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5年1月31日】在极端的病痛中和世人给我制造的精神折磨中,我曾经想到了死。是伟大的师父给了我从新活下去的勇气,让我看到了人生的光明。可99年7.20以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進行疯狂迫害,破坏了我们的修炼环境,制造白色恐怖。面临这一切我该怎么办?大法给予了我新生,我就应该放下一切去维护法。

五年之中,我经历了很多魔难。3次上北京,4次被绑架关押(达571天,包括一次劳教),2次被抄家,敲诈钱财近10000元(单位给的在工资中扣);遭受过打骂、罚站、倒拖、“苏秦背剑”、剥夺睡眠、人格侮辱、强制劳动等种种酷刑;眼睛打伤红肿流脓半个多月,左臂受伤半年多;8次绝食,多次被野蛮灌食致往外冒鲜血……

在这风风雨雨中,我见证了江氏集团的邪恶程度,也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我们也锻炼得越来越成熟,越来越理智、清醒。不管环境多么险恶,不忘自己伟大的历史使命,证实法,讲真象,救众生,兑现自己的史前誓言。每次的提高都是生与死的考验。在这过程当中,我最深的体会就是坚信师,坚信大法,按照师父所说的去做就没有闯不过去的关。

是师父是大法给了我新生

修炼大法以前我是个体弱多病的人,别人都说我未老先衰。我曾患多种疾病如:乙型肝炎、肾炎、肾盂肾炎、肾囊肿、膀胱炎、阴道炎、痔疮、左眼疱疹病毒性角膜炎、角膜溃烂、双侧外耳道炎、萎缩性鼻炎等等,常年吃药打针都无效。我在卫生系统工作,但对自己的病却没有办法。随后去练过气功,最终还是无效,长期受疾病的折磨。全家人不但精神压力很大,而且经济负担也承受不了,常常是处于经济危机状态。为报销一部分药费,单位和公医办对我意见非常大。91年由于工作过度劳累,使我病情加重,去县医院住院治疗,结果不但药费不给我报销,还要行政处分我。公医办还去扣给我治病的医生的钱,挑拨医生对我的仇恨……我受尽了疾病和人给我制造的折磨,那时我真不想活了……但又想到还有不满7岁的儿子,不能把痛苦压在孩子身上,我应该尽当母亲的职责,所以才痛苦的活下来。

“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洪吟》(二))。96年6月我有缘修炼了法轮大法。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我的心胸豁然开朗,明白了人生的真谛。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去掉了自卑感,名利心也渐渐淡化了,遇事找自己,我的心灵得到了净化。很快自己感到一身轻松,人也精神起来了。修炼2个月后什么病都消失了,从此甩掉了药罐子,人们都说我越活越年轻了。是师父,是大法使我获得了新生。我对师、对法更加坚信和坚定。

我晚上学法,早起炼功,白天上班,工作井井有条,干得很出色。下班后搞家务,家庭也充满了欢乐的气氛。大法改变了我,改变了我的家庭环境。我内心对大慈大悲的师父的救度之恩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信师信法,巨难之中更要坚定

可99年7.20以后,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進行疯狂迫害。全国的广播、电视、报纸等一切宣传手段全部用来恶意攻击、诬蔑诽谤、栽赃陷害大法和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中国处于白色恐怖中。邪恶破坏了我们的修炼环境,在家修炼都要承受巨大压力。面临这一切我该怎么办?心里纳闷。但我想到我是大法的亲身受益者,是师父给了我新生,我应该以我的亲身受益去证实大法,还师父清白。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这朴实的本性使我毅然放下名利情。但具体怎么走,还不知道。那时看不到师父的新经文,但我一直是信师、信法的;师父的经文《见真性》在我耳边响起,我就下决心,去北京证实法、护法。

