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精進,才能不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明慧网2005年2月7日】我是97年底得法的,得法之前对修炼是一张白纸,什么也不懂。女儿给我借来了一本《转法轮》,我一看,太好了,连着三天不睡觉看完了第一遍,“这就是我要的”,我就想做这样的好人。知道找出自己心性问题,把不好的心去掉,看书第二天我就去找附近的炼功点炼功。

99年4月初,开始家务事多起来了我不能按时到炼功点炼功和参加此小组学法,结果4.25我不知道消息(正装修房子)。后来女儿结婚等等一系列家务,使我学法炼功很少,那时也不知道什么叫精進。7.20后与外界失去了联系,什么都不知道。到99年底我悟到了这样不行,4.25失掉一次机遇,必须再找出去证实法的办法,自己在家不与同修联系是绝对不对的。

一接触外界,通过切磋从2000年初开始出去证实法。通过学法我体会到我们真按师父的要求做到堂堂正正去证实法,邪恶就不敢动我们,师父就会保护我们。我四次去天安门证实法都安全返回。

2000年之内我三次去证实法两次被拘留。2000年到2003年每年不同方式都到天安门证实法一次,都安全返回。2000年6月16日到天安门广场炼第五套功法安全返回;2001年10月3日到天安门金水桥东侧贴不干胶;2002年7月20日到天安门门洞和广场喊‘法轮大法好’;2003年7月20日到天安门广场中轴线旗杆南立掌发正念,被便衣举报,警察看我半天,我才睁开眼,他说:我以为你在《转法轮》呢。我心里想:我就是在《转法轮》。心里其他什么都没有,很平静,不与其纠缠,安全返回。

2000年2月,我就开始向当地警察讲真象;2000年11月到2003年发真象材料、光盘和贴不干胶;2003年12月开始学电脑,自己制作真象资料(小资料点)。

我无论干什么走到哪儿,从一开始就有强烈的一念,我学法,炼功,做好人没有错,谁反对谁错,所以也没什么怕的,无论干什么都是堂堂正正的做。我无论走到哪,就能把正的因素带到哪,在拘留所也一样,因为我学的是正法,所以带有正的场。

2000年6月16日我到天安门广场炼五套功法,虽然被抓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也安全返回了。我去之前,把什么都放下才去的。我们是因为在高层产生了私心才掉下来的,我们能把那个私放下,其他都好放。我去之前,把仅有的一点私房存单都给了孩子,一点不剩,我也知道如果被判就不给工资了,把一切可以生存的资源都放下了,这不就等于放下生死了吗?孩子大了,谁也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情也放下,名本来就没有,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没有后顾之忧,轻装上阵。于是带着点零用品就出发了。到广场内就看见东北角有同修打横幅,当场被抓的情况,还有警车在广场周围转,如果当时有什么心还没放下就得转圈回去了。当时我心态很稳,就想:我是来证实法的,本来就做好了被抓的思想准备了,就做我该做的事,马上坐下炼第五套功法,等手印打完,正在加持,巡逻警呼过警车把我抓到警车上,先后又抓了几个同修,有的同修被恶警抓着头往车上撞。把我们送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问我们,从哪里来的,我说:从天上来的。他知道问不出什么,就把我们集中到一个房间,房间已有几十人,我们大声集体背诵《洪吟》和《论语》,场面十分感人,大约一个小时到中午了因有别人要休息,我们停下来了。我又就地炼五套功法,加持时肚子饿了,我想不管你把我送到哪去,绝食从现在开始。就这样坐了一个半小时,结果把我放了,队长说:您来这儿这么长时间了,也很辛苦了,您能自己走回去吗?我不敢相信他的话,可他又重复了一遍。我说:你让我走?他说:对呀,以后别来了。就这样把我放了,到家一看,从去到回一共三个小时。回来后我和同修说去天安门证实法的过程,同修说:你心性到位了,就把你放回来了。

2001年10月3日去天安门广场金水桥东侧一辆警车附近的华灯座上贴不干胶,贴完后回头看看,奇迹出现了,从我身后到地下通道口之间(约60米,我估不准)没有一个人。我刚刚离开,通道口就涌出一大批人,我想这是师父在保护我。

2000年因出去炼功被拘留,第一次提审问话后叫我签名,我不签,我说:你问我话,我回答你是尊重你,我炼功又没有错,根本不该抓我,为什么给你签名?气得他大声说:我这一晚上干什么呢,你不签字,我这不白干了吗?我不理他,只好把我送回号房。回号房途中進大铁门前,他狠狠踢我一脚想让我摔在铁门上,可我只感觉腿上轻轻弹了一下,我向他笑笑,回头昂首迈進铁门,这绝对是师父在保护我。

