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经历点滴


【明慧网2004年6月11日】我有许多亲历的修炼故事,一直想写,却总因忙而珍藏在心灵深处,当师父五十三周岁华诞暨大法洪传十二周年纪念日来临前夕,一个个鲜活、奇妙的故事在我眼前不停的跳跃、闪烁,终于促使我拿起了笔。

辅导员培训班

记得有一次,炼功点上的辅导员对我说:“这儿就要开办一期辅导员培训班,想参加的人很多,听说你哥哥在老家也得法修炼了,而那个地方还没有炼功点,我给他留了一个名额,最好让他来参加,好推动那里的修炼。”但那时我嫂子正在病重住院,哥哥脱不出身来参加,我就谢绝了。后来哥哥告诉我,他把《转法轮》带给住院的嫂子看了,嫂子觉得很好。我一听突然产生一个想法:如果哥能克服困难参加培训班,嫂子又能理解支持,可能会有一举两得的结果。于是我把想法与哥谈了,哥很愿意,就与嫂子谈了这件事,嫂子极力促成,并主动做通了其他亲人的工作,我知道后很高兴,哥哥也连夜乘车赶来了。

就在哥哥离开嫂子的第二天晚上,我们接到了嫂子从家里打来的电话,当时很奇怪她怎么会在家里,只听她在电话那头十分激动的对我们说,她已经出院了,医生今天来给她做進一步治疗时,发觉她原来的病状消失了,医生感到很奇怪,说既然好了就没必要再住院了。说着说着,她在电话那头呜咽起来,说她知道是师父帮她消去了病业,救了她……听了她的话,我太意外了,当时让哥哥来参加培训,我是想到也许会有这样的结果,但总以为即使真有这样的事发生,也得有一个过程,无论如何想不到哥前脚才走,嫂子马上就康复了,这实在太神奇了。我见哥哥在旁边一声不吭,回头看哥哥,他正在那儿抹眼泪呢,我们心中都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激之情。

培训班安排每天清晨集体炼功,几百人在一起炼功,那场面十分壮观,那个能量场让人感到特别祥和、纯净。

有一天清晨天下着蒙蒙细雨,但这丝毫不影响集体炼功的進行,当大家组成方队即将开始炼功时,有人突然喊起来:看,天上有彩虹!大家一起仰望天空,只见在东南方向真的呈现出了一道彩虹,正慢慢的往炼功场方向移动而来,顿时所有的人都激动的鼓起掌来,有天目能看到的学员在七彩光环中看到了师父的法身,高喊着:师父来了,师父来了,全场欢声雷动,这种景象持续了十来分钟。待大家静下来炼功时,雨收住了,但天空仍是一片灰暗,感到大雨随时都会倾泻下来。炼功期间,偶尔有雨点打落到身上,但稀稀疏疏的,反带给人一丝凉爽与安宁,这样一直坚持到结束,雨就象被控制住了似的,无法逞威。

一炼完功,看着阴沉的天,大家都赶紧回住处,等到最后的学员差不多都回到宿舍,倾盆大雨从天而下,一发而不可收,那时候大家心里都十分明白,是师父在呵护着大家不让淋雨啊!当天大家的热门话题,就是这场奇特的炼功见闻,心中的感激无以言表,大家更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做。

参加完培训,哥哥说特别轻松愉快,就象浑身脱去了一层肮脏的外壳,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后来,哥哥他们那个地方走入修炼的人越来越多,急需《转法轮》,我与点上辅导员联系帮忙搞书,辅导员一听很高兴,马上与有关人员联系,即刻答应把所剩的大法书籍全部优先配发给他们。

记得那次哥哥与一个有私家车的个体户同修一起来的,在书装车时,天很暗,雷阵雨眼看就要来临,大家心里有些紧张,担心书被淋湿,老天很帮忙,雨收住了就是不下来。但等到收拾完毕,坐進车里,关上车门,顷刻间大雨狂泻而下,我在车外想送一送他们都来不及,不得不赶快躲進房间。真是太奇妙了。事后哥哥给我来电话兴奋的说:“太有趣了,这一路风雨伴随,但快要到达时,天空突然放晴,阳光灿烂!”我当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心中涌起一句话:师父,谢谢您!