99年9月15日,我第一次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这超然的举动使我迈出了从人走向神的关键的第一步。我与北京、朝阳、吉林、长春等各地的同修交流了心得体会,短短几天使我在法理上明白了许多,我的心性飞速提高,对“助师正法”有了更深的认识。顺利返回后,我将外地同修的体会带给当地同修,增强了同修坚定修炼的信心,鼓励他们要坚信大法心不动,要证实大法。

2000年1月23日上午9点,我二次出发到北京上访。当时坚持出来证实法还面临家庭解体,被工作单位开除的威胁。但助师正法的使命使我义无反顾。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抓捕,我被关入广场派出所。那里的恶警毒打我,并将电风扇开到最大档,朝我们大法弟子猛吹。神奇的是电风扇变成法轮在旋转,正转,反转,吹出的是热风,吹了两个多小时。恶警不给饭吃,也不给水喝。当晚把我们转到驻京办,在驻京办遭毒打。男女老少18名大法弟子其中还有两位80多岁的老人在一间办公室的光地板上睡了3夜,窗外的积雪一尺多厚,不给我们任何一点保暖的被褥。

2000年1月27日我被接回当地。在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33天。看守所给了我“释放证”后,恶警章亮又直接将我送县拘留所非法关押85天,并非法抄了我的家,抢走了我留给新同修的4本大法书。我没有保护好师父的书,使我很痛心。1月24日章亮就已经从我单位敲诈了6000元人民币,说是遣送费,但在回来的火车上,一切费用又逼迫我们自己支付;2000年5月23日放我时,恶警章亮又强迫家人交1000元保证金。

邪恶对我的迫害,丝毫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心,却使我看清了它的丑恶本质,也使我更明辨是非,对师父的法更坚定。

难中炼金体

2000年7月9日我第三次赴京,7月27日顺利返回。8月3日上午9点,恶警章亮等把我从家中骗到公安局,逼我承担上月15日县城张贴出大法真象资料的责任。晚上将我关押在县城一派出所,与犯罪的男人(有嫖客、吸毒的、打架的、偷东西的)关一个房间,连续4天3夜不准我睡觉。8月6日下午5时,恶警章亮又将我送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在拘留所里,大法弟子齐背《论语》、《洪吟》、《道法》等经文,并用实际行动证实法,给干警讲真象。干警都说我们是好人,是无辜被迫害。我为了反迫害進行第一次绝食抗争,但由于没有放下生死,怕被野蛮灌食,没有坚持到底。9月25日我被送市劳教所一年,我拒绝在劳教“决定书”上签字。

在那里,恶警派3-4个吸毒犯“包夹”一个大法弟子,监控大法弟子的言行,连上厕所都紧跟着,寸步不离。不准我们学法炼功,不准盘腿(坐在床上腿不准弯曲),不准说话,去厕所限定时间。有一段时间还不准我睡觉。吸毒犯随时找借口打骂我们,把我们当它们的出气筒。一次吸毒劳教犯刘玻精说我晒衣服时没“报数”,回舍房就对我拳打脚踢,把她自己的脚踢跛了;又拽我的头发,将我小脑部位往铁床上杆上撞,撞得当当的响,可是我都不感觉痛。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恩师替我承受了。我感觉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的教诲又在我耳边响起:“为了你们的提高不断的点悟着你们,为了你们的安全看护着你们,为了使你们能圆满平衡着你们在不同层次欠下的债。”(《排除干扰》)师父为我们承受那么多,我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还有什么理由不精進实修呢?想到这些,我的泪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有一次我在床上折洗干净的衣服,吸毒犯罩方方说我把灰尘弄到房间里了,乱骂我,我没吱声,另一个吸毒犯韦歹敏就将我从上铺(连二床)拖下来摔在地上,然后几个吸毒劳教围着打我,折磨我,逼我转化。罩方方说:“你转化了我们就不打你了。你知道吗?转化一个大法弟子,就提前2个月放我回家。”

