想,有问题找自己,做好人。

过了一关又一关,逐步升级公安分处国安找我,也是签字问题。我如实的向在座的领导讲当地的炼功情况:没有组织只是退休老人自己买来录音机放,大伙跟着炼,互相之间连名字、单位都不知道,哪有什么组织?明明是一块净土,每个人都在做好人。领导听后说:你满脑子法轮,我看你也不能签。另一个说,这是上级的指示,别向我们反映,我们不听,向中央反映去。就这样谈了一下午,我轻松的离开了公安的大门。

在当时单位通知我到公安分处报到时间,当时我的怕心上来了,心慌害怕腿不稳脚无跟,我就默念“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走一路默念一路,结果進了公安大门,我一点怕心也没有了。我悟到:只有信大法才能一次一次去掉我的怕心、恐惧心等执著。说实在的,我在上班路过派出所门前时心慌害怕;可我现在变了,公安局也去,也能以理据争了,真的人变了,变坚强了。

我从公安部门回来后,正常上班,有个职工还认为我回不来呢。后我主动找单位领导汇报,我说,他们叫我上中央反映情况,向他们反映他们不听。单位领导当时讲:可千万别去,去了性质就变了。此时我悟到,这不启悟我進京上访吗?据宪法规定,信仰权利,我的情况完全符合国务院信访条例的要求。

在这几天,我的思想斗争很激烈,是否上访关系到是否能放下自我。我抓紧时间学法到深夜,有两三次在梦中听到另一个空间在叫我:孩儿回家,而我却迷在一人高的草木旺盛的野外玩……

我悟到,这是法在呼唤弟子们回家。通过学法,我悟到,不要迷于常人社会,把握好自己,从常人中走出来。在一天早上的上班路上,见一位老大娘领着孙子同我反方向走路,不知道为什么小孩一下跑到自行车前轮,我马上停车问孩子有没有伤?大娘这时埋怨她孙子。当时我悟,为什么要拦截我?是点化我,大法被迫害,作为大法弟子应向国家领导人说一句公道话,现在机缘到了。

在这期间,因我同上访大法弟子见面,多次被国安找去问话。我就背法,坚定正念。

2000年2月23日我下夜班后,单位领导不让我回家,上级领导找我在谈话,有6、7个人在场。他们企图转化我,然后提问,我做了比较完整的回答。最后支部书记气得大骂。我没有理他,主要领导讲:“就谈到这。”我开门就走。上级主要领导用车送回家,我谢绝。回家的路上我流泪了,感到这是大法的威力。在这种压力下我能理智对待,我知道自己在修炼的路上成熟了。晚上我踏上了進京的列车。

在北京,我首先去信访办,不接待。后到国安部门口,一个女的让我跟警察上了车。来到天安门,看到大法弟子上访,打横幅喊“法轮大法好”,一个个被带上警车。大法弟子来自全国各地,上至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下至几个月的孩子在妈妈怀中抱着。

我被送進天安门公安局、信访办公室,登记后被关進铁笼子,各省市来领人;当时听说,各省市,都在想尽办法和天安门公安沟通关系。我被驻本地办事处接走,到驻地这个当官就开始搜我的身,我仅有的几百块钱全部拿走,还把我捆在椅子上,口叫着:“尝尝我座山雕的厉害。”

这一夜难挨,有生以来第一次吃尽了被捆绑的滋味,一点不能动。就这样捆了一夜,第二天才解除。

单位安全部门共四人把我押送本地,国安、公安把我口述上访内容记了笔录。我被非法拘留,第二天单位领导党政一把手出面,保我出来。只因中共两会召开,国安不放人,还说上面有指示。在期间,我头脑清醒,脑子经常出现《见真性》。单位领导来做转化工作,亲属姐,兄,妹都来劝我,在众人面前我两位兄长打我两嘴巴子,我没动心。最心爱的唯一的女儿从外地赶回来,劝我,我含着泪告诉女儿:“爸爸没有错,法轮大法叫做好人,你要坚强,回去吧,爸不会有事的。”