教训

修炼还不满半年时,当时对法的理解有许多还处于一知半解的状态,自己做了不少错事,为此让师父为我操了好多心。

记得有一次有朋友邀我全家去浙江普陀山游玩,当地的朋友陪同我们,一路上一直催促我们烧香拜佛,又说如何如何的灵验。我修炼大法知道不能那样做,就巧妙的应付过去了。但当游玩就要结束时,见一尊如来佛像尤其显得金光灿灿,就经不住诱惑,我突然萌生了离开之前拜一拜的念头,心想:我一不求发财,二不求保佑,只想表一表敬佛之意应该可以吧?正想拜时,顿时体内法轮急促而又有力的转动起来,我一怔,马上知道是师父在点我悟错了,当即止住了,同时也明白了自己错在哪里,真的又羞愧又感动,这又一次让我感悟到师父的法身在时时看管着我,那种慈悲与焦急之心强烈的震撼了我,让我体会到修炼真的很严肃啊。

在那儿几天,朋友们一直以海鲜热情款待我们,不知不觉中我对吃产生了执著心,对朋友说:“这海味真鲜美,这次可真吃痛快了。”正如《转法轮》中所说的:“……为了让他去这个心,怎么办哪?他吃了肉就会肚子疼,不吃就不疼……”果然如此,到后来,我一看到海鲜就反胃,搞得朋友们有点尴尬,因为那个岛上吃的主要是海鲜,别的菜很稀少。当我已没有了执著心后,随其自然再吃时感觉又不同了,没了好吃与不好吃之分,吃就吃了,也没事了,我明白了这段法理的真正内涵。

有一次,一位外地的老同学来看我,顺给我捎来了几只家养的小公鸡,我说什么也不收,并给他讲了不杀生的道理,但他很为难,说远路带来,天又热,往哪搁?你不拿它们也是死,无奈我拿回了家。家人一看,鸡都快折腾死了,就立即宰了。一会儿,只听到孩子大叫:好残忍啊,看看门口都是滴的血。我心中一震,马上想到《转法轮》中谈到“杀生问题”时的几句话:“杀生不只是会产生重大业力,还涉及到一个慈悲心的问题。我们修炼的人不得有个慈悲心吗?……”当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知道自己又做了错事,也连累了家人一起做错事。既已宰了,煮了就吃吧,按理说鸡肉早该煮烂了,但吃时却硬得根本啃不动,我才咬上一口,那颗好牙就剧烈的疼痛起来,过后直痛了一个星期,吃饭连碰都不能碰到它,一碰到就钻心的痛。这教训太深刻了,我因自己做错事而还造下的业力尚且如此,不知师父又为我承担了多少;我也知道了杀生问题的严重性,以后再也不敢违背修炼人的原则了。

点悟

当初因为步入修炼的时间很短,我知道自己对法理的认识非常有限,心里十分羡慕得法早的老学员,很后悔自己曾错过了两次得法的机缘。记得那时在两个不同的公园里都看到过悬挂的“大法简介”,我走到面前看了看,见有人走上来向我洪法时,竟莫名其妙的两次都躲开了。那时候看到老学员能双盘,还能随口背出师父的经文,总觉得自己与他们差距太大,不知不觉在他们面前产生了很重的自卑心理。