我早已下定决心抵制它们的转化,即使天塌地陷,也要坚决维护大法到底。恶警还把体罚大法弟子的权下交给吸毒犯,如:下蹲,开摩托,扣起(先双脚闭拢,然后90度弯腰,双手指尖接近双脚的大拇指尖,又不能触拢)连续4-5个小时等等。给它们讲真象,有的当时听,过后只要恶警给点好处,教唆它们干坏事,它就什么都干;有的根本就不听。那时还不知道发正念。就这样大法弟子常在恶人们的打骂中煎熬。

2000年12月28日晚饭后,大法弟子背了师父的《论语》,吸毒犯就打骂我们。罩方方把我眼睛打伤了,眼睛红肿流泪,后来流脓半个多月,恶警从不过问。从背《论语》的第二天起,恶警于庆花就罚全中队大法弟子站军姿,每天站16-17个小时,连续站了35天。我的双脚和小腿水肿,40码的鞋都穿不進(平常穿35-36码),晚上睡觉时,水肿的双脚和小腿疼痛不能入睡。

2001年5月13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又是师尊的生日,我们在中队院坝炼功。刚做了一个动作,吸毒犯就拳打脚踢我们,把我打倒在地,用它穿着皮鞋的脚踩在我的头上、脸上,把我脸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然后将我在地上倒拖。值班恶警在一旁指挥。随后于庆花等恶警拿来手铐和绳子,叫吸毒犯给我们铐“苏秦背剑”(就是将一只手从肩往下拉,另一只手从后背往上提)。我胳臂的骨头被拉得嚓嚓响,将我双手猛拉到一起铐紧后,强迫我们站立正姿式,用绳子将我们的脚腕绑住。吸毒犯把擦脚布塞進我们嘴里,为了防止掉下,再用黄色封口胶绕头缠几圈封住,然后强行我们下蹲晒太阳。约40多分钟后,年龄大的同修承受不住了。同修从鼻孔发出声音:“你们要整死人啦!”后来才将“苏秦背剑”改为两只手背在背后反铐上,脚腕的绳子才松开,仍然罚我们下蹲晒太阳。直到吃饭时才取手铐。我的左手臂受伤,疼痛水肿半个多月,皮下瘀血,半边手臂青紫,半年多手无法用力,梳头时手向上举都很困难。

恶警还逼迫我们看污蔑大法、诽谤师父的录像,强行洗脑。我们反复背《论语》、《洪吟》、《道法》等经文,根本就不理它那些丑把戏,它那邪恶的东西对我们也不起作用。每天我们都要反复背师父的法,这样才能使我们更加坚定的走好修炼之路。恶警将许多大法弟子多次吊铐在床铺的铁栏杆上,有的还铐“鸭儿浮水”進行迫害。最苦的是,劳教所多次搜身、搜监。搜身时逼迫我们当众脱光衣服,连内裤都要脱下,强行做下蹲运动十几次,進行人格侮辱。然后又去搜监,将柜子、包里的衣服和床铺上的东西(包括枕芯)都要拉出来乱甩一地,并将购买的纸笔等东西收走,收走后又叫我们去买,反复这样搞,其目的是翻走手抄的师父讲法。师父的讲法若被夺走,大家心里就感到痛苦得不行。

在残酷的非人迫害下,后来有幸读到师父的新经文:“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作为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抵制对大法与弟子们的迫害。” (《精進要旨 二》《致词》)。我认识到,师父来正宇宙的法,同时赋予大法弟子除恶、救度众生的使命与责任;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要求弟子也全盘否定它们,要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及迫害。所以对邪恶的迫害我们不能逆来顺受,要坚决的抵制才对。于是我们就开始拒绝劳教所里的强制劳动,大法弟子不应该在那里,要出去救度众生。我们拒绝劳动,恶警又罚我们下蹲,每天15-16个小时,连续10多天,有的几十天。恶警还扣我们的饭,将扣下的饭菜倒進垃圾坑。还说不给我们饭吃。我们悟到该绝食,抵制邪恶对我们这无休止的残酷迫害。绝食5天后,邪恶就進行野蛮灌食。恶警给大法弟子戴上手铐,管子从鼻孔插進去,就将管子固定在鼻孔上,连续3-5天才将管子取出,管子上有一个漏斗,恶警叫“背喇叭”。

