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弟子不会再辜负您的慈悲苦度”


【明慧网2005年2月2日】我们全家是在98年秋天经父亲的一位同学介绍得法,那时的我们只是对炼功感兴趣,并不注重师父强调的那个“修”字。而我,当时是读初中的学生,更是连《转法轮》的第一讲都没看完,只是在学校的宿舍教过同学炼功,99年7.20以后,全家人选择了放弃。

当时,学校里都组织人人表态、签名,我也不知道当时是怎的,只觉着大法在我心中,不象他们说的那样,学校里搞签名,我也没下去签,在我的上交日记本中,我向教语文的老师说:其实大法是好的。结果在课堂上被他好一顿批判,打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话题在我脑中出现了。

村里来人,说要上缴所有大法书籍、音像资料,父亲并没有给他们,但是心中确实对大法已经不是坚定的了。接着,故事从现在开始了。

我上初中3年级时,简直就读不下去了,原本身体还算结实的我竟然开始频繁的感冒,只要是感冒,肯定得发烧,肯定得嗓子说不出话来,肯定得打点滴,一个月里,得有27、28天是吃药的,而且还时常伴有喘不上气来,家人一看着急了,这样下去还了得,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没大问题,身体健康。可是,我还是老样子,身体一天天消瘦下去;接着又去看了一个“观音菩萨”下凡,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话,让我们回去照着做,回去喝她弄的几瓶子水,结果更糟。

好不容易,中考完了,2000年我也晃晃悠悠的考入了一个市重点高中,原来还打算,这回可得好好学习了,将来考个重点大学,可是,我的身体开始除了感冒,胸闷以外,肚子又开始天天痛,到高三那年(2003年),我干脆就不去上了,天天在家治病,市里的、省里的大小医院去了很多,检查就是没病。

正在这时,村里来了一个“狐大仙”,于是乎,天天找他看,他说这个,说那个,我们就照着做,要钱给钱,要什么给什么。说给菩萨开个光拿家去供着好,我们也照做了。现在想想,真好笑,自那以后,身体是舒服了1、2天,以后不仅身体依旧不好之外,我们全家人开始闹起了矛盾,天天吵架,家里的气氛就象阶级斗争似的。在当时的环境下,全家人真是被折腾的生不如死。

一次,我一阵心情烦乱又去“找我的书柜练拳击”(经常上来一阵子就莫名其妙的打它,书柜都被打了3个大窟窿),父亲就想,怎么会这样呢,于是就去收拾书柜看看,结果手这么一翻,一本《转法轮》映入眼帘,翻开一看,我们这几年折腾的弯路都在师父的法中,找到了答案,那心情,真是激动不已,老天啊,豁然明亮了起来。

就在这时,当时向父亲洪法的老同学,也刚刚因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劳教回来,互相这么一谈,几年来的痛楚和心酸,顷刻间,消逝在那爽朗的欢笑中了。那天晚上,师尊点化我(因为家中有附体给开光的佛像),从供桌下边跑出来两条蛇,这时师尊的声音好象是震动着整个空间说道:“你把它放在手里化了”,只见我把那小蛇往手里一放,瞬间,就变成了水。晚上12点醒来,原来父亲也没睡着,我告诉他我的梦,那晚,我们聊到2、3点才睡。

开始从新学法炼功的时候,我也是没有正念克制干扰、及时的提高上来,听法10分钟就睡了,炼功总是浑身痒,还经常的看见一些低灵,乱七八糟的东西。

2、3个月以后,渐渐的,能静下心来了。我的身上,冒出好多红色的疹,几天以后,炼再也不痒了,也不困了,开始了正常的修炼

现在,转眼2年时间过去了。我们全家人在每天努力的追上师尊的正法進程,努力的做着一名正法时期弟子该做的一切。似乎总有千言万语要对师父说,但师父说过,得关键时刻看你真行还是假行,那么弟子只想对师父说一句话:“师父,弟子一定行,弟子一定能行,弟子不会再辜负您的慈悲苦度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