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唐山市赵各庄矿公安分处及开平劳教所被吊挂迫害


【明慧网2004年7月8日】我叫刘翠青,家住河北省唐山市古冶区赵各庄矿。我于1999年初得法,7.20以后派出所曾多次到我家骚扰。

2000年11月9日晚,我因录制讲真象磁带、印真象资料,被开滦赵各庄矿公安分处强行绑架,他们7、8个人打我的嘴巴。孙立柱一脚把我踢倒,骑在我脖子上用细尼龙绳把我胳膊背绑起来,吊在二楼刑侦室的门框上,还用粗麻绳狠劲儿抽我的脸,还想强迫我骂师父。赵矿打人凶手有李相普、孙立柱。

我被折磨了6天后,2000年11月4日,被投入古冶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在这期间,我要求无罪释放,告诉他们超期关押是违法的。2001年1月21日,我被秘密判劳教3年,被投入开平劳教所迫害。

过年那天,我因炼功,被吊在篮球框子上,从半夜吊到天亮,身体都冻僵了,恶警们把我抬進屋里,缓了一会儿,就又把我拖出去,吊在堆满积雪的小树上。

2001年3月8日,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恶警们就强制灌食,不配合就拳打脚踢,打得我鼻口流血,两只眼睛都肿了起来,右眼伤残造成头痛、恶心。当时管班队长是赵秀凤,蔡科长也在场。

开平劳教所手段狠毒的迫害法轮大法学员,用电棍电、坐束缚椅、不让睡觉,不叫去厕所,在雪地里冻吊、烈日下曝晒、用胶布粘上嘴不让说话,甚至用垃圾里的破布堵住嘴。最恶心的是用带经血的裤头塞到嘴里。

2002年6月我在压力下邪悟,被放回家,现在想起来非常惭愧、非常痛悔。赵各庄矿“610”派人24小时监控,怕我去北京。

2003年6月14日,我再次失去人身自由,被强行送入唐山“洗脑班”。在那里被单独关在一间小屋,还有监护看着,监护出去就把我锁在屋里。其间我的家人也承受了很大的精神压力,尤其是我的老母亲,怕被别人笑话,不敢出门,晚上睡不着觉,受刺激精神痴呆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