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常人心,摆正修炼人与世人的关系,爱护世人


【明慧网2005年2月3日】日前,从朋友处得知北京高智晟律师的一些情况,说每天都有法轮功学员打电话或上门找高律师,高律师的心情非常沉重。一是因为他一个人的精力实在是有限,尽管他会尽所能接见所有求助的学员;再就是他越来越看清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之普遍和惨烈。

朋友说,有人告诉高律师,说黄伟的太太在高压下不知道是否能挺住,当局有可能用她来攻击高律师。另外,国安等“有关部门”经常找高律师谈话,最近因为有需要提防的事,他已经有十几天没有回家(具体原因不详),而他的母亲现在病危,癌症晚期,全身扩散,他的心里非常难过。

高律师自己明白中共的电话监控定位可以很容易的抓到他,他的朋友们都很为他担心。高律师虽然不信神,但是,看到无论呼吁还是批评都没有他猛的许多人都被抓或遇到了车祸等,而他在很多时候都化险为夷,高律师相信这些都是超自然的力量在替他化解,他认为这是因为他平时从来不做坏事,看到要饭的,无论自己当时多么的行迹匆匆,他也要停下脚步施舍。

听了这些,心情比较复杂。一方面,知道有学员慢慢给高律师讲法轮功真象已有大约一年的时间了,后者今天对迫害真象的认识能到这种程度,能把自己的正义感、同情心、时间和实事求是的工作态度用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的确是经历了一段实实在在的心路历程,对高律师本人来说,一定也决非容易之事。但他终于走过来了,为此,我在心里为高律师欣慰与喝彩。同时,另一方面,深知中共的流氓暴力本性,因此也感受到高律师所承受着的压力与负担,不免为高律师担忧,也在心里为他祝福,希望他能健朗的坚持到他还认识不到、但终将降临的法正人间的历史时刻。法正人间的时刻,就是一切迫害善良民众的、反对“真善忍”的邪恶之徒在中华大地上不复存在的新时代的开始。

还有一个方面,在这里想和同修交流一下。就是我们海内外大法弟子如何放下常人心,摆正与世人的关系、更好的体谅和爱护世人的问题。一直没有写文章谈过这个问题,高律师的情况促成我终于拿起笔。想了很久了,如果仍有词不达意、甚至言辞不当之处,请各位不吝指教,并多包涵。

在中国大陆,有不少学员是抱着各种人心开始接触大法的,对人来说这是人之常情,可是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来说,如果学法之后很长时间仍抱着最初的常人的想法(根本执著),就不是个小问题了,就会由此给自己和世人带来很多麻烦与魔难。

99年迫害全面开始后到今天,已经五、六年了,但总是有些人还是把这场迫害看成邪恶的人对人的迫害,而且越这样越被黑手烂鬼抓住弱点,使其总是被迫害纠缠。在这些学员当中,有一部分一直很执著于自己表面的变化,比如怎么还迫害我?怎么我的病还不好?怎么迫害还不结束,等等,却没想到自身和周围的一切都和修炼紧密相关。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中讲了一个法理:“……我们凡是炼功时冲不过去关、气下不来时,我们找一找心性上的原因,是不是误在那个层次中时间太长了,应该提高提高心性了!你真正的提高心性的时候,你看它就能下来。你一味的强调你自身功的变化而不强调你心性的转变,它可是等着你心性的提高,才会发生整体的变化呢。”其实这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也是直接的指导啊。

如果总是学法静不下心来,一味的盼着“让自己难受”的迫害快点结束,就很容易站在为私为我的基点上向外求,前天盼这个中央领导能力挽狂澜,昨天盼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能主持正义,今天盼国际调查组织或者其它人权组织能制止迫害,明天盼新任中共中央能给平反,后天盼明白真象的常人律师能够给自己撑腰,总而言之,都是围绕着要通过外力、依赖常人和常人组织,搬掉压在自己身上的迫害大山。可是怎么向外求、找捷径,终究也求不来自己想象中的结果,因为毕竟修炼人是有超常的理在管的,这场迫害也是超常的。那么如果等师父正法结束了,别人都修上去了,回头一看,自己一路都在外求,没有修上去,而别人都是修过来的,到那时才愿意相信师父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教导,那才是痛悔莫及啊,因为到那时为止,你的心性在哪里你的位置就在哪里,即便是个作为正法弟子来的生命,几乎还没履行自己的历史使命,那也再没有机会弥补了,因为那个历史过程已经结束。这些师父讲法中多处讲到,其实只要是大法修炼人,静下心来都能读懂,都能知道怎么做是正路、是真正的对自己和对他人都好。

