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伊通县五一乡大法弟子遭迫害纪录


【明慧网2005年2月7日】

一、伊通县公安恶警部分罪行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吉林省伊通县公安局和五一乡派出所恶警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为所欲为,执法犯法,非法闯民宅、绑架、勒索、拘留、劳教,有的大法弟子被逼流离失所,有的家里只剩下年迈双亲,幼小孩童,有的小孩一听到公安局、派出所来了,吓得直哭,比听到狼来了还害怕。以下是吉林伊通县五一乡大法弟子遭迫害的真实纪录。

九九年七月下旬,公安局五一乡派出所非法拘留去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田俊龙、江维斌、刘住、刘学敏、刘慧敏、高玉田、刘庆等,原五一乡派出所所长陆臣向以上七位大法弟子非法勒索罚款各一千元钱,该地原村支部书记刘X将大法弟子每人又非法罚款两千元。

大法弟子田俊龙(已被迫害致死)因两次去北京上访,在非法拘留期间,原伊通公安局政保科科长黄乃权向其家人索要钱财,不然就送劳教所,家人只好在家境极为贫困的情况下,东挪西凑到五百元钱送给黄乃权。

没有去北京上访的在家种地干活的大法弟子也没有幸免,被警察非法关入拘留所的有:鲍艳臣,高玉芬,刘铁民。

2000年末,该地大法弟子九人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原五一乡派出所警察强制押回后身上携带的钱全部掳走,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后不久全部非法劳教:高玉田、江维斌、宋淑兰被非法判三年劳教,鲍艳臣被非法判两年劳教,刘住、刘学敏、田俊清、田俊龙、薛桂荣被非法判一年劳教。

在非法劳教期间,大法弟子江维斌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才被劳教所放回。江维斌回家后卧床不起,原五一乡派出所还每隔十天半月来骚扰一次,意图将其再送回劳教所。

2000年末,公安局和五一乡派出所将大法弟子吴显丽、薛桂荣、杜艳华、宋淑香绑架到拘留所,有的家里只剩下小孩也未能幸免,五一乡派出所所长张X等人对他们威逼恐吓,有两个七、八岁的小孩竟被警察吓哭了。

2001年2月下旬,公安局和五一乡派出所将在家的大法弟子强行绑架到伊通党校强制所谓“转化”,还无理罚款。

2002年2月的一天半夜,公安局政保科黄乃权等人和五一乡派出所恶警撬开大法弟子家的门窗绑架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田俊龙、刘学敏在当夜被绑架到了看守所后,被非法判三年劳教。田俊龙被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刘学敏尚在狱中被非法关押至今。

二、大法弟子遭迫害部分案例

伊通县五一乡农民田俊龙,41岁,2002年被公安恶警抓去,鼻梁骨被打塌后用纱布腾起,前胸被烟头烧烂,被送入长春朝阳沟劳教所。田俊龙被劳教所迫害得生命垂危,劳教所通知家人接回,2003年9月16日含冤离世。在去世的当天五一乡派出所竟毫无人性的派人到逝者家中看人是否真的死了,难道还有人愿意谎称自己家里死了人?试问若是别人家里死了人派出所也要看看到底死了没有,田俊龙的父亲因丧子过度悲伤也相继去世。

伊通县伊丹林场职工李爱英,48岁,03年12月4日早,恶警强行闯入他的家中,李爱英为免于抓走,用床单等物连接下楼,不慎坠地而死。

伊通县五一乡农民王太民,2001年9月末,被抓入公安局,严刑拷打得遍体是伤,送入看守所多少天不能躺下,不能坐,不会翻身,不能站立,还用塑料袋蒙头致使窒息多次,后重判四年。

伊通县技术监督局武克立,2002年春,被公安局副局长张启以谈话为名骗去,用刑讯逼供,坐老虎凳20多小时,同时耳边放高音喇叭,反复播放“武克立交代问题”。直到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后,至今还被非法关押。