我在劳教所绝食4次,并多次写上访信(用大法法理阐明天安门自焚根本不是大法弟子干的,是坏人栽赃、陷害;用法律阐述大法弟子上访是合法的。师父教我们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做好人,没有错。是江泽民一伙在违法犯罪、祸乱人间)。劳教期满,又强行将我送县拘留所。在拘留所中,我和一同修向本县610负责人写了抗议书,并又绝食抗争。2001年10月7日才回到家。是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和大法的无边威力才使我走出了魔窟。

回家后,同修给我送来了新经文。师父说:“我告诉大家,除了你个人的修炼之外,当前最大的事情就是讲清真象,因为它在直接的普度着众生,它直接的在挽救着未来的人,同时它体现出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伟大──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你们还在救度着众生。”(《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话》)。师父给我们指明了前進的方向。我当时所处的环境恶劣,邪恶派人监控我的行踪,我要讲真象怎么办?心里着急。冷静下来多学法后,与同修切磋,就有办法了。首先给亲人讲真象,我走亲访友,谁也管不着。随后就是寄信讲真象。我们这个小整体互相配合,同修帮买邮票和信封,但很不方便。我学会用左手写信封,不同的人寄不同的资料。封好后让小弟子去邮局交,我在家发正念。寄给当地各学校领导、各机关部门领导,凡知道地址姓名的群众也都寄,不到一年时间寄出500多封。我继续在单位上班,后来环境变得好一点,有机会我就给接触的人讲真象,叫他们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有时也去贴不干胶,还抽出空时间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大法中的事。

坚定正念,破除恶警的迫害

我一直在单位兢兢业业的工作,经常加夜班,只要工作需要随叫随到,没有半点怨言,也没向单位要一分钱的加班费。不仅如此,我的工资比同等职工每月少给370元,并且连续2次未给我调资,我也没有计较。2002年10月29日下午,国安大队章亮带一群恶警突然闯入我的办公室乱翻,什么也没翻到,随后将我强行绑架上警车,并送拘留所。然后又抄了我的家,抢走了师父讲法光碟、炼功带及《转法轮》书。我不知道恶警为什么绑架我?在送往拘留所的路上,我一路不停的高呼:“法轮大法好”,恶人迫害好人要遭恶报,邪恶不配迫害大法弟子。

到了拘留所下车,恶警给我戴上手铐。我请师父加持,清除一切乱法烂鬼,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和旧势力本身,让它立即解体。在舍房,我背正法口诀,背了一个多小时,恶警吼我,不准我背,我不理他,还是一个劲的背。开始觉得有点口干,还是坚持,后来口也不干了。恶警受不了,说听到都不舒服。我与先進去的同修张和尹切磋:这不是我们大法弟子呆的地方,这是邪恶强加给我们的迫害,我们要破除邪恶迫害,要正念闯出魔窟。同修也悟上来了,第二天尹也与我一块绝食抗议。我们在那里背师父的《洪吟》、《论语》、《道法》等经文。

吃饭时,各舍房门打开,全部被关押人员都到院坝一起吃。我们利用吃饭时间,公开向被拘留人员讲真象,让他们能得救度。在舍房我教常人唱歌曲“法轮大法好”。一个人那天头痛得厉害,她跟我们一块学唱“法轮大法好”的歌曲,连唱几遍后,头不痛了。

11月1日我爱人受恶警的蒙骗来劝我吃饭,说只要吃了饭,等“十六大”开完了就要放我们,如果不吃饭又要送劳教。当时我又出现了怕心,怕送劳教。一日晚上我们吃了点面条,我肚子叫了一夜,不舒服,我悟到应该纯净的坚持绝食抗议。第二天早上就又开始绝食,头晚吃了面条的那个碗放在台上,刘干事发脾气将那个碗一脚踢在地上,碗口朝下扣着,我这一下坚定了信心,一定要坚持绝食到底。