有时能感觉到功能的作用。2002年去二环、三环路上的过街桥上贴正法口诀不干胶,我心想让便衣背着我,我选择好贴的位置时,他真的就背对我了,当你心态正时,用什么功能就会有。

那时不懂什么叫讲真象,2000年初第一次拘留回来后,我就和管我们这居民区的警察讲,法轮功怎么回事,我们在干什么,我告诉他我们是修炼,和尚在庙里出家修炼,我们就在家里按照大法修炼,就在物质利益面前放下名、利、情,不争不斗,按真、善、忍做好人,更好的人。他说:那可做不到。我说:我们就要努力去做,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更高境界,你说,我们哪错了,是不是谁反对谁错呀!当然还讲了许多,后来再见到我由原来的生硬态度改叫阿姨了,又后来听说他也看《转法轮》了,他们都有书。

第二次被拘留回来后,每个大法弟子由4个保安(分2班)看守,不准再出去,连买菜都跟着,一年中偶尔几天间隔的。我和我同楼另一个同修向保安讲,我们在干什么,慢慢去讲,特别是天安门自焚事件,我刚听完新闻,就知道是假的,马上下楼向保安去讲,这肯定是假的,修炼人不让杀生,怎么可能自杀呢?我正讲着,同楼的同修也拿着晚报出来了,一看王进东的姿势,说他练四年了,怎么连腿都不会盘呢?更说明是假的。通过不断的讲,和保安之间达成了圆容,后来买菜也不跟着了,对我们也客气了。中午我可以出去遛个弯也行,有的保安说干这个没出息,不想干了。有的说明年春就不干了,可是下岗了怎么生活呀,等等。总之,局面打开了,我可以做更多的工作了。我利用中午遛弯时间手里拿个钱包,里边装几份真象材料(十月份师父经文出来才知道叫讲真象)就去发,所以就在他们面前照样出去发材料,去救度世人,救度更多的人。

我每天时间的安排:

原则上是上午做大法的事,下午用2个半小时到3个小时学《转法轮》,平时按明慧网要求的时间发正念。早6点发完正念炼动功,其余的时间中午、晚上等零散时间学习《转法轮》以外的大法书和经文等,我的时间抓得比较紧,常人的事情是买菜、做饭、搞卫生等,尽量不做费时间的饭食,没有特殊情况不上商场,四年没看电视了,每天晚6点多用收音机听半个小时新闻,这不影响干活,我睡觉很少。

学法问题:

被拘留期间,我结识了一个同修,《洪吟》、《论语》背的特熟,打坐两个小时能静到美妙状,她和我讲从一开始得法就知道精進。我这才懂得了,我以前没有精進,找到了差距,我们缘份很大,一直来往,真正做到了在修炼路上达到互相促進。

从这次拘留回来,就想要把前段没精進的时间补回来,那时每天读三讲《转法轮》,有时间就看其他大法书和经文,一边做饭也听着录音,让我的大脑时时都在法中,每拿到新经文都要连看三遍,过些时日还回来看。2000年5月到11月这半年初向保安讲真象之外,就是整天学法,如饥似渴的学,越学越爱学,越学法理就看出越多,悟的东西也多了,后来开始发传单了,相应的工作也多了,看书时间就少一些了。

现在是平均每天最少学两讲《转法轮》,有时影响了,过后一定补上,一个月内平均学八遍。从前是看,现在是念出声来,每天记学法时间和進度,这样可及时调整。学法时也曾有过眼睛累的现象,我不承认它。我对眼睛说:你是我学法的工具,你就应该坚守你的职责,什么叫累?不承认你,过一段时间就好了。我一天用眼时间很长,睡觉少,合眼就少,也不累了。也曾有一段时间出现困,该睡时睡不着,学法时困,我照样不承认它。从法中我悟到,突破困就是神,突不破就是人。开始时抱着书迷糊几分钟,决不能躺下,后来顶着就不睡,原来抄会儿书就能顶过去,后来就是把困魔赶走,一个一个突破,一段时间过后,这些现象都没了。但有时还时不时地有杂念闪出,那就及时否定、清除。有时亟待解决的问题,在学法时脑中突然闪出了办法或某个理,这也时常有,根本不是字面上的。

