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当代“渣滓洞”(图)

西山坪劳教所酷刑演示


【明慧网2005年2月25日】本文继续揭露江氏一伙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的缩影。根据当事人描述,由法轮功学员重组当时迫害的情景,让那个人间魔窟曝光。呼吁所有善良的世人一起来关注、制止这场正发生在中国的迫害。

西山坪劳教所位于重庆北碚缙云山之西。从1999年7.20至今,已有几百名法轮功学员在此被非法关押过。2000年11月又成立了教育大队(七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教育大队(七大队)成立时,只有一个中队。2001年12月加重迫害时分为两个(一中队和二中队),一中队又分为宽管分队、普管分队、严管分队(又分4-5个严管组)。本文所提到的中队都是指一中队,中队长先是刘华,后是李其伟。

恶警从西山坪8000名吸毒劳教和普教中挑选身强力壮、心狠手辣、毫无人性的劳教(90%以上是吸毒犯)充当打手,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至今仍有几十名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此。有吸毒犯也说:“那里是人间的地狱,魔鬼的宫殿。”

一个严管组一般约14个吸毒犯组成,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时,多是7、8个吸毒犯同时动手。恶警挑选的吸毒犯,都是心狠手辣、人性全无的社会渣滓。在社会上它们吃喝嫖赌、坑蒙拐骗、偷夺抢杀、吸毒贩毒全都来,多次被劳改、劳教,这些吸毒犯的家人有的对他们都恨之入骨。这些恶鬼却被西山坪的管教当作了迫害法轮功的宝贝,被江氏集团当作了宠物。最狠毒阴险的吸毒犯王建鹏被市劳教局政委涂德语等评为“优秀劳教”,提前一年释放。恶警多次宣称吸毒犯是“国家镇压法轮功的精英,代表国家和政府做事”。

2001年12月,粗暴狠毒的刘华(刘黑娃)担任中队长,调集30多名人性全无的警察到教育大队,实行整顿,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西山坪陷入恐怖之中,并于12月24日设立严管分队。法轮功学员刘吉兵、林德才、谢锦、陈敏、张全良、李洪福、汤毅、王正荣、黄光明、严新培、曾详柱、袁志强、陈家武、杨斌等几十名法学员都在严管组遭受过残酷折磨,没有任何自由,一切言行由吸毒犯操控,不准接见,不准送衣物,不准洗澡洗衣,恶警对外严密封锁迫害事实。特别是学员张全良,有时一天受数十种酷刑,昏死多次,大小便失禁,右耳失聪,语言功能失调,精神错乱,几乎每天都能听到他被毒打的呼救声与惨叫声。尽管邪恶之徒使尽了招术,但最终没有达到它要转化的罪恶目地,2004年1月,张全良走出了这个当代“渣滓洞”。

酷刑演示

酷刑一:“钉子板凳”


酷刑演示图1A

酷刑演示图1B

酷刑演示图1C


酷刑演示图1D

酷刑演示图1E

教育大队严管组吸毒犯在中队长李其伟和严管分队恶警肖兴铭、王陈等的授意下,用破塑料凳烧成胶液,把6颗(不是5颗)长约2厘米,直径约2毫米的钉子分布固定在胶凳上,制成刑具“钉子板凳”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演示图1A)。(原本没有用三合板,演示时为了制作道具省时而用之,左上方3颗加长钉子是为了让读者在受害人坐上凳子之后仍能看到钉子而做的配饰。)

在严管组舍房,4个彪形吸毒犯把法轮功学员押到铁床前,狠狠按在钉子板凳上不准动,同时手被按在铁床上,两肩两臂上被鹰爪似的手抓着向下摁,另两人在背后拿着木棒,如果反抗拒绝,就乱打(演示图1B)。

尖利的钉子立即刺进肉里,鲜血直冒,从内裤上一直淌到地上。只准穿一条内裤,因天天被折磨,把人拖来拖去,不准洗衣洗澡,所以内裤又脏又破,几个月没准换。(演示图1C)。

剧痛使学员全身抽搐、挣扎,吸毒犯的手抓得更紧。法轮功学员头部和身体其他部位被打得全是青包(演示图1D)。

最终人昏死过去(演示图1E)。

恶警则在门外偷看进展情况。2003夏天,张全良已被折磨得一身皮包骨,连续遭受此刑一个月,臀部上的烂肉、血和裤子粘在一起,痛苦万分。

【注2】教育大队一个舍房6张铁床,12个单人铺位。法轮功学员只准睡下铺,恶警借口说睡上铺在被子里炼功、背经文、搞自杀,吸毒犯看不见。

酷刑二:“饥饿疗法”

酷刑演示图:“饥饿疗法”

