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


【明慧网2005年3月1日】大家都知道,在中国大陆“高考”对每一个莘莘学子的重要性。多少家长都期盼着自己的孩子能有“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那一天。共党红朝给人们灌输无神论思想,让人们崇尚无理智的斗争哲学,形成了强烈的攀比心理,在妒嫉心的驱使下,别人如果比自己好上那么一点,都恨不得把人家掐死。就说在中国这种社会环境中,大人对孩子望子成龙的思想,对一个心智尚不成熟的青少年,无形中会造成相当的心理压力。听说有专家学者专门对在校大学生做过调查,发现有百分之十的学生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

我不幸就成为了其中的一个,那时只是十几岁的孩子,还不知道是咋回事,只是觉得一天到晚怕得要命,拼命的想摆脱这种心境,却是越想摆脱越是摆脱不了。报纸上经常登载一些报导:某某因心理问题自杀了。许多人不理解:好死不如赖活着,干吗寻死哪?我是深有体会,一个人生活在那种心境中,跟在地狱没什么两样。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

现在我快四十了,可不知道的人还把我当成二十多岁的青年。但我二十几岁找对象那时,由于经年累月的心理折磨,别人老是把我当成三十几岁,脸上满是皱纹,真是未老先衰。生命何其不幸,那时我经常想的一个问题是:今生何以为人?

1997年那年,我29岁,当时下岗在家,一次去弟弟家串门,听弟弟讲他正在学一门叫法轮功的功法,问我学不学,按说当时那种心境,内忧外患的心理压力,哪有心情学什么气功啊。可当时一听到法轮功这三个字,连想都没想就说:学!当时穷得连买书的钱都拿不出来,弟弟借给我一本《转法轮》。这一看上,至今也没能找出一句恰当的话来形容当时那种对师父的感激心情。我一口气读完了《转法轮》,整整四天,除了一天睡两三个小时的觉,连吃饭我都没有放下书。这就是我生生世世的求索,这就是我生生世世都在寻觅的归宿。师父用无量的智慧打开了我所有的心结,把我的心从地狱中解救出来。那种感觉就像一个长年生活在暗无天日环境中的人一下子见到了湛湛青天,就像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什么叫脱胎换骨?当时就是那种感觉。

看书后第四天,对象每月三百多元的工资发了下来,我就拿了12元,去给弟弟送书钱。弟弟当时也很困难,一个月才二百多块钱的工资。我也不好意思让他为我掏这个钱。骑自行车去的路上,经过一个十字路口,四周看看也没有车辆经过,我向右转弯,等我骑车把这个弯转过来的时候,这时正处马路中间,突然觉得有人从背后拍了我一下,我觉得很奇怪:这是谁呀跑马路中间打招呼?一回头,一辆东风大卡车顶着我的后背急刹住了。后来看师父的讲法知道,那一刻,那个满身业力的我已经死掉了。我这条命是师父给的。

大法遭邪恶迫害这几年,我一直都在坚持做着真象,最困难的时候,没地方打印资料,我就用复写纸自己复写,然后拿出去张贴。记得有一次我抄写的是我们一个弟子写的一首民谣:人生在世要讲善,落井下石是坏蛋。那首民谣写的非常好。我骑车出去几十里地在一个村里张贴。我刚贴完,回头一瞅,几个妇女在那已经念上了,边念边笑,看我骑车过来了,还友好的和我打招呼。证实法的事情非常多,有许多非常神奇、非常好,有我自己的,也有我认识的其他弟子的。

我修大法已经有九年了,在紧跟师父正法脚步的过程中,现在真的感觉到:今生能成为师父的弟子,何幸如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