11月5日上午11点多钟,恶警章亮带一群恶警来对我進行野蛮灌食,我心中请师父帮助“我要回家”。在插管之前,我就声明:2000年我被关在这里时,县医院××医生给我检查了身体,说我的身体不能灌食,你们把我迫害出了问题要承担法律责任。章亮说:“莫跟她罗索,强行灌。”它们就强行往我气管里插管,我出不了气,更说不出来话。他们强行灌,灌得肺里的鲜血直往外冒,他们才给拔掉管子,给我安上氧气管,这时我才喘过气来。当时我就说:你们灌到我肺里去了。章亮说:“没有。”

将我送县医院,照了X光,恶警章亮为了推脱责任叫医生写假报告,说没有灌到肺里,并到处造谣说我炼法轮功炼出了心脏病。它们又将我送到拘留所,并把氧气管给取了,又把我关入5号室。不到一分钟,我就呼吸困难,胸部剧烈痛,心慌,难受,头眩晕,口中吐鲜血,嘴唇发乌……,我知道这不是好的兆头,立即请师父救我。房间里的人立即报告值班人员,拘留所又叫来了章亮,把我又立即送县医院。在县医院门诊大门处,医生已经摸不到我的脉搏,量血压也无反应,面色青土色,手指发乌,手脚冰冷。我丈夫被章亮叫来也在那里。章亮看见我已经不行了,怕承担后果,就把我交给我爱人。医生给我爱人说:“此人很危险,要立即抢救。”并发出了病危通知书。我爱人将我送到抢救室,抽血化验,报告“酸中毒”。那时我并没有想自己,只是想到要救度世人,于是我给护士妹妹讲真象,叫他们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为了防止恶人下毒手,我要求回家,我从抢救室出来,并没有脱离危险,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回家后,我的身体极度衰弱,说话都没有气力,又肺区疼痛,肺好象失去了功能。我仍坚持学法炼功,开始时炼功没力气站立,只能炼静功。我读完一遍《转法轮》,自己感觉就轻松了许多,在家学法炼功10天内就恢复了健康,这是师父又一次给了我新的生命,我心中无比感谢慈悲伟大的恩师。

我在县医院只呆了6小时,我爱人只取了118元(一张处方)的药,化验费100元。可是恶警章亮给我单位打电话,说我在县医院用了1000多元的药费,还说我开了药拿回家等。11月5日我给单位讲了实际情况,将处方给领导看了,揭穿了章亮的谎言;并且我还给单位领导和公医办负责人说:我不承认这笔医药费。恶警光天化日下,把正在上班的我绑架去迫害得死而复活,无故残害好人,难道还要我给他害人的工钱吗?!后来恶警章亮找副县长批了条子,在我单位强行报销了2000多元。

学好法,在法上认识法是坚定正念的关键

“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2002年7月,天气十分炎热,室内温度高达36-37度,我在顶楼進行灭菌消毒工作,连续2-3个小时守在高温锅炉旁,温度高达39-40度,衣服被汗水湿透。待消毒完毕后,我去空调室呆了几分钟,就被邪恶钻了空子,对我進行象病业似的迫害。第二天就咳嗽,随后来势很凶猛:吐脓痰,胸闷象压了一块石板,出气困难,又发高烧,腹泻,吃不進饭,腿脚浮肿,左眼红肿流泪流脓,全身乏力,心里慌,一阵阵的身体颤抖……我还是坚持上班。

每天抽空时间学法,先每天读三讲《转法轮》,随后每天读五讲。随时保持正念: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最正的生命,我要全盘否定彻底破除旧势力给我的一切安排,包括它旧势力本身我都不承认,我是师父的弟子,邪恶不配迫害我,我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我会学法照师父教导的去做好。

