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啊,抓紧精進吧!


【明慧网2005年2月6日】我是一位农村的女大法弟子,今年三十八岁,九八年十月有幸得法。在这六年之中,我经历了风风雨雨,走过了坎坎坷坷的修炼之路,在伟大的师尊呵护下,我顺利的闯过了一关又一关……。

修炼前

我上有八十二岁高龄的老公爹和七十八岁的老叔公(哑巴),女儿十八岁在高一读书,儿子十一岁在读小学四年级,丈夫在外地上班。家中有二十四亩地(十二亩旱田,十二亩水田),每年扣大棚有100米左右。我每天伺候两位老人,又要做这些农活,累得我手忙脚乱,焦头烂额。心情不好时,就和二老吵架,老公爹骂我,还要打我,气愤之下还要拿杀猪刀要杀我,哑巴成天哇哇大叫……我一气之下,曾经拔过老公爹的锅,不让他做饭吃……。打架从家打到村里、乡里,并要离婚,远近都知道我是位不孝顺的儿媳妇。

我的身体经常有病,三岁时就患大叶性肺炎,险些送命,一直到结婚时病不但没好,肺炎还反复发作,二十八岁体重才90多斤,挣点钱全送给医院了。家里经济困难,丈夫也生气,挣点钱全叫我给败光了,苦不堪言。

修炼后

98年10月我有缘喜得大法,我带着体弱多病的身体走進了修炼之门。只读过小学四年级的我很多字都不认识,在同修的帮助下,天天学法炼功,每天如此,从不间断,我的身体发生了巨变,身心得到了净化,我要做一个好人,做一名更好的人。我变得孝敬老人,家庭和睦,邻里团结,助人为乐,其乐融融。

学法

天昏昏,地暗暗,天欲堕,地欲陷。7.20邪恶迫害开始了,我没交书、没写保证书,被邪恶迫害拘留半月,回来后坚信师父的心不变。师尊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讲的话听起来很玄,以后你往下学就明白。”(《转法轮》)回来后继续学法炼功,特别繁重的农家活全是我自己干,丈夫上班,也只能帮着干几天。80多米大棚,拉泥、垫圈、喂猪、养鸡、除粪,喂地、扶犁、趟地,还有两头牛,每天放牛时把大法书和真象光盘放在车子上,遇到人就讲真象,送资料和光盘,无人时就学法。三伏天烈日当头,把牛的缰绳拴长一点,坐在地边学法。雨天就把抄好的经文搁在衣服袖里,背法时忘了就拿出来看一眼。等牛吃饱了拴好,马上去割草,留明天上午喂,这样可以挤时间多做大法的事情。割完草按时发正念。这几年春夏秋冬晚上睡觉从来不脱衣服,为了节省时间,睡一会就起来学法炼功,每天的时间安排是:晚上二点发正念,三点炼静功,之后再给二老冲鸡蛋,做老人的饭,再给丈夫和孩子做饭菜,他们吃饭我就炼功。丈夫患皮肤病,医院治不好,两天看一遍《转法轮》,病全好了,从此他也离不开《转法轮》了。女儿放假在家,也看《转法轮》,儿子也去贴不干胶、小标语,六年来全家没有感冒,没沾一点药,公爹逢人就讲儿媳修大法很孝顺,哑巴叔公看我也笑了,不哇哇叫了。

正念

我一个人在公路边大树下准备挂条幅,先发正念:电线杆是有生命的,你们要协助我助师正法,并请师父加持弟子。在一个二十多米高的电线杆上,我只甩了两下就甩上去了。这个条幅挂了一年。过路行人惊讶不已:大法弟子真是了不起,这么高怎么挂上去的?在三岔路口,电线杆上,随处可见条幅挂在上面。虽然布已褪色,但“法轮大法好”清晰可见。在大客车上,三轮车上,每次集市上,无论我走哪我都是先发正念,再面对面的讲真象,并送他一份真象资料。有一次在集市上刚发完真象资料回头一看,见一位公安走来,可是他却象没有看见我一样。有一次到外县讲真象,此地有三十多名大法弟子在学,我把带的真象资料拿给他们看,他们很愧疚的说:外地大法弟子都做到我们眼皮底下了,我们还无动于衷…… 后来听说此举对他们触动很大,使他们加强学法力度,开始精進。

