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赵各庄矿大法弟子毕俊清遭迫害的经历

给唐山市赵各庄矿党委副书记的一封公开信

【明慧网2005年2月7日】唐山市赵各庄矿工人毕俊清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几年来屡遭迫害。以下是他给赵各庄矿党委副书记高孝德的信,信中讲述了他遭受的迫害,和对毕俊清的规劝。

赵各庄矿党委副书记高孝德:

我是赵各庄矿工人毕俊清,96年经人介绍喜得大法。得法前身体不好,有多种疾病,比如气管炎、鼻窦炎、肝区痛等。这些病发作起来简直疼痛难忍,吃饭睡觉都困难,心情总是不好,有一点小事想不开也要和别人干架。得法后这些症状不知不觉都消失了,遇事都能忍让,处处为别人着想。修炼法轮大法不仅使身体得到康复,更重要的是能使人的道德回升。我们炼功点上象我这样的例子是很多的,如张婶曾得过脑血栓,腿脚不灵便,什么也不能做。炼功后身体恢复很快,腿脚灵活自如,还能做很多家务活了。李婶也得过脑血栓,是拖着双脚来到炼功点的,炼功后身体恢复很快,现在已经和健康人没什么区别;老魏过去有几种病,什么糖尿病、冠心病等每天每顿一把一把的吃药,炼功后都好了。在心性提高方面:如老李有一次骑摩托车去唐山办事,在路过开平时被后面驶来的汽车撞上,人在地上翻了几个个,路边看到的人都吓坏了,司机从车上下来说:赶快上医院吧。老李从地上起来说:“不用了,没事,你们走吧。”他不愿给别人添麻烦,也不想讹人家,结果也没有什么事,几天身体就恢复了。刘金华在马路上捡到一个金项链,足有10几克重,他能及时找到失主,物归原主,失主感动不已。

江氏集团为了一己之私,利用国家宣传机器诽谤、诬陷法轮功,说什么炼功人剖腹、自杀、投毒等等,2001年1月23日还策划了一场闹剧“天安门自焚案”。如果人们细心一点,就会发现在这个漏洞百出的丑剧中,有多处令人不可思议的镜头:王进东人都被烧焦了,可两腿中间装有汽油的雪碧瓶却完好无损,警察1分钟内便拿出了灭火器,难道天安门警察是背着灭火器,拿着灭火毯巡逻的吗?既如此,为什么不及时灭火,还要等喊完所谓的“法轮功”口号才象征性的把灭火毯盖上去呢?另外,稍有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烧伤和灼伤的病人应在无菌间里把伤及的部位暴露在外,电视上把“自焚者”裹的那么严实干什么?烧伤病人的病房能不穿隔离衣随便进出采访吗?12岁的刘思影做了气管切开手术4小时就能说话,而且声音清脆,可能吗?刘葆荣老太太喝了那么多汽油,没点火就反悔了,很快就接受记者采访,难道没有一点症状吗?到底喝的是雪碧还是汽油?你只要仔细思考就什么都明白了!

我不知道你对法轮功有多少了解,但《转法轮》第七讲说:“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自杀更有罪。

五年多来,大法弟子在血腥高压下,一直以“真、善、忍”的慈悲之心,和平耐心的向被江氏流氓集团蒙蔽的世人讲述法轮功的真象,期待世人能早日清醒,明辨真伪和善恶,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这其中包括对你的期待。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你至今依然执迷不悟,还在做着伤天害理的事。我为了说句真话,为了让政府、让世人了解法轮功的真象,在2000年2月进京上访。结果被你领导的赵矿分处强行押回并扣留了我随身携带的453元钱。分处副处长李相普逼问我,是谁指使我去的北京。国家设立了信访局,那么去上访向政府反映情况就是正当的,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这怎么能说是错了呢?我违犯了国家哪条法律?并且,第二天把我送进古冶看守所,非法关押了105天(2月21日--6月5日)。由于长期被关押,在高压下我违心的说不炼了。后被机电科总支书接回。回来后心里一直很难过,人们常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因为炼法轮功,身体健康了,我怎么能违背师恩呢?同年8月19日我在炼功点炼功,被赵矿分处强行送到唐山第二看守所,直到11月13日被判劳教两年,转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在非法关押期间强迫我们大法弟子加工卫生筷子,如果完不成规定任务,狱警就指使刑事犯班长(姓高)罚我站,并鼻尖、膝盖、脚尖顶墙,稍有松动,便拳打脚踢。劳教所规定吃饭时间5分钟,我超过了点,刑事犯上去就拳打脚踢,我被打倒在地起不来。我学“真善忍”做好人,难道有错吗?记得在和2大队许队长的一次谈话中我说:“我是一名中国公民,中国宪法有规定,公民有言论、上访、信仰的自由,我上访是为了说句真话,在信访局就被搜身,私自扣留我随身携带的453元钱,后被非法抄家、关押、判劳教,并从我母亲那勒索2000元,这就是赵矿副书记高孝德所为。”许队长说:为啥你非得说他们这些不好的事?我说:“他们为什么非得干这些不好事,他们干了坏事还怕人说!他们不干我们就不说了嘛!”许大队长当时低头沉默了。