当时不见好转,就这样拖了近2个月。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的讲法》中说:“一定要学法”,“只要你去学,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只要你去修,只要你能够在法上去认识法,那就无所不能。”我悟到:是我学法不够,我还应该多学法,并要从法上认识法。这是邪恶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迫害,我要全盘否定,彻底破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向内找,找到自己有求安逸之心的执著,去掉它。后来我就利用星期六、星期天大量学法。在晚上发完12点的正念后,不睡觉,坚持读《转法轮》。邪恶干扰我,使我读法累,乏力,想睡,我就请师父加持灭掉干扰我学法的邪恶,让它立即解体,并用强大的毅力克制它,再难受也要不停的读法,一正压百邪。我坚持连续读完6讲《转法轮》时,自己感觉轻松了许多;我继续坚持读,在20小时内读完一遍《转法轮》(发正念在内)。这样连续坚持3天,邪恶除掉了,我才恢复了健康。

我认识到:我们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没有法就没有我们的一切。离开了大法,就像一滴水离开了大海,溶入大法中,就有无限的生机与活力。只有学好法,在法上认识法,才是坚定正念的关键,才能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和它本身。

利用法律武器,震慑邪恶,救度众生

师父说:“如果这件事情对大法造成了影响或伤害,你们也要严肃的利用常人的法律解决。”(《2003年元宵节讲法》)“神笔震人妖 快刀烂鬼消 旧势不敬法 挥毫灭狂涛”。(《洪吟》二)。我坚修大法,多次无辜被恶警迫害,甚至危急到生命。我认识到,这不只是针对我个人,也是针对大法来的。于是我对当地恶警章亮等对我的迫害事实向检察院写了举报材料。

2004年7月16日中午我拿着上诉材料到街上复印店去复印,复印完走后,复印店的人害怕公安局来追查他的责任,就去给我单位反映了。16日下午单位三个领导(办公室主任、科室科长、单位党支部委)叫我交出复印的上述材料和原手稿。我说:已给烧掉,只留了一份作为证据(复印这种材料是公民的权利)。我将剩下的这份于当日傍晚交给了党支委,党支委将上诉材料又交给单位党支部书记。书记认为抓到了证据,就将此事向公安局举报了。举报一个大法弟子给1-5千元奖金,诱惑众生对大法弟子犯罪。

19日上午,国安大队、二派出所、卫生局的人和我单位6个领导,在会议室坐了一屋,将正在上班的我叫去。我去后,一言不发的坐那发正念。他们又叫我交出上诉材料原手稿和复印件。我说:我依照宪法办事,有上诉和说话的权利,这是宪法给予公民的基本人权。我还简述了我修炼大法亲身受益的经历,并劝在座的人:你们都深思一下吧,“真善忍”都要反对的人,那是什么人?违背“真善忍”的人,就等于失去了灵魂,还能活多久……,所以你们千万不要做违背良知的事,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你们才会好。他们无言回答。到了上午11点,国安大队和派出所几个恶警把我绑架上警车,并且非法抄了我的家,把一本手抄经文抢走了。章亮在二派出所坐地指挥恶警给我做“材料”,以莫须有的“扰乱社会治安秩序”对我治安拘留15天。

7月19日关進拘留我就开始绝食绝水,当时高温35-36度,可还要每天交生活费10元。22日上午,国安大队李××和给我编造材料的恶警来到拘留所,编造材料的吼道:“错的也要执行,不吃就强行灌,把你整死了我们不负任何责任。”

下午,被拘留在同舍房的一人对我说:“大姐,你不吃饭,它们又要强行灌你,又要强迫我们来按你,我们不来按,它们要处罚我们。2002年那次我按你时,看见把你灌得鲜血直流,都差点把你灌死了,我们要带过(造罪)啊,我们该怎么办?”其他人也跟着这样劝。听了他们这番话,我知道这是他明白的一面在向我求救。大法弟子的使命是救度众生,我不能让邪恶毁他们,就该救度他们。于是我改变了主意,没有继续绝食,利用此机会给所有被拘留的人讲真象。随后有3个人提出要来修炼法轮大法,做个好人。我告诉他们先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不去做坏事,以后出来了再来找我,那时再炼。

