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父启悟我跟上正法洪流


【明慧网2005年2月26日】九九年十月,我踏上去北京的列车,快抵京时,我向身边人讲真象,被不明真象者举报而被抓。我在乘警和餐车工作人员的提问中向他们说明真象,为首的队长一路上企图说服我,但遣返分别时,他向我合十。

我在兰州市安宁区拘留所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回过头看什么也不是,但当时哥哥从千里外赶来,七尺男儿因焦急、委屈、心疼而声泪俱下,使我动了人心,没识破邪恶安排,违心的写了“二书”。

2000年底,我又踏上北去证实大法的神圣旅程。2001年元旦在天安门广场上,我穷尽最大音量,喊出生命久远等待的最强音:“法轮大法好!”恶警的棒子雨点般落在我身上,但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没有感觉到疼痛。

当天数百大法弟子被送到一个小院子,我们背诵着《论语》和《洪吟》,场面感天动地。下午,男女弟子被分开关押,男的关成四室,每室二百多人,“法轮大法好”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室内贴上好多证实大法的贴子。再后来我们集体学法,强烈要求恢复师父名誉、无条件释放所有非法关押弟子、允许炼功等,遭到恶警用警棍暴力强行分流,企图瓦解破坏。后来我们一行被送到一个邪恶据点,我全身被电两遍,由于正念不足,说出了真实姓名。我们被甘肃驻京办接回。

十天拘留后,我和好多学员被送到兰州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这里劳役奴动非常邪恶,每人每天须剥出定额瓜子仁,完不成就被折磨:上大挂、挖腰眼、肘子、胃脚、蘑菇(摩骨)炒肉等等,每招必朝着要害或穴位。在这“人间地狱”里,阴气袭人,犯人号长在管教队长王、李两恶警纵容下,狠毒的打我。经过六个月多非法刑拘,我被“释放”。邪恶之徒还企图送我去洗脑,被我们支书挡了,他明白真象。

2002年,我被迫流离在外。由于长时间没有学好法和失去明慧消息,渐起常人心。半年前,我终于意识到这很危险,于是求师父救我。第二天,我在深圳邂逅大法弟子讲真象。从此,我又回到正法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