刚走進拘留所,突然一名民警扑来打我脸部,当时被一伙警察制止非法行为。在拘留几天内,送饭的人叫:“窝窝头,治百病”这句话叫多次,我当时没有悟,心中隐藏执著治病的心没去掉。

后来因为炼功,我被调到另一个牢房住。梦里有个人说:你把这间房子租下,买了下来,别人来了没地方住。这时我才醒悟: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

我始终坚持炼功,最后被调到劳教二三年的犯人牢房,人多很挤,我就找机会讲法轮大法如何叫人做好人的道理,达到身体健康。那时就有几名犯人表示出去一定要修炼法轮功。我把大法的诗抄写给他们,我向领导写汇报,我怎样坚修炼法轮大法,又怎样在工作中、社会中做好人。写成书面材料叫民警捎出去。回家后,知道我被拘留那天恶警非法抄家,拿走大法书,爱人受惊吓,昏倒在地,失去知觉后被电话声叫醒;在单位我的两个更衣箱被非法撬坏。    

后单位各位领导找我谈话,我一五一十的讲到上访所见过程和亲眼看到大法弟子善意祥和,按“真善忍”做好人的行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证明中央电视媒体所说都是谎言。有的领导被感动得流泪,主要领导表示,以后我们不再提法轮功的事,并主动征求我意见,挑选工作。做为大法弟子,我感谢领导照顾,服从分配。就这样,我面对面讲真象的机会越来越多,使见过我的面的世人都明白了法轮功是被迫害的。同时也改变了个别领导、职工听信谎言的毒害后对法轮功的误解,明白了真象:原来炼法轮功学员都是这么好的人。

后来,单位更换了新领导,找我签“三书”,我据理不签。我被严密监视。在这种情况下多学法,把握住自己,做到难中不乱,按照法要求做,堂堂正正的修炼。在压力下,我又一次走出去,在路上被截回,我再一次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炼功人都是好人,当天放回。单位罚款50元,我不听他们的安排,同时向职工群众揭露邪恶谎言,践踏信仰人的自由。从中得到世人的支持,并直接指责他们的不法做法。这位领导不听多次劝告反而向有关部门反映我在单位炼功。不久,此人因心脏病误诊为胃病而死。

2004年某一天早6点多钟当地610突然多人闯入我家5、6个人,骗我到街道洗脑班。街道主任说:“你不是能讲吗?跟北京专家讲去。你家不是没钱吗?这次不用你个人拿钱,公家都准备好了,马上穿上衣服走。”态度极其野蛮。

这次虽然突然,我心态平稳。没有慌,我当时宣布不去,并发正念消除邪恶因素。来人又联系上级,这时我出现心脏不适症状,我就地打坐调整自己清理自己空间场,求师父加持。五分钟后站起来,我看到妻子全身抽动昏迷过去。只一名片警提出上医院。其他人就象没发事一样,可见其人心麻木。依然要我签字,我当面揭穿610非法组织不叫人学好,做好人,专叫人学坏的事实;我当场撕毁三书,并且宣布马上退党。

后来街道书记说:“你自己的那份你自己撕了。你家人有心脏病,这次就算了。”我稳定一下心态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人做好人,这事如果发生在常人家,能许你们这样走吗?答应你们吗?我家人万一出了什么事,我背着她到市政府让人们看看,你们干的是什么事!”他们退出。我看钟停在正点不走了,我立即悟到:发正念,制止邪恶。不准610再骚扰其他功友。这一次持续两个多小时,最后正义战胜邪恶。

在2004年10•1前,纪检,公安,保卫主要头目再次到我家说,在家怎么炼都可以可不能進京上访,还让家属秘密监视我。来访还是老一套:先问有什么困难?表现很关心的样子。我接话来讲,大法弟子上访说公道话被迫害的事实,他们无言以答,走了。

我通过学法,悟到主动出去,我不去北京,去单位向有关领导讲真象,揭露谎言,送真象资料,效果很好。通过接触,我得知全市大法弟子家都在被监视。邪魔烂鬼送上门了,全市大法弟子正念,消除邪恶因素。

一次次有惊无险的经历告诉我:相信大法,在这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最后阶段,法中讲: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