我2002年5月开始盘腿学法,我的想法是一天当做两天用,把原来没精進的时间补回来(当然这得突破很大困难,在消业问题中写)。上午做大法工作,其余时间学习经文和别的大法书、各地讲法等,按时间顺序看一遍,再回来看。只有多学法,经文和各地讲法看得多了,脑子里装的都是法,平时在做大法工作中出现的一些事情,个人修炼的一些状态,社会上的某些事情等等,方方面面都能用法去衡量、判断,这样能使自己处理事情理智,路走得正,不走极端,能正确分析和处理。有一段时间学法落泪,念着念着书突然眼泪就涌出来了,想师尊的伟大,为救世人的洪愿,想师父为我们每个弟子的付出,这更激励自己精進,必须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

做材料 讲真象:

2000年初我就开始向身边的人讲真象,那时不知有材料,只靠用嘴讲,这样不能面对更多的人。2000年10月师父的《导航》中第一篇经文发表后,我们就认识到应该大面积的讲真象,救度世人。那时的资料点很少,都是流离失所的同修在做,非常不稳,断断续续、陆陆续续的做。我们珍惜每一份资料,拿到资料后,认真搭配,并装在我事先糊好的牛皮纸小袋里,同时把救度世人的心装進去,到公园和公共汽车上发,放材料时想有缘人能拿到,无缘人看不到,这样材料的有效率很高,常年跑公园,公共汽车要花很多钱,这不考虑,哪都得有人去做,只要能救人就干。

到2002年11月,我结识一个流离失所的同修,原来的资料点被破坏了,会做资料的人被抓了,只有一台电脑和一台旧复印机,要解决几十人发资料的问题,要交房租,要帮外地建点,等等。困难很多,要办的事很多,又没资金,我们共度难关吧。我俩分工协作,她解决技术问题,我解决资金问题。就在我存折上的钱接不上时,逐渐的和本片的同修、另外的同修、还有被转化邪悟了我给帮过来的同修等说明情况。他们都很相信我,当他们了解情况后,有的说:早想拿些钱做大法的事,苦于无处给;有的说:我这钱可不是集资,是我发自内心拿的;也都把救度世人的这颗心体现出来了,我们都是用自己省下来的养老金做材料来救度世人。有两次是集资来的和劝说有钱人拿的钱,这我都给退回去了。但材料我按时给他,我们做得很大,但我们的路走得很正,我本人管转交资金,这就绝不能有一点私心,我们把钱都用在该用的地方。

我的工作很杂,来了材料,折、分、装订、装信封(每份材料装一个信封内)、送(每周一次)、发(自己发一部分)等等都是我一个人干。后来有的说:我们自己装信封吧,我说要带着正念装材料,我们的材料从始至终都是纯净的,带着善念的,要求每一个同修珍惜每一份材料,问好往哪发,什么方法,该提醒的话随时说,我也告诉同修出去发材料时想,有缘人能拿到,无缘人看不到,邪恶看不见我,我们配合得非常好,风气很正。我们有个同修开始时拿着一份材料骑车转了3个小时没发出去,哪都不敢放,回来急得问我怎么办,我带她出去发一次后就会了,也带过别人。

我送材料或联系方法、地点都是精心想出的,要符合常人的某个理(我知道常人的心理)。我就是堂堂正正的做,扎扎实实的做,我们几年一直都是这样做着。

后来我们陆续的分出很多小资料点,2003年底,我也开始学电脑了。我们一直走得很稳,是因为我们坚持学法,每走一步都能按照师父讲的法理去做,我们随时提醒要正念正行。

小资料点问题:

我原来抵触电脑,认为用电脑时间长了,人脑就退化了。2003年11月我们在交流中,一个同修说我:你想没想自己该突破了?我想我经常突破自己呀,转念马上悟到,我说:你的意思是让我学电脑?他说:对呀,六十几岁也不算老嘛。我摆了一大堆困难,不懂英文、没人教、家住的环境、对电脑这方面没有一点基础等等。总之有“等、靠、要”的思想。可是我又马上悟到,他说我,可能是师父借他的嘴在点我,我个人理解师父讲正法大于一切,而且明慧网也提出资料点要遍地开花,既然正法需要,我就应该克服一切困难去做。于是,当时我就说:学!两个月一定拿下来。