我向检察院写上诉材料,国安大队非法拘留我,这是他们在违法。又于2004年8月6日向县公安局法制办写了申诉。10月15日上午,国安大队恶警给我送来了《行政复议决定书》,下端盖有市公安局长的印章,维持县公安局的非法裁决。并且写有:如不服本决定,可在接到行政复议决定书之日起,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注:正确规定是15日,它们故意卡时间,阻碍我起诉)。

有师在,有法在,大法弟子是难不倒的。为了制止恶警行恶,为了震慑邪恶,救度众生,我晚上不睡觉将起诉县公安局长(拘留证盖有它的印章)的材料整编好,在19日下午递交到县法院。立案庭接受了起诉材料,并说等待通讯,叫我把电话留给他们,立案时再来交诉讼费。

可是等了半个月都未通知我,11月5日上午我又去法院问立案情况。立案庭的庭长叫我去接待室,接待室那人说:“上面已来通知,法轮功的不立案,不用文字回答,只能口头回答。”我不明白为什么?就又去找到立案庭的庭长,他也这样说:上面已来通知,法轮功的不立案。我问他哪里来的通知?能不能把通知给我看一看。他不告诉,也不把通知拿出来看,并叫我不要去找他们了,要忍,或去找该找的地方去说理。我问他该去找哪个地方,他说:不知道。我说就是该找你们法庭为民鸣冤,《行政复议决定书》中也是这么写的。他说他们无能为大法弟子鸣冤。

其实他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是无辜遭迫害,只要法庭一立案,迫害大法弟子的县公安局长、章亮等就会受到应有的惩罚,所以法院不敢立案。

我们利用常人的法律武器震慑邪恶的目的是让法院、检察院等机关的众生明白真象,是为了救度他们,并不是把鸣冤的希望寄托于常人,所以我们只注重过程,不求结果。我继续向中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交起诉书,向各级检察院交申诉和投诉材料,并向相关的一些部门寄投诉材料,把过程走完,让邪恶彻底曝光,灭尽它。让这些众生明白真象,得救度。

结语

证实法,讲真象,救众生,兑现自己的史前誓言。在这五年当中,我经历了很多魔难,在这风风雨雨中,亲眼见证了邪恶的疯狂迫害,也亲身体会到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我们也锻炼得越来越成熟,越来越理智,越来越清醒。每次的提高都是生与死的考验,每前進一步就是在走向神的过程中脱去一层人的壳。

在这过程当中,我最深的体会就是坚信师,坚信大法,按照师父所说的去做就没有闯不过去的关。因为只有师父才能给我们带来生的希望,师父所安排的一切才是最美好的。我们历史上的一切怨缘、渊源,师父都能为我们善解。师父赋予弟子无比珍贵的法宝——发正念,让我们有能力铲除、销毁一切邪恶,如意的去救度众生。

由于我们都是从旧宇宙中脱胎出来,所以在证实法中,在过关当中,有时候也会用旧的理去衡量,就是放不下人的观念,看不到法的真实展现,用人心对待法,所以才会摔跟头,给自己修炼制造障碍。如:我在被拘留时,不假思索的在拘留证、释放证上签字;在劳教所里也糊涂的去配合邪恶打了手印,认可了旧势力的安排,没有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我真是惭愧啊!愧对师父,愧对大法。

当我们清醒的用法来衡量,真正的以法为师,不断去除人的观念,做的很正时,邪恶也就不敢再干扰,师父绝不允许,我们也可以发正念解体它们。所以我们要去掉怕心和一切执著心,坚定不移的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

最后让我们共同来学师父的《道中行》:“大道世间行 救度迷中生 淘去名情利  何难能阻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