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大法弟子修炼中的点滴


【明慧网2005年2月16日】1996年我们全家七口人喜得大法,得法后全家身心健康、家庭和睦,真是受益无穷。

1999年7月19日得到全国辅导员在一夜间被非法绑架的消息,同修连夜“各显神通”冲破阻挠到达湖北省政府去上访。我和我的丈夫还有另一同修三人骑摩托车,从晚上十一点出发,秋天的夜晚比较寒冷,由于我们走得匆忙只穿两件单衣,冻得牙直打哆嗦,但我们一心只想去上访,一路上冲破各种干扰于20日清晨4点多钟到达武汉。那里有很多来自全省各地的大法弟子,我们还没進政府大院就被武警分别押到几处关押,问了口供后强行送回各自县城。

自19日起,我吃不下,睡不着。21日早晨4点多钟,我在县广场参加集体炼功被公安人员强行驱散,恶警并威胁说:“明天再来就抓人。”晚上,我看着电视里对大法、对师父的恶毒攻击,公安人员的无理做法;想着师父的教导:“我们大家都是在做好人,对社会、对人类是有益的,为什么就不应该有一个公正的合法环境呢?弟子们你们要记住,大法圆容着你们而你们也是在圆容着大法。”(《法正人心》)想着这些,我伤心得哭了,一直哭到清晨4点多。记不得从什么时候起,脑子里响起了洪大的炼功音乐声,强大的力量充满了我的整个身心,(此法音直至下午5点多才停止。)我翻身起床,走出了家门,警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那一刻,我只有一念:为师父、为大法在人间讨回公道!

我和其他九位同修和以往一样又到广场去炼功,坐下不久,公安人员就来了,对我们拳打脚踢,我们无一人还手。我想起师父说过:“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大曝光》),所以无论恶警如何残暴,我就是不动心,不松开腿。就这样,我盘着双腿被抬起,连拖带拉送到了公安局。我和同修们把临时关押我们的房间和隔壁的110人员值班室打扫得干干净净。我们无怨无恨的向公安人员讲述着自己得法后身心巨变,以及给社会带来的好处。上午,我发现例假来了,就要求到公安局旁边的商店买些用品,可他们根本就不准。审问了每个人的家庭成员、住址、何时开始炼法轮功的、到过哪些地方洪法等情况。当时,它们想播放诽谤大法的电视,却怎么也放不出来,一警察半开玩笑的说:“那也巧,怕是你们师父来了吧?”午饭也没有让我们吃,一直饿到晚上5点左右,把我们押送到第一看守所。

在这几年的风风雨雨中,我也摔过跟头,有过教训。当然,除了对法理认识上存在着问题,也有未修去的人心所起的负面作用,冷静下来,想想,自己在对师父感恩方面认识上被魔钻了空子而不自知,以至于干扰了我炼功,记得1999年7-20以前,一次在炼功点上炼功时,我想起了师父为度我们吃了无数的苦,真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泪流满面,最后无法继续炼下去,当时没意识到这种思想、行为根本没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我们炼功的时候,最好什么也不想。”(《转法轮》)在学法方面,特别是读《经文》时,读到有关正法中具体事件时,思想中就想起了自己做过的有关事,后来,想重了,我问自己:这是不是一颗隐蔽很深的表现自我的心呢?这是不是用人的固定观念来认识法理呢?有时,思想中(假设)想着迫害发生时自己要如何坚定的维护大法,如何的做好。这种想法并不纯正。我们应该否定旧势力的迫害,这场迫害是师父根本不承认的。我对大法也不断的有新的认识,这过程,并非仅仅是个人对法的认识过程,个人生存问题,而是宇宙中每一粒子的归正过程,是万物更新的过程。

2002年十六大前,清泉镇派出所两个片警几次到我家,无理逼迫我在一张表上按手印,我声明自己未违犯任何法纪,只是信仰“真、善、忍”,想做一个好人,我决不会按手印。几天后,十几个恶警突然闯入我家,无理逼迫我去参加所谓“法制学习班”。我不同意,它们就自己在“法制学习班”通知书上签上我的名字,不由分说两个彪形恶警抓住我的两只胳膊,几个人抱脚,(后来发现两只胳膊被拽得发青),臀部靠地一面全露在外面,上衣被拢到脖子上,整个上身几乎都露在外面,在即将被拖上车的那一瞬间,我一念即出:我要证实大法。所以我用尽全身力气一遍一遍的喊:“法轮大法好!”被拖進“法制学习班”时,我脱下被它们撕破的衣服,揭露它们土匪般的恶行,告诉它们这样做是违法的。质问它们:“你们没有妻子、儿女吗?当别人这样对待你的妻子、儿女时,你会如何?”610负责人方永明,举着拳头强逼我坐下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同时大声吼道:“你的师父是谁?”我正视着它毫不犹豫的回答他:“李洪志师尊!”他挥舞的拳头放下了。我与另一个同修当场立掌发正念。一外劳犯人上前干扰,那女同修指着他平静的说(声音不大):“你坐下。”那犯人真的回原位坐下,又一恶警上前用脚踢那功友盘着的双腿,还打她立掌的手,她睁开眼厉声斥道:“身为一名国家干部,拳打脚踢像什么话?”后来听同修说,当时那恶警面红耳赤,连忙走开。我只是一心发正念,没有睁开眼睛,在场的其他十几个同修也在默默发正念。诽谤节目还没放两分钟,恶警头目就指示它们把它换成生活片。那次办非法“转化班”只有一人没有做好,其他大法弟子都坚决抵制邪恶,无一人“转化”。而且有的家属通过自己亲人的正念正行,对迫害有了清醒的认识。一女同修在家被绑架来,她七十多岁的老父亲来要人,恶警们说:“你女儿出去发传单了。”老人正言道:发传单又怎么了?她是做好事,没做坏事。你们说说这些女娃做了什么?你们就这样把人从家里抢来。”恶警怕老人说下去,连忙叫老人進屋“休息”一下。这次邪恶的计划落空了,从此我们县再也没有办洗脑班。当然,这跟全体大法弟子正法、讲真象是分不开的。去年春节期间,我听一同修说过,负责非法“转化班”的恶警头目方永明同一熟人说:“国外法轮功不断的打电话,讲真象。”

我明白那一刻、那一次不仅仅是在人间的一个简单而又平凡的表现,而是宇宙更新的一个重组过程,一个转折点。那刻无数众生在沐浴着佛光,真是“恶浪翻中见霞迹”(《洪吟(二)·渐齐》)。在这最恶毒的迫害中大法弟子不畏压力、魔难,一次次从人中走出来证实着法的伟大。这是佛法的庄严体现!在这宇宙中只有佛法才能有如此的威力!正念正行不是想做就能做到的,是源于平时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真正按照师父教导去做才能行的,才能破除旧势力毁灭众生的安排,才能真正做到助师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