2001年劳教所恶警奉上级指示,每转化一个大法弟子奖励300-400元,它们见利忘义,强迫大法弟子转化,其手段非常狠毒、恶劣,用杀绳、电棍、关小号坐小板凳等折磨大法弟子以达到目地,我因为没有承受过去又一次转化,但心中的痛苦无以言表。

2001年9月20日被赵矿610接回来后,我觉得应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并向610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的全部作废。我在被非法劳教期间被你们开除矿籍,因我不顺应你们,与2002年2月9日,在为岳母请大夫时,在楼下被赵矿分处毛××、王××和另一个30多岁高个大眼的人绑架,关在分处的一个小屋,没有任何法律手续,这简直就是黑帮、土匪行为。当日下午,被转送唐山纺织大学洗脑班,我被长期关押,不让与亲人及大法弟子见面,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2003年11月3日突发高烧42度,4日被赵矿610接回赵矿医院,然而它们不但不给治疗,反而注射破坏身体的无名药物,致使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全身疼痛难忍,全身麻木,有骨肉分离的感觉,耳朵失灵,说不了话了。赵矿610主任付秀华对我母亲说我得是肺癌,一星期之内死亡。6日晚,我从医院逃走,因邪恶怕我揭露其丑行,一直在追捕我。我没有违反国家任何法律,只不过坚持信仰,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对国家、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没有任何政治目地,为什么非要迫害我,使我妻离子散,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我知道人应该善良的活着,也坚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迫害好人的人最后都不会有好下场!

今天,法轮大法已经洪传60多个国家,获得了1200多个褒奖,法轮功创始人的著作被翻译成30多种文字在世界范围内发行,法轮大法修心健身的神奇功效得到了世界人民的普遍认同,却唯独在中国大陆遭到江氏集团的残酷迫害,你们这群打手的助纣为虐,如此猖狂。就不怕报应吗?我今天写这封信不想指责你,只希望你能理智清醒,认识到对与错,不要再做助纣为虐的事,不要再做害人又害己的事,江泽民已被告上多国法庭,即将面临全世界的正义审判,世界人民都在明白真象,但愿你也不要继续迫害大法弟子,为个人利益抛弃良知。与“真善忍”为敌,罪业之大如山如天,你想过没有等待你的将会是什么?还有你的亲人和孩子,任何只是执行上级命令的托词都不能成为你们开脱罪责的借口。

五年多来,在江氏集团的血腥镇压中你看到法轮功消失了吗?没有!不仅没有,我们看到的却是在大法弟子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中,越来越多的世人认清了这场迫害的卑鄙无耻和惨无人道!越来越多的世人看到了法轮大法及弟子们的慈悲、纯正、神奇和伟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得法修炼了!法轮大法永远也不会被铲除,因为“真善忍”是宇宙真理,是万物生命之源,当人类没有了“真善忍”就是走向万劫不复之渊的开始。

过去老人们讲老一辈坏事做多了,妻子儿女都要受牵连,此言不虚啊!病魔不会无故缠身,灾祸也不会无因降临,是报应,也是天理。如今对于你来讲,无论是为了你的儿女还是为自己,乃至为了你的亲人和朋友的将来着想,赶快悬崖勒马,停止作恶,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大法弟子:毕俊清
2004年12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