在全面迫害持续了五年半的今天,在心底深处仍然对师父讲法不能完全相信、不愿把师父讲的所有法理作为对自己的要求的学员,真的应该想想,自己是不是受恶党毒害太深,心底深处信的不是神,而是信着恶党强化灌输了五十多年的“无神论”、“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没有神仙……”。针对当前很多大法弟子在严酷的迫害环境中都做的很好的情况,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如果在中国大陆这场迫害开始的时候,大法弟子都能够象现在这样做得比较正,这场迫害它发动不起来,那些邪恶瞬间就会销毁掉,人间不是它们逞恶的地方。”人一旦走入修炼的门,就不归低层的神管了。大法弟子更是超常。扪心自问,你真的百分之百的相信师父的这段讲法吗?

当然,很多情况下,很多学员是因为忙,所以能静下心来思考的时间比较少,时间长了,养成常人式的习惯,一旦确认一件事应该干,而且有了一个具体方法,就成了单纯的干事,用那个现成的方法干活。而不习惯先从法理上有了清醒的认识,再有条不紊的、清醒智慧的边做边修。这种现象这些年在海内外学员中可能都比较突出。然而修炼是不看我们有什么借口的,就看能不能在法上修;而且我们遇到的、想到、做到的每件事,都和我们修炼密不可分。

个人认为,拿是否应该频繁找高律师这个问题举例,这些问题不存在绝对的答案,关键要看去与不去的动机。对不去找的学员来说,可能原因比较多,比如有的觉得没必要,因为对方已经明白了真象,已经很好了;有的可能是想找却放不下怕心;有的可能是觉得找也没用,中国不讲法律;有的觉得邪恶就是邪,胳膊拧不过大腿,等等。这些认识用法理衡量都可以看清基点和对错(其实运用法律反迫害也是正邪斗争过程中所需要的)。特别是,对前往求助的大陆学员来说,除了冷静的应该考虑自己和同修的安全问题之外(特务监视高律师,你打电话、去见面自然也都在监视之中),还应该先问问自己,自己是否站在讲真象、救度世人的角度才想去联系高律师的;对于海外学员来说,特别是给媒体做记者的学员,自己是站在为他的、体谅高律师和适当为他提高知名度以便保护的基点而去采访的,还是一定程度上是出于抢新闻、证实自己,或者走捷径的想法,并没有冷静考虑世人的安全和承受呢?

其实,不管是谁,不管是在大陆还是海外,每一位明白了真象的世人,背后都有大法弟子无私的、善良的、不懈的讲真象努力。明白了真象、明白的程度比较全面深刻,而且敢于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公开争取基本人权的世人,更是如此。海外有些议员和政府官员为什么能够非常态度明朗的支持大法弟子反迫害呢?据我所知,也都是经过大法弟子成年累月理性的、智慧的、正气而体现人性的讲真象,循序渐进、持之以恒,对方才走过关键点、突破根本障碍的。而且对方明白真象之后,往往仍有个鼓励、继续解惑和提供新信息的工作。

至于世人明白了真象之后能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实在不是大法弟子应该求的,因为他们是被救度的对象。只是往往当修炼人发自内心的慈悲于世人,真象真的讲清了,对方经常很愿意为我们发挥一下自己在家庭、社会上的优势,发自内心的为大法做非常好的事情。(其实有很多明白了真象的世人,也都做了和在做着支持大法弟子反迫害、讲真象的事,只是并非每个人都是公众人物,很多好事还没有受到足够重视,没有被翔实的、生动的报导出来。)

从师父的新经文中我们确认了,世间正义感强、善心在的世人还很多,根基好、与大法缘份深的世人很多还没真正明白真象。同时,时间越来越紧迫。如果更多的大法弟子都能摆正自己和世人的关系,体谅还不明真象的世人、抓紧为他们讲清真象,爱护已经明白真象的世人、从为他的角度恰到好处的帮助他们发挥正面作用;如果更多的大法弟子,都能够去找一位甚至多位自己的“高律师”,耐心的、深入的为他(她)们讲真象,相信不久的将来,高智晟律师就不会再那么孤独与艰难,因为社会上会有许多赵律师、钱督察、孙主管、李院长也会明白真象,也会尽力起他们能起的正面作用,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反迫害、反邪恶中,巍然的和大法弟子站在一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