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海淀看守所、劳教调遣处及新安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2月26日】下面是我当初在北京海淀看守所、劳教调遣处及新安劳教所遭受的一些迫害

当我决定去北京证实大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就在金水桥毅然的打开横幅,高喊“还大法清白”,被武警拖到一个院内询问地址。不一会开来一辆警车,他们就把我拖上车送到天安门派出所,先是搜身,然后就强行照相。我不配合,恶警就抓我的头往墙上撞,用劲把胳膊往上拧,嘴里不不停骂人,然后把我关到一个噪音非常大的铁栏屋里。

陆续有几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進来,有一位女大法弟子衣服裤子都被撕破了,这是我第一次看首都警察的粗暴与野蛮。到了晚上,我们被带上车,恶警们大打出手,不让男大法弟子坐着,强制蹲着。他们把我带到另一派出所,進来一个警察出手就打头部,然后就把双手铐在两张床上,开始逼问地址。到晚上11点,他们见我不说什么,就把我关到一个屋里,用铁椅子把我锁上了,不让上厕所。

第二天不法人员把我送到海淀看守所,那里阴森森的就像人间地狱。我和一个大法弟子绝食抗议,反迫害。那里邪恶的管教采取各种手段,各种方法迫害我们,首先是株连,不让同号的犯人睡觉,让坐板,不让看电视,说都是我们绝食造成的。是非不分的犯人们就一起攻击我,逼我吃饭,说我给她们找麻烦。管教还让他们一群人给我灌食,把我的脸都抓破了。第二天就插胃管,强行把我捆在床上,往鼻子里插管,非常痛苦。他们还骂人。

当第四次插管时,我的脉已经找不到了,他们把我送到结核医院打吊针,進行又一种迫害,不分白天黑夜打,不让起床,监控自由,还把我按在床上打。然后又送回看守所继续迫害,采取各种手段逼迫你放弃绝食,强制其他大法学员说我绝食是为私的,想出来,给别人找麻烦。在第15天时我放弃了绝食,这是错误做法,完全用人心,也是被加重迫害的开始和原因。两个月看守所迫害后,不法人员们以“扰乱社会秩序”,非法判我一年半劳教。

北京劳教调遣处更是邪恶,我们每天被迫超负荷劳动,从早上干到晚上11点左右,每天吃饭就象要饭一样。我看见一个老年大法弟子不吃饭,队长就让犯人把她带到一个不让看见的北二间屋里進行迫害,用硬物撬、扯等手段,野蛮灌食(玉米面)把她的牙都弄掉两颗,其中几颗也松动了,而且肩膀上都是血迹。那里大队长很年轻,叫王超,还有两副手都姓张。有一个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他们指使犯人背地里把她捆在床板上,一天不让吃饭、上厕所,还关在得爱滋病的犯人一监室内迫害。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已经不奇怪了,那里的队长经常骂人,体罚,不让上厕所。洗脸、上厕所时间都不够用,就被撵出来,不让洗衣服,每个人都很脏。

我被后来被劫持到新安劳教所继续迫害。我在五大队,大队长陈华、副大队长姓杨、韩。第一件事就是洗脑转化,不法人员开始对你很好、很善,让人帮你洗衣服,打被子,整天4-5个围攻你,说一些假话关心的话,她们采取心理学的方法,针对有不同常人心的对付方法 ,让你顺着那一套思路走,断章取义说师父的法,我正念抵制,就觉得这些人怎么变得这样了呢?他们看我不转化,就不让睡觉,强迫罚站,抱头蹲着,每天7、8个人围攻,根本不让说话,一天迷迷糊糊的。

在劳教所里,如果没有平时的扎实的学法,是不易走过来的。有一次一个姓张的队长骗我说让我写,后悔还能拿回来,由于各种常人心妥协了,干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干的事,对不起大法和师父,以后就象行尸走肉一样,没有自我,假话天天说。有一次在写诽谤师父的作业中我不写,邪恶的韩队长大叫,出口脏话,说的很难听,不让睡觉,还逼迫我写,我就写“法轮大法好”,她说送到上边就加期,其实她们怕受到经济上的损失。

后来我身上长疥疮,奇痒无比,流脓水,每天不能睡觉,身上抓破了都是血,衣服被子都是血点,非常痛苦。由于长期不分黑夜的劳动、干活,我的视力一天不如一天,已经看不清东西了,精神上更是痛苦,后悔、自责,每天伴随着我,用语言无法表达,我的内心在流血,哭、恨、瞧不起自己,头发一天天变白了,人也瘦得不像样。我带着耻辱走出劳教所。

感谢慈悲的师父给我第二次修炼的机会。在获得自由、接触到法后,我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身体渐渐恢复,重新爬起来,振作精神,扎实学法修炼,做好三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