女儿也只学过初级班,我刚给买的电脑,她教我开机、关机,从单击、双击开始练,又借来一大本电脑基础知识方面的书,边学边记笔记。我初学阶段,女儿帮了点忙,平时女儿也常帮我做大法的工作。后来我就自己一个个突破,原来想的一大堆困难都从脑中烟消云散了。时间不长就能上网、下载、选材、粘贴、整版、打印等等。一个月我就能做可以发给世人的材料了,后来由于电脑有点故障,停了3周,前后2个月我就解决了这一片同修发材料的问题。后来我又学会了骑马订的排版和打印,这就会把经文打印成册了。离我远的同修会电脑,只是不敢上网,一方面我和她讲要突破自己,一方面我把整好版的材料复制到软盘上给她,她可直接打印。

这段时间正赶上修改大法书和经文的字,有很多人不愿改,觉得难。我就给大家打单字,用了很长时间干这个,用几号字,什么字,怎样密集,不同的书用不同的字都分别弄,其中也有很多技术问题,我都自己做,逐个突破。我把整好的字用双面胶印好,送到她们手中,她们特别高兴,也都踏踏实实的改了。4个月的时间我们把所有大法书和经文中该改的字都改了,学法和其他工作一点也没耽误。

虽然整这些字花了很多时间,但也学会了很多技术,这对做材料也是有帮助的,电脑里有很多东西,我要進一步掌握很多的技术,制作更易被世人接受的材料,去救度世人。

消病业问题:

因为我前两年在个人修炼阶段没有抓紧时间,不懂精進,从2000年开始精進后,就使得消病业、个人修炼和做证实法工作和在一起了,所以我一直在承受中度过,也可能我业力大,不过师父让我做的三件事,我可一天也没停止过。

我的悟是师父把对我们有生命危险的病业一下子给拿掉的,当然自己也要承受一部分,悟对了一下子就没了,悟错了就不行。而没有生命危险的病业就慢慢往外推,为给我们提高用的。2000年我们集体出去炼功的第二天,刚炼完功我就上气不接下气,特别难受,马上蹲下,大家问我怎么样?我缓过气来就说:没事儿,一会儿就好,十来分钟就好了,从那以后原来的心脏供血不足的病没有了,再也没犯过,同时胃病也不知不觉中好了。可是颈椎病业就是两段时间(每段三个月)消的,99年一段,2000年一段,当然承受是很大的那真是“真不真,假不假”的,但我坚定不移。剩下呼吸系统(鼻子、咽部、口腔),还有26岁时得过腰椎结核,经两次手术后留下的腰椎劳损等,几处的病业就是一层一层的推,轻几天,重几天的,一直在伴随着我。有的同修打坐静到美妙状态,没有病业感觉,我很羡慕,也曾产生了执著,觉得自己比人家差得太远,打坐一个多小时还那么痛苦,静谈不上,总是有病业,这能达到标准吗?心理压力很大,虽然这能激发自己精進,但心性不对。师父的经文《路》发表后,我反复看,全明白了,我的修炼道路就该这样走。别人再和我说什么状态了、功能了我都不动心了,那以后我把什么状态都看成是正常的,因为我不睡觉也精神十足,三天净化身体,吃了肚子疼,三天一点不吃,到时喝几口水,还挺好受,我照样精神十足,什么事都照干不误,所以都是正常的。 “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要不你的执著心怎么去呢?”(《转法轮》)

别人好的状态成了我精進的一个动力,我还有一个想法,要把原来没精進的时间补回来,要一天当做两天用,这么好的大法,不抓住机缘,错过追悔莫及。从2002年5月开始打坐学法,那时我只能坐一个半小时,我要突破两小时,原来十分钟,二十分钟的长,这次一下要长半小时,是很难的,这是最难的关。到时多疼就是不拿下腿来,那时正進入夏季,我不用空调和电扇,每次都是汗水透全身,后来又加上泪水,这泪也是复杂的泪,衣服、坐垫都湿透了。师父讲“大法无边,全凭你那颗心去修,看你能修多高,全靠你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转法轮》),不管你修得高或低,都得吃苦,否则就不叫修炼,当我们吃那点苦时,想想师父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为我们承受得更多,你有那么大的业力,就得吃那么大的苦去消我们这个业力,肉身就是要承受吃苦。“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转法轮》)

