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女大法弟子修炼、证实法的体会


【明慧网2005年2月6日】我是一名50岁的农村女大法弟子,小学文化,从小跟随祖父一起生活。6岁多时在灾难中失去了右手,后来在艰难困苦的生活中,经历了许多的病痛磨难,在求生不行,求死不能的极度痛苦中挣扎着,寻找着,度日如年。

1998年4月4日这一天,在同修那里有幸看到法轮佛法简介,在看后几分钟,从头到脚有一股热流通遍了我的全身,使我的身体轻松了许多。第二天,我就到炼功点上学法、炼功。因初期对法的理解非常肤浅,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我一只手能炼吗?后来在我不断的坚持学法、炼功中,明白了师父的法理,在修炼中,不断的提高心性,是师父的慈悲苦度,不断的给我净化身体,使我真正的得到了身心健康,这是大法的神奇和美妙,使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19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团,对我们的师父、对大法诽谤栽赃陷害。我悟到,我是师父的弟子,要为我们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于是我和三位同修于2000年7月6日進京上访,到了天安门广场,我们打出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一会儿北京分局的恶警和打手就把我们抓走了,关押至天黑时分,将我们关押到昌平看守所。

两天后,由四川驻京办事处人员把我们押到四川驻京办,关押了9天后,由茂县公安局长和风仪镇欧某押送至茂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了30天,来京接押我们的人,借此机会诱骗搜光了我们的钱财,住在故宫里。

2001年农历腊月23日,邪恶之徒把我们地区坚定实修的大法弟子全部诱骗关押在洗脑班35天(除被非法判刑、关押拘留的外),后来我们在正念中堂堂正正闯出了人间地狱。

2002年8月19日,被人举报,我在街上卖梨子刚回家,被恶警张英辉、刘小晴(女)、陈兵还有一名不知名的拍照的恶人抄了家,抄走了《转法轮》、《转法轮》手抄本五本、炼功带、师父照片一张、新经文一张、随身听一个,把我家里翻了底朝天,还骂我顽固不化、社会的残渣、人渣。在盘问我时说:“你们师父教你炼功结印,你咋结呢?”我立即答复他们,我能行(邪恶讥笑我,是因为我是一只手的残疾人)。在7.20后的五年中,每逢节、假日、4.25、7.20、师父生日邪恶之徒们都会时刻监视、跟踪、蹲坑、抄家和骚扰我们,在邪恶的迫害中,我们地区全体大法弟子整体配合,正念正行做好师父教我们的三件事。

*溶于法中 正念正行

1999年—2003年期间,我们地区大法弟子進京上访时,被判劳教、判刑非法关押,在家同修在当时的高压环境中,怕心重,讲真象的同修很少,外地传递到我们地区的不干胶和真象资料很少人去发放,当时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次能把几十份资料和不干胶、光碟等发放出去,想让世人明白真象,并面对面讲真象,随时随身携带着用信封装着的资料和光碟走村串巷,在大法的修炼道路上尽职尽责救度更多的有缘人。

*在讲清真象中修去怕心

在讲真象的几年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是大法的威力和神奇使我在讲清真象中一直没受到干扰,就认为自己比没走出来的同修很精進了,没有怕心了。在最近一次发放真象资料时,欢喜心和怕心在最深处表现出来了,发放资料一直都不顺利,当时正走在乡村小道中,有人看见时,我就采田边的野菊花,没人看见我就发放,这样做时,当天只发放了几份出去。这时天上忽然下雨了,我回到家不多时四肢无力,象得了重感冒一样,由于很严重,非常难受,我就上床睡下了,也没从中悟一悟。在第二天的晚饭后,我刚要上床睡觉,在那一瞬间,突然悟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不只是人、动物,还有植物都有生命,在另外空间里任何物质都会体现出生命来。”当时我采了那么多野菊花,弄死了多少生命啊,为证实大法,讲真象,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怎么能用伤害植物的生命作为自己怕心和人心的庇护找借口呢?就这一念,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难受的症状消失了。

在旧势力安排的这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迫害中,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紧跟正法進程,抓紧救度更多众生,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由于已有40年从没提笔书写,层次所限,不正之处和常人之心,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