在中队长刘华、李其伟,恶警肖兴铭、周本忠、王陈等的授意下,吸毒犯每餐只给法轮功学员吃不到一两饭。李其伟甚至叫嚣“多少岁就吃多少颗饭”。

早饭:每个舍房由吸毒犯到伙房端进馒头一大盒(至少每人一个),稀饭一大盆(每人可分半钵),还有点泡菜。但它们只给法轮功学员吃一个馒头(西山坪叫“巴儿”)的四分之一,而且选又黑又脏的给他们,把稀饭和泡菜给飞(剥夺)了,也不准到小卖部买任何食品和调料。其余的馒头,吸毒犯吃不完,它们就挑又白又泡的,拔掉皮,沾上调料慢慢享用,再挑最好的泡菜沾上调料。剩下吃不完的馒头、稀饭、泡菜端回去倒给猪吃。一些接见的家人还认为这里非常的人道,馒头都吃不完。

午饭、晚饭:端进一盒干饭和半胶盆菜(一周两次肉)。它们给法轮功学员一个又破又脏小钵,甚至不给筷子(在垃圾中捡一根木棍),只分给一小撮饭,给一张又黄又烂的菜叶子。对外还称“他们吃了饭的,也吃了菜的,我们没有迫害他们。”端来的饭菜吸毒犯吃不完,就又端回去喂猪,接见的家人看见中队倒掉的饭菜都是一桶一桶的,还觉得法轮功学员在里面享福。事实上“没有西山坪的猪吃得好”。后来恶警克扣生活费,也不准吸毒犯倒馒头和饭了,能吃多少端多少。

严管组法轮功学员一天到晚都在遭受折磨,吃饭时吸毒犯也不让他们精神放松。强制蹲着、低头,专门由人押着他们的肩和头,不准乱动、反抗。吸毒犯则可以随意坐,随意走,随意摆姿势,专挑好吃的菜,有时还弄酒喝。

当然长期这样吃是会饿死人的,它们看见人饿得不行了,就转一个舍房,给吃两三天饱饭,然后又转回去继续实施“饥饿疗法”和酷刑折磨,反复迫害。它们称“就是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主动绝食它们还要强制灌呢,这些法轮功学员被多次强制灌食。

“饥饿疗法”已使法轮功学员枯瘦如柴、浑身无力,在此情况下吸毒犯每天还要对他们进行各种酷刑折磨,“每天一歌”便是典型的一种。

酷刑三:“每天一歌”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酷刑演示图:“每天一歌”

吸毒犯将法轮功学员扑倒在水泥地上,然后两人各拉一只手反扭按着,脸贴地,两条腿由3-4人踩着。吸毒犯一人按住头用塑料凳砸;一人用木棍在背部、腰部、脚杆等处乱打,木棍用布包裹(伤内不伤皮,掩盖其打人的痕迹);一人用胶凳或饭钵打踝关节骨头;还有的用腿踢、跺、蹬;还有用鞋子打。一些人在窗口假装大声唱歌,掩盖迫害事实,怕让外界听见打击和叫喊声,给它们曝光。惨叫声撕心裂肺,但嘴立即就被擦脚帕堵住。

其他舍房的学员可听见急促的“咚咚”的拳脚声、打击声和怪叫似的唱歌声。整个楼层都在震动,整个中队被恐怖的气氛笼罩着。总之舍房里面有什么,就抓起什么打,要达到它们的所谓“打遍、打够、打痛”的目标。人痛苦挣扎,全身都是伤,一会儿就昏死过去。有时值班劳教和警察在门外站着看。

刘华任中队长后,法轮功学员张全良遭受这种酷刑最多,他于2001年12月25日被押到严管分队(一直到走出劳教所)。这样的毒打前半年天天如此,吸毒犯称这是“每天一歌”,有时一天一次,有时一天几次。开场白很简单,吃过早饭,吸毒犯准备好后,问一句:“今天写不写(三书),不写给我弄(整)。”一切便开始了。有一个月时间,打昏醒来后,又问“写不写”,不写又被押上钉子板凳。

酷刑四:“拖去见干部”

酷刑演示图:“拖去见干部”

教育大队恶警强制法轮功学员称他们为“干部”。学员被施酷刑“每天一歌”,昏过去,醒来后,这些邪恶“干部”叫人拖去谈认识。吸毒犯知道自己的“威风”让干部看见有好处,于是更加卖力。在舍房就摆开架式,舍房组长在前面大摇大摆的领路,后面左右各一个吸毒犯把学员的手反扭向下,押着向前拽;一个猛抓住学员的头连按带拖,有时头几乎贴地;一个抓住学员的衣服往前拉;后面一个手抓在学员背上往前推;还有几个跟在后面摇头咧嘴骂,整个场面被一种急促的恐怖气氛笼罩着,恶警在后面或在值班台上指挥。

酷刑五:“干部谈话”

酷刑演示图:“干部谈话”