不久师父的《正念正行》发表。疼得厉害时,我就不停的念“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随着日期的延长,疼痛时间在缩短,半年下来就间歇性的疼痛,又过两个月,完全突破两个小时,可是腰还不能太直,進一步要求自己坐姿准确,身体正直。又两三个月,突破两个小时,可是个大关。同时腰胯劳损的病业也跟着基本消掉了,当然承受是非常艰难的,没有坚强的意志是绝对不行的,现在坐三个小时也没有大痛苦了,这样打坐学法是没有大问题了。现在我白天盘腿学法两三个小时,夜间打坐炼第五套功法两个多小时。个人修炼得好不好也是在证实法,你能修多高,是大法有这个威力,你在别的法门修,吃多大苦也修不高,虽然大法有那样大的威力,可你要不精進,就绝对不行。

帮助同修:

同修之间的联系是缘份,这是主要的,但密切程度或哪一段和谁联系,这都不是偶然的。我经历的很多,我是锁着修的,什么都凭悟,每次我都要动脑想想,我悟到都是师父安排的,每次我都要悟出师父要让我做什么?或去我的什么心?

2000年底在拘留所认识一位同修,我俩缘份很大,一起值班(号里搞卫生的班)盖一个被子,用一条毛巾……。我俩相识时,她那时就能打坐两个小时,而且达到美妙状态,《洪吟》、《论语》背的特别熟。她讲从一得法就知道精進,我从她身上找到了我前段没精進的差距,她对我从此精進起到了关键作用。由于客观原因我俩一年多没联系,当时环境很复杂,分别都被限制行动。到2002年初才联系上,一直到现在都很密切。重新联系后我发现她虽然在个人修炼中很精進,可在讲真象、救度世人,认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使命上她落下了没有跟上正法進程。这回该我帮她了,她很不好帮,因为她认为自己修得不错,做不做那些事无所畏。我耐心的帮,将师父怎么说的,她经文看得很熟,就是不想做,拉一堆客观理由,我想,她个人修得这么好而跟不上正法進程,掉下去太可惜,真的为她着急。我是软的、硬的全用,可能我俩缘份大,她不反感,说深了浅了没关系。后来我试着给她材料,一份,两份,三份,……十份,二十份,两个多月她才认识到该做,从认识到做好还有一段过程,现在做的越来越好了,我俩在修炼的路上真正达到了互相促進。

其他同修不管比我修得高或低(个别的除外),不知怎的,只要和我联系上,一般的我就知道谁需要什么样的帮助(心性的,物质的等等),可能是我特别注意听对方讲话的内容,也许是师父用我的嘴点给别人,我看到同修的问题就及时指出来,我点的都是最疼处,最要害处,听着难受,但还愿意听,有的马上接受就改,有的认为说得对,但不想改,有的接受困难,要有个过程。等他(她)们真正认识了,也越做越好的时候,都感谢我,说在关键时帮了他(她)们,其实我也只是做了点自己该做的事。后来有同修给我提了意见,说再帮助同修时方式婉转点就好了。随着多学法,多看经文,修自己,慈悲心也增了,后来改变了方法,不直接说了,而是举例说自己怎么做的或某同修怎么做的,她听后自己说出自己哪有问题或有什么心,给对方一个悟的过程,或者我发现同修在哪方面的心出来了,就告诉同修,你多看看某篇经文或某个讲法或《转法轮》某讲等等。我们经常是在送材料时简短的交流,没有一起学法的条件,只有让同修自己去悟,这两种方法都比较好。下次见面时有的说你让我看得我都看了,挺有针对性。我经常和同修说:悟到,做到,才能得道。因给我自己有一段没精進损失很大,所以我见了谁都让人家精進,我帮人也是叫其多学法,多吃苦,多有正念,所以大家对法越来越坚定,也越来越精進。

我这人做事认真,用脑,这有好的一面,同时也有不好的一面,容易产生执著,又想着这,又想着那,经常静不下来。在帮助同修的同时,也促使自己精進,我把同修当镜子,照自己,同修做得好的,我吸取;同修的问题,我及时帮助。我们就要修去不好的一面,剩下好的一面,我也经常提醒同修,脑中出现什么不良信息或不好的思想念头,要及时地不承认它、否定它、铲除它、灭掉它。

同修说我在突飞猛進,不突飞猛進怎么行啊,你要想修炼达到要达到的目标标准,短短的几年,又要修自己,又要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责任,想想师尊的洪愿,我们作为师父的弟子,随时想着助师世间行,我们要不愧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这不是说说而已的,只有在大法中精進,才能做到。

神不能被人左右,就看你的悟性,我们就是要层层突破人的壳,才能成为神,我们就是要“主掌天地正人道”(《洪吟(二)》)。

敬请同修善意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