正行

慈悲的师尊说:“圆满得佛果,吃苦当成乐。劳身不算苦,修心最难过。”(《洪吟》)夏天雨季时节,晚上伸手不见五指,我和同修一起去送真象资料。村子里道路泥泞,坑坑洼洼,不小心就掉在水里。一边发正念,一边送,走了一个屯又一个屯子,越走越觉得好象有个手电筒给我们照亮。走哇走哇,往天上一看,满天的乌云,就在我们头顶上有条大缝,五颗星星在照着我们,我用手一指,对同修说:师父保护我们哪!刚说完星星旁边就象礼花一样闪了一下全是白色的光,我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又开始继续往下一个村子里走去。资料送完了。由于路远,又不好走,鞋磨脚,我只好脱了鞋光脚走回家。来回路程走了七、八个小时,到家后哑巴叔公看见了,拿起刀头就来刨我,我一立掌发正念,他灰溜溜的钻進屋里去了。我经常变换着带领同修做真象,目地是带他们共同提高,共同精進,救度众生,助师正法,虽苦虽累但心里甜。

师父说:“我只要大家那颗心,修炼的心,向善的心。”(《在新加坡法轮佛学会成立典礼上讲法》)以前家里经济我说了算,由于经常把钱投到大法的讲真象中,被不修炼的丈夫发现了,他便控制了家里的经济。我就想方设法卖菜,卖鸭蛋,把孩子的压岁钱等节省下来投入讲真象中。冬天翻山越岭到处去讲真象,渴了饿了就砸一块小河的冰吃。白天和同修到山区讲真象,挨家挨户的走,家中无人就放一份真象资料。大棚里有人,便主动搭话,一边帮干活,一边讲真象。走到一所学校附近正好老师领学生放学回家,我看到这些天真可爱的孩子就跟他们讲要按“真、善、忍”去做一名好孩子,不要和小朋友打架,并把护身符给孩子一个个戴在身上,孩子们高兴地说:谢谢阿姨,并行个礼;老师说戴完一个走一个,老师也戴上一个。我把真象资料和光盘送给了她。

2002年7月,我第二次被邪恶迫害。当时警员用手铐铐我,另一警察说:“松一点,她很孝顺两个老人。”在看守所,公安局的人多次提审我,叫我写保证书。指导员劝我不要炼了,我就跟他们讲真象,发正念,他们不敢来了。

在看守所,我和刑事犯关在一起。家人和亲属都来劝我写保证书,不要炼了。我悟到法理,邪恶是利用亲情拉我下来。我每天发正念。家人不管我,不给我送衣物,什么也不给我送,冬天也不给我送棉衣和被褥,逼我受罪挨冻,好写保证书。当时被邪恶从家带走时是半夜,只穿了一件半袖和短裤。一个有梅毒的刑事犯,特意把她的内衣给我穿。我不知道她有病,就穿了。另一个人穿她的内衣被传染,可我却没有被传染上。我悟到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在保护我。每天吃饭时刑事犯抢先多打一些饭,吃不了酸了就倒在厕所里,多糟蹋粮食呀!我是一名大法弟子从我做起。吃饭时,我总是吃发了黄的陈饭,把我的新饭分给大伙吃,她们感动了,也不抢饭,不倒饭了。有几次厕所堵了,我就用手去掏。外面的同修给我送来衣服,我把唯一的一件棉衣送给了有梅毒病的刑事犯,她感动得哭了。我从一点一滴做起,感化她们,让她们知道学法轮大法的都是好人!从此有好吃的都抢着给我吃。

我坚持炼功、背法、发正念,刑事犯怕管教看见,主动用身体挡着,那个被感染梅毒的刑事犯打针、吃药,钱都花光了,我处处关心她,把抄好的师父经文讲给她听,开导她。她开始跟我背《转法轮》,她炼了半个月,一检查,梅毒全好了。她天天喊“法轮大法好”!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使她更维护大法,她哥哥是公安局的,来看她,她告诉哥哥:你别迫害大法,法轮大法就是好!