拖到值班台或办公室或其它秘密房间后,恶警在前面椅子上坐着,法轮功学员被强制蹲下,两边各有2个吸毒犯押着,后肩有2人按着,再后还有几个提着竹块和木棒准备打人。恶警坐在椅子上,跷着二郎腿,用脚指着学员的头,边喝茶边问,吸毒犯在旁做记录。都是一些诬蔑、谩骂法轮功和其创始人或者其它耍流氓的问题,语调阴阳怪气,很多问题都强迫用“是”或“不是”回答。

如果恶警捞不到任何一点东西,“谈话”便不是每天都有(隔三差五的来)。从值班台下石梯,就是长方形煤渣地“三合土”操坝(值班台距操坝高4米左右),每天集合、走操、吸毒犯和恶警打篮球等都是在此。操坝一面是三层楼的舍房(严管组在二楼),其它几面是同值班台一样高(4、5米以上)的石头保坎墙。站在操坝上就像站在一个长方形的坑里面,只能看见一块小小的天。

酷刑六:“倒拖”

酷刑演示图:“倒拖”

如果谈话中恶警什么也没捞到,便气急败坏的咆哮:“给我拖回去。”吸毒犯没讨到“干部”的欢喜,“奖励、宽松”没得到,神经也被绷紧了,面孔更加凶恶。它们立即把法轮功学员扑倒在地,脸、胸贴地面,四人把脚提起(两人一只),头朝下,拖着向前奔跑,不管地面是什么情况。身体和地面的摩擦声呼呼作响,衣服扣子全被剐落,鞋袜被拖掉,裤子被撕破。拖下石梯,拖过煤渣地操坝,拖上楼梯,拖过水泥地走廊,最后拖进舍房,双手很快就血肉模糊,脸也被剐破,全身是泥(雨天更重)。吸毒犯边拖边骂,张牙舞爪,气氛特别恐怖。人已经无力反抗。

酷刑七:群殴毒打

高精度图片
酷刑演示图:拖回毒打
高精度图片
酷刑演示图:打脚心

高精度图片
酷刑演示图:勒脖子、捂嘴

酷刑演示图:脸、嘴被打歪

拖进舍房后,吸毒犯用毛巾箍住法轮功学员脖子,在后面紧勒,把人撂倒在地上,人半坐着。另一人用擦脚帕堵住他们的嘴。几个人用脚使劲踩、蹬、踢他们的脚、腿。一般7、8人打,将人团团围住,打手心、打脚心、打贝母、筷子夹手、揪肉,还有用鞋底打,用饭盆砸,用胶凳打。为淹没打击和叫喊声,它们高声唱歌。人很快就没气了,一会儿又醒过来。门外值班吸毒犯在看动静,煽阴风点鬼火,说:“不要打死了(狠狠打)。”

【注】吸毒犯并没有有意区分“每天一歌”和“群殴毒打”有什么不同,因为它们的邪恶招术是乱用、交叉用,“想怎么整就怎么整”,这里只是为了方便叙述。

酷刑八:逼看黄色画

酷刑演示图:逼看黄色画

吸毒犯将法轮功学员强制贴坐在铁床前,左右两边由人把他们手和肩死死按住,一人抓住他们的头发把头拉起,一人掰开他们的眼睛,两人坐在床上拿着黄色画逼他们看,后面有人拿着木棒准备打。另外还逼唱流氓歌曲,如“把你砍成肉砣砣,一刀一刀的夺(刺)死你……”

中队长李其伟公开无耻的咆哮:“逼法轮功学员唱流氓歌曲,逼看黄色画是帮助法轮功学员回归社会。”

酷刑九:伪造“三书”,强按手印


酷刑演示图:伪造“三书”

酷刑演示图:强按手印

几个吸毒犯将法轮功学员的头和身体死死按在铁床上不动,另外两人将右手拉出。一个吸毒犯抓住法轮功学员的手在它们已伪造好的“三书”上签字、按手印。其余的吸毒犯在骂,等着得奖分、减刑。

龙仕舜在任西山坪副所长和教育大队大队长期间向吸毒犯下达“只要结果,不管手段和过程”,“不惜一切手段拿出三书”的恶毒口令。一是邀功请赏;二是瓦解法轮功学员的意志:“三书你都签了,你还坚持什么,假得很。”中队长李其伟公开对法轮功学员讲:“吸毒劳教以法轮功学员的名义写三书是高尚的行为,法轮功学员要感谢吸毒劳教。”

酷刑十:吊打

酷刑演示图:吊打

吸毒犯先将法轮功学员用床单包裹(打后伤内不伤皮),然后吊在舍房门窗上,一拥而上,用木棍暴打。昏死过后再用冷水泼醒,头向下耷拉着,反复迫害。如大法弟子刘吉兵(男,28岁,中专毕业),重庆綦江齿轮厂职工,2001年9月被送西山坪,在教育大队严管组遭受过种种酷刑,人严重脱形,脸色苍白,腿被打得一瘸一拐,行走艰难。2002年上半年遭受迫害最严重,其中吊打是所遭受的酷刑之一。