自来水公司离休干部赵景颂,已75岁高龄,只因为做好人,被伊通公检法非法重判三年,现在仍然被关押中。

靠山镇粮库职工陈玉霞,2002年9月被绑架后,公安局政保科以马刚为首对陈玉霞毒打,马刚用硬木方毒打,打的陈玉霞吐血,全身大面积青紫,并罚款一万元钱,2003年12月4日,陈玉霞和她的母亲在家中又被绑架,并遭酷刑拷打,她母亲被儿子用巨款换回,现陈玉霞仍然被非法关押中。

橡胶厂职工刘文,2002年9月份被绑架,被严刑拷打后,送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至今。

马鞍山农民赵凤兰,2003年8月末,恶警闯入家中,她正在家中洗澡,没等穿好衣服就被强行绑架到公安局遭受毒打后,塞入车里几个恶警坐在她的身上送到拘留所,十五天后送劳教所拒收(因遍体是伤抬入劳教所的)公安局还不放过向家属勒索一千元钱后才放人,之后不久又到家中骚扰,无奈赵凤兰被迫流离失所在外,家中两个孩子无人照顾。

个体医生江立志,恶警闯入他家中,因没抓到他,两会期间将江立志的未婚妻祝××(在开发公司工作)劫持,送劳教所迫害,不久江立志也在租住的家中被绑架,也送劳教所。

伊通县土地站袁文慧两次被恶警强行闯入她家,将不炼功的丈夫李广华劫持拘留五天,还把亲戚过生日的光盘抄去,第二次将其儿子李志彪绑架拘留十五天,2003年2月份信访办爆炸案,袁文慧和其子已被非法关押,公安局明知道袁文慧的丈夫李广华(当时家中只剩一人)不炼功是忠厚老实人,也不放过,李广华被公安局抓去并抄了家,审到后半夜,警察仍不甘心用测谎仪检测才放过。

淀粉厂职工李中业,2001年9月份,被警察劫持,行刑逼供,坐老虎凳等,前胸被严重打伤,被罚款后放回至今身体不能劳累。

教师进修学校的董维兴,2002年春,遭恶警绑架,刑讯逼供,将门窗敞开,绑在铁椅子上,只穿裤头并往他的身上浇凉水三个多小时,后送劳教所继续迫害。

建设银行职工王金波,2002年8月份,恶警闯入单位强行绑架到公安局国保大队,以李小东、马刚、刘××等对他严刑拷打,并上绳七次,后送劳教所继续迫害。

伊通镇汪继中,2002年春,被强行绑架到公安局遭劈头盖脸毒打,打的蒙头转向,脸被打的肿胀变形,后送劳教所继续迫害,身心受到巨大伤害。

新家粮库职工李海林,2002年春,被强行绑架到公安局,并用酷刑等折磨,坐老虎凳四十多小时,后送劳教所继续迫害。

粮食系统刘才、刘靖峰,警察经常对他们非法抄家搜查,迫使他们无法正常生活,只好在外谋生,即使这样老人和孩子还是常被公安骚扰。

马鞍山粮库职工李崇微,2003年两会期间被绑架,罚款和勒索了35000元钱才被放回,(钱全部是借的)已退休的恶警孙喜山还不依不饶,原因是没捞到钱,致使李崇微2003年12月4日再次被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中共十六大前,恶警闯入门家屯大法弟子陈秀琴家,将只穿线衣线裤的陈秀琴用担架抬入拘留所。

善恶有报是天理,在此正告和奉劝那些追随江××继续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和恶人立刻停止作恶!苍天有眼,你们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罪恶早已记录在案,正告吉林省伊通县公安局陈建民(局长),主管迫害大法弟子的张启(副局长)、宗国、黄乃权(原政保科科长)你们的名字已经上了国际互联网的“恶人榜”,希望你们远离邪恶、立即停止迫害!为了你们自己和家人,不要再继续追随江氏集团助纣为虐,只有及时停止做恶将功抵罪,才能赎回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