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师父带我们走的是正路


【明慧网2005年2月11日】

各位同修:

你们好!我今天向你们讲述一下我是如何从邪悟的路上走回大法中来的。我曾是一个大法修炼者,相信师父和大法,并决心按师父安排的路走到底,可由于执著心太多,被二次劳教,二次邪悟,还认为自己做得对,是自己悟到的法理,还死心塌地的帮助邪恶干了许多助纣为虐的事。

第二次劳教回家后,心身几乎处于瘫痪状态,什么也干不了,家务都无法做,一动就喘,不能思考问题,一想问题头就疼得厉害。一点耐心也没有,一点小事也容不下,功友们为了我三番五次来我家,我却有些反感,只想清静的呆着。
 
有一天,一位功友刚离开我家,半夜里,我突然醒来,只觉得心慌,我尽量平静自己,可越来越厉害,竟控制不住只想哭,好像要窒息了一样,我意识中知道不太正常,却搞不懂是什么原因。由于家里人也都炼功,我叫来他们,他们一看我这个样子,就开始发正念,我已无法坐起,他们把我扶起来,只觉得有人在心里乱抓,忽然我想起最近我总提起附近一个借人体看病自称“修炼人”的人,而且每每提起时就觉得嗓子发紧,呼吸困难,因为我没把它当回事,批评它在干坏事,这时我看到了一副狰狞的面孔,抓住了我的元神试图把我杀死,我显得那么无能为力,好象马上就要窒息,我开始求救师父,求师父救我!

过了一段时间,我慢慢缓了过来。心不再疼了,呼吸也平稳下来,整个过程经历了半小时,第二次,我躺了一整天,身体如棒子打了一样的疼。我的心被震动了,我不得不承认:我已经选错了路,我没有任何能力,如果不是师父相救,我一定没命了。我真觉得元气大伤,在事实面前,我还是觉得不想面对这个现实。

事隔两天,一位功友来我家,给我带来了《洪吟》(一)和(二),我开始看,刚到一多半,只觉得累得不行,我就躺下休息一会儿,谁知越来越难受,呼吸又开始急促起来,功友见势扶我坐起,让我发正念,他也发正念,只觉得每个细胞都被抑制住了,这时我眼前出现了两个人,是在劳教所时最“关心”我的管教。她们说:“你不佩再看大法书!你应该被销毁!”说着就要出手,这时一只巨大的手挡在了我的前面,我感到慈悲的师父的声音对她们说:“她是签约来的,就凭这一点,谁也不许动!”我的泪水夺眶而出,紧接着我又看到那两个人平日对我笑盈盈的面容,再往纵深看下去,却变成了两张狰狞的面孔,恶狠狠的看着我,再往纵深看下去,我明显的感受到了她们那颗强烈的妒忌心。我内心无限的酸楚,忍不住放声大哭,我觉得对不起师父和大法,被邪恶的伪善与欺骗所带动,却还死心塌地的干了那么多助纣为虐的事,如今是师父告诉了我,让我看到它们的真实面目——伪善、妒忌,欺骗、邪恶。我才想起她们平时常说:“成佛也得是我们这样的。”并且常常把大法弟子贬低得一文不值。没想到那是它们妒忌的本性的流露!事后,那位功友告诉我,发正念时,他都觉得头皮发麻。

邪悟的、背叛大法的人啊,快快醒来吧!是这真实的一切敲醒了我麻木的心灵。

现在我切实的感到:正法是绝对严肃的,只有师父才能带领我们走这条路,而邪恶的旧势力却把我们往邪路上引,目地是销毁我们,因为它们的妒忌,用伪善与欺骗混乱我们的思想。正法不是人的表面所谓道理和推理或人的什么想法可以决定的,那是严肃的宇宙更新与重组!人的想法什么也不是,法的标准是金刚不动的呀!否则又怎么能称为法呢?快点回到大法中吧,溶入正法中来,彻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他们是破坏正法、迫害众生的邪恶。就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才是光明的正法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