被严管的法轮功学员长期处于饥饿、被恐吓、毒打、剥夺睡眠……状态,人非常的虚弱。常常是满身泥灰、神智昏迷,旧伤未复原,新伤又起。走路说话都很困难,身体机能混乱,生命微弱。在遭受毒打折磨时无力反抗,人很快便昏死。

恶人榜(部分直接参与迫害者)

恶警:
涂德语──重庆市劳教局政委,约50岁,常来督促加重迫害。
龙 鬃──劳教所所长(专职犯罪的恶警)。
龙仕舜──劳教所副所长,兼教育大队大队长,常驻教育大队,约40多岁,1.60米左右。
田 鑫──教育科科长,后任教育大队大队长,戴眼镜,目光阴险,背微佝偻,40多岁,好酗酒。
胡 宏──大队长,后调茅家山女子劳教所,一张“苦瓜脸”,30多岁。
田晓海──教育大队副大队长,约30多岁,1.70米以上,阴谋的主要策划者之一。
高 定──曾是西山坪劳教所办公室秘书,七大队教育干事,后提升为茅家山女子劳教所的大队长。头发卷曲,鼠眼,说话声调异常、阴怪,擅讲歪理邪说,男,30岁左右。
刘 华──中队长,后调任西山坪劳教所生活管理科科长,绰号“刘黑娃儿”,头发卷曲,长得黢黑,粗鲁狠毒,30岁左右。
李其伟──中队长,绰号“李麻烦”,戴眼镜,半秃顶,长得像妇人,阴阳怪气,山区跳出来的,曾当过历史教师,30多岁。
肖兴铭──严管分队分队长,龙仕舜的司机,后调任劳教所包装厂厂长,40岁左右,1.70米左右。
王 陈──严管分队恶警,绰号“么八么”,从学校出来不久,20多岁,1.81左右米。
李中全──恶警,肥胖,头发花白,文化低,暴横,常酗酒后脸脖通红现“鸡皮疙瘩”,50多岁,1.58米。
李春伦──黄头发,戴眼镜,瘦,薄嘴唇,阴险,30多岁,1.67米左右。
李 勇──恶警,微黑,月2001年被评为“十佳”后,上面组织过到香港旅游,见过那里到处在炼法轮功,男,30多岁,1.59米左右。
叶 华──恶警,是搞广播、搞欺骗世人的文艺表演的主谋,30岁左右,1.70米左右。
陈建平──恶警,绰号“一杷(堆)屎”、“兽医”,某医校骨科类专业毕业,曾是狱医,黄头发,20多岁,1.65米左右,心理扭曲,常叫吸毒犯给其讲淫乱经历。
刘期斗──恶警,绰号“流蝌蚪”,肥胖,走路迟缓,累喘,文化低,本已退休,却赖着不走,擅长利用吸毒犯为期赚取退休前的业绩,工资每月1500元以上,60多岁,1.57米。
***还有周本中 姚校长(西山坪驾校) 王静(男)等
【注】绰号都是吸毒犯总结并常喊出来的。

吸毒犯:
王建鹏──重庆渝中区,绰号“短腿”,身高1.59米
何卫东──重庆较场口,30岁,背上有多道5寸长的刀疤
邓 平──四川,绰号“花脑壳”,34岁,脑壳上全是白刀疤
刁小微──重庆南岸区42岁,
刘洪光──重庆沙坪坝区,绰号“狗儿”
陈 刚──重庆大足,29岁,练过拳击和健美,肌肉发达
杨 兵──重庆秀山县,27岁
孔 林──重庆渝中区黄花园,28岁
刘晓光──重庆南岸区铜元局,38岁
夏先科──重庆潼南县,40岁,1.82,高达强壮,篮球手,80公斤
刘 东──重庆市区,30岁左右,人民大学毕业后当过记者,很快吸毒变坏,有“希特勒”纹身,打人狠毒,叶华搞的广播主要由它和王建鹏主持,值班吸毒犯。
***还有: 刘超 刘登红 张鹏(有纹身)等

重庆市地区区号──023 
重庆市劳教戒毒管理所:(023)6827-2131/2111/2105
地址:重庆市北碚区 邮编:400700 
重庆市新劳教转运站:(023)6775-8448  
地址:渝北人和镇万年村18号 邮编:401121 
重庆市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023)6787-1831 传真:6787-1831 
地址:江北区杨河一村72号10楼 邮编:400020
重庆西山坪劳改农场:(023)6827-1290
重庆市西山坪劳动教养管理所:(023)6827-2131/2009 地址:重庆北碚 邮编:40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