有一天刑事犯问我:你不签字,能放过你吗?我说:俺师父说了算,它们说了不算。心想:师父啊!我一定要出去证实大法,救度世人,请师父加持弟子。下午一点,我被无条件释放。刑事犯握住我的手并伸出大拇指:你师父真了不起,法轮大法好!我在伟大师父的加持下,四个月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深感“佛恩浩荡”。

2004年10月我第三次被邪恶迫害而流离失所。恶警派人蹲坑,逼迫好人有家难回,背井离乡,流落在外。每次到大法弟子家和亲属家,他(她)们都把我当亲人,真诚的帮助我,特别关心我,给我买衣物,保护我,备感至亲。我时刻以法为师,法不离身,心不离法,每天学法、炼功,有机会就讲真象,和同修相互切磋,相互促進,共同提高,并和同修共同带领新学员学法炼功。

有一次我到一位同修家。同修的儿子以前每天都喝酒,已有十多年了,喝醉了就砸东西,电子琴、玻璃瓶、锅盖等不计其数,现在刚刚开始学法炼功了。我为了让他能有充足时间学法炼功,就主动的和他爸爸一同上山帮他砍柴(虽然我从来没干过这活),帮他家割草做饭。他很感激的对我说:法轮大法就是好!大法弟子都是真善忍的好人啊!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他三天看完一本《转法轮》,现在已判若两人:他已经滴酒不沾,开始送真象资料,贴标语,挂条幅等,特别精進,做事时刻用师父的法来对照和衡量。现在《转法轮》,已看过四、五遍了。

他爸爸一辈子爱赌博,在儿子的影响下,也戒赌了,连麻将也不玩了,天天看师父讲法和《转法轮》、新经文和真象资料。逢人就讲:法轮大法就是好!做到真、善、忍就是好人哪!正是:“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师尊说:“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真修》)流离失所两个月来,有喜也有忧。喜的是:真修的弟子,师父永远呵护我们。梦中师父经常叫我小名,叫我起来学法、炼功、发正念。我一想到师父的慈悲,我就泪流满面,就加倍努力,精進不停。忧的是:我在同修家给同修带来麻烦,吃人家、穿人家、还要保护我的安全,我心里好心酸。两个月来,我连着两个晚上回家两次,看见丈夫在家忙忙碌碌的,问我怎么回来了?老人不理我,儿子不和我亲,把我看成和外人一样……,睁眼一看,原来是梦中,我失声痛哭,把同修家人全哭醒了,他们也很难过。多少幸福家庭让恶毒的江氏给逼的妻离子散。但想到伟大师尊教诲:“忍中有舍,而舍尽方为无漏之更高法理。”(《精進要旨》)我心放下了,我不哭了。与其他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相比,我很幸运:我老家的同修想我、找我、资助我(我不要),我惦念她们能否精進;我所到之处同修对我胜似亲人,我无以回报。

我在此:叩谢师父,感谢同修。师父的“严肃的教诲”、“割舍非自己”我铭记在心。伟大的师尊说:“弟子们啊!师父心急而无用啊!你们为什么就放不下那颗常人之心哪?就不愿再向前一步哪?我们的学员,包括我们的工作人员,哪怕是为了大法的工作,你们都相互妒忌,你能为此而成佛吗?”(《精進要旨》)师父又说:“我着急,我为你着急,时间越来越紧迫。大家看到了,形势的变化也很大。如果这场迫害突然间结束了,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一切都定下来了。”(《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同修啊!大踏步,精進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