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感受到了师父洪大的慈悲


【明慧网2005年2月4日】99年7.20前我们全家四人喜得大法,通过学炼亲身体会到了大法的博大精深和对身心健康的益处,明白了人在世间存在的真实意义。我炼功七天元神离体,真实体验了上天的美好,正如师父讲的:“你一上来直接就在高层次上修炼。”(《转法轮》)几年来,我们以真善忍为标准,遇事先考虑别人,不争不斗,泰然处之。

然而99年7月20日江泽民出于妒嫉,发动了这场迫害。我们全家在这风风雨雨的邪恶迫害中走到了今天,真是不寻常的历程。回首这五年的悠悠岁月,深感师父的慈悲与洪大。

99年7月18日早晨,我去炼功,听说站长被抓,于是我们8人到北京上访,谁知我们在半路就被警察截住。警察用警车把我们拉到了北京体育场,后又把我们拉到保定。在那里警察对学员又打又拉的,行为粗暴。后又被送到单位,已经深夜1点多。单位保卫科人员一个没走,酒气喷人。他们对我冷言冷语,甚至还想把我吊起来,逼我放弃修炼。从此我们美好和谐的生活失去了宁静。派出所、街道、工作单位经常到我家骚扰。

2000年7月20日,派出所小李突然来到我家,发现一本《转法轮》,让我给他,我不给,他让我烧掉,我说这么好的书绝不烧。他说他要看看,我以为他真看,就让他拿走了。谁知下午警察来把我从单位抓到派出所。因我不放弃信仰,他们非法抄家,又把我送到单位,保卫科人员把我铐在走廊,两脚跟离地。我满头大汗,疼痛难忍。这时我想起我是修真善忍的,不应该受他们迫害,于是我面带微笑善意的劝他们把我放下来。深夜12点多,把我放進屋里,两手铐在床上。白天我跟他们讲真象,这样他们非法关了我七天。回来后,我马上投入讲真象,证实法。并找出自己前一段做的不好的地方。

2001年12月份,由于上网发表严正声明,单位又把我叫去问话。我依然给他们讲真象。白天他们把我铐在床上,夜间两手铐在床头。就在我非常难受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师父说,学大法是有福份的,不应该让他们迫害。这时我天目中看一看我的手,发现我的手特别小,所以手就从铐里退了出来。我知道是师父给了我功能,这是大法的神奇。最后单位让我交8000元回家,我又走上了讲真象、证实法的大道。

在我被抓的同时,我73岁的老婆婆在家里同样受到迫害。派出所、街道,三天两头窜到我家里东查西问,并逼迫她放弃修炼。她没炼功前身体多病,炼功后八年没得过任何病,没吃过一粒药。我们婆媳经常出去发真象传单。一次,她出去发真象传单,半路上突然肚子疼,十分难忍,这时她想起师父的话,助师世间行,一会肚子就不疼了,顺利完成任务。一次,晚上她去公园贴真象,贴完后往回走,后面三个人追着告诉她说,真象贴倒了,于是她又回去把传单重新贴好,她说:“师父天天看着我,就在我身边。”’

2004年7月的一天早上,警察突然闯入我家,让我签字,说要抄家,我不签,我说我没犯罪,于是坐到床上发正念。这时他们又劝我丈夫( 也是大法弟子 )签字,他不配合,还跟他们讲我学法后身心的巨大变化。我由于发正念走了神,警察突然拽我,我一下子晕过去了,随后就感到灵魂脱了壳一般,我的元神轻飘飘的飞出来了,我觉得身体非常美妙,正美的时候,突然想起师父说了算,接着有个东西从上慢慢往回走,只觉得刚刚到身上,突然警察大声说:“别装死了,跟我们走吧。”顿时上来四个人拽着我的手脚往外走,我发正念,他们从四楼往下拖,我就高声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好几个人费了好大劲才把我弄到派出所。我跟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天理,他们给我照相,我不照;他们盘问我,我也不予配合,随后他们把我拉到刑警队逼我按手印。我发正念彻底铲除迫害我的邪恶黑手,同时也要求师父加持弟子,我坚决不配合邪恶。当时他们四、五个三十多岁的警察把我按在地下掰我的手,使出多大劲也没掰开,最后他们拽我的头照相,也没有照成,我知道是师父在帮助我,是大法的神奇。

大约下午5点,他们把我送到看守所,我一進屋就跟屋里的人讲真象。在被恶人绑架期间,我一直绝食、绝水。第三天看守所的管教所长找我谈话,让我進食。我说我没有犯罪,我这是对他们违法行为的抗议,他告诉我要对我進行灌食。到了第四天,她们领来不少人,其中有两名男犯人,准备给我灌食,我开始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此时,不少犯人来拽我,可是拽不动,这时,所长来了,她问同室犯人我是不是偷着吃东西了,犯人说一直看着我,没有吃。于是她叫它们再次使劲把我铐在铁椅子上,医护人员往我鼻子里插管,当时我心里跟师父说:“师父请加持弟子,我坚决不配合邪恶。”就这样我使劲往出卡管子,从嘴里卡出来了,又接着插第二次,我缓了口气,这时从胃里返出一些东西,吐了,它们有点怯手了。紧接着,我跟它们讲真象,我和姓刘的警察说:“我四天四夜没吃没喝,你是亲眼所见,那么多犯人却拽不动我,是什么原因,这是大法的神奇,请记住法轮大法好。”她点了点头。

过了两天,他们对我進行审问,我跟他们讲真象,整个提审过程,我的思维非常简单、清晰,就是坚信师父,就按师父要求的做。他们看我什么也没有说,就说:“你一个字也不说照样判你三年。”我当时心里回答:“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最后他们没办法,告诉我三十天后送我去劳教。在看守所的三十天,我时时刻刻都静静的查找自己有什么漏以致被邪恶钻空子。后来我被送到劳教所,在这期间,我找到自己做事有点急躁,没达到慈悲、祥和,静心查找,自己还有很多不足。在劳教所我每天背法并对犯人和警察讲真象。我越来越认识到,一个大法弟子一旦失去了师父让做三件事的环境,那种痛彻心肺的感受不是人人都能体悟到的,我一直在和师父说:弟子有漏也不允许邪恶来迫害我,我不能承认这一切,还有许多众生等我去救度,我不能在这里受迫害。我坚信师父的话:“弟子正念足,师有回天力。”(《洪吟(二)》)我坚信师父,我一定能走出去。

七天后我丈夫(也是大法弟子)看到我饥瘦的样子很难受,决心一定要把我接出来。回去后他抓紧时间找办案单位要人,经过三、四天努力,把我接回家。回来后,我知道了我们地区凡是知道我被绑架的大法弟子都发正念帮我,更体现出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体悟到只要你的心到位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通过这几年的经历,我真的感受到了师父洪大的慈悲。

最后以师父的一首《大道行》和同修共勉:“举目望青天 洪微皆是眼 上下聚焦处 大道行世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