有一段时间,根据我的实际情况,我很想做一件事,其实很适合于我做,但我没有自信心,总在犹豫徘徊中。就在这时,我做了个梦:我与一批朋友在一个地方,那儿很美,有石凳、石桌,桌上铺着纸、摆着毛笔,大家都去题词赋诗,有人要我也写几句,我推说不会写,这时有一位朋友自告奋勇代我写,并说写了送给我,只见他写了这么一句诗:“黄鹤飞去空悠悠”,并在最后写了一个大大的“仙”字,这种意境让我振奋。我知道这是唐代诗人崔颢所赋《黄鹤楼》中的前半首诗意,原诗为:“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诗人借仙人乘鹤归去的传说抒发情怀,我一直很喜欢这首诗。而梦境中,朋友之笔浓缩原诗,蕴含鼓励,促我正悟,令我对未来充满了自信心。记得当时在梦中朋友问我写得怎样?我高兴的说:“很好!”但他马上说:“不,还不算好,我还应改一个字。”说着就把那个“仙”字改成了“悟”字,我一笑什么都明白了。从此我抛弃了自卑心理,同时这也让我迈出了总以修炼时间长短衡量修炼進程的误区,激励我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

有一次我炼静功首次突破一小时大关,这时我看到了一种奇异的景象。在我炼完功睁开眼睛时,我发觉天地间一片灰暗,屋内屋外,无所不包,到处在下着“鹅毛黑雪”,漫天飞舞的黑尘,浓浓的、密密的,接连不断的飘落而下,好脏啊,我呆了!顷刻觉得人透不过气来,赶快用手捂住了鼻子,屏住气息不敢呼吸,再细看,其中还嵌满了一闪一闪的小亮点(不知这是不是就是最近师父讲法中所称的“黑手”),我好奇怪,怎么是这样呢?这种景象保持了好几分钟,后来再想仔细看时,不见了,眼前又是一片似乎是清晰、明净的天地了。想到人其实就是生活在这种可怕的环境中而不知,我感到很悲哀。

也许是巧合吧,过了两天,我就看到了师父发表的新经文《何为开悟》,我在前面看到的景象正好和师父在经文中描述的人间景况相吻合。师父说:“……这种常人中的生活对于他们(指开悟的人)来讲是很难的。……加上常人社会到处都是业力和病毒,还有许许多多人所不知道的不好的东西飘散在空气中,他们都看得很清楚。现在的末劫人类社会业力非常大,人呼吸中都在吸入大量的业和病毒及毒气。这常人世界对于他们来说,实在难以住留。”

98年底,记得那时我过了一个“情”关,也许是师父鼓励我吧,那天晚上睡觉,头才靠到枕头,突然感到人飞起来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快乐的感觉顿时袭上心头,那时心里一惊,脑中闪出: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呢?我总得给家人打个招呼呀?继而念头一转:好不容易盼到这一天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于是感到人越飞越高,而每飞过一个空间就感到加速一次,随之越飞越快,越飞越快,那时体会最深的就是师父说过的“大自在”的状态,我想怎么飞就怎么飞,俯着飞、仰着飞,随心所欲,同时看到了许多奇妙的景象……后来突然感到飞行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一下又回来了,这时才明白是自己的元神出去游历了另外空间,当时对师父《在瑞士法会上讲法》中的一段法理感受特别深,师父说:“……穿越不同时间场的时候,光的速度‘刷--,刷--,刷--’就变得忽快忽慢,到我们地球这儿来的时候,又符合地球的时间场,就变得非常的慢了。”……经历了这个过程后,对师父法中一些本来觉得比较玄奥难懂的法理有了较深的体悟与认识。

去掉执著

修炼是幸运的,同时是艰难的。几十年迷于尘世,对照大法看自己,当我真想从尘世中挣脱出来时,对名利情的执著紧紧的包裹着我,就象千万条绳索在死死的捆绑住我,让我动弹不得。人世间放不下的东西太多了,人不就为名利情而活着吗?当达到一定境界时看那些东西其实什么也不是,但在初期修炼时这一切实实在在的物质利益,充满诱惑。

为了去除我执著于钱财之心,师父给了我多次点化。第一次就给了我一记重锤。记得梦境中,我在一个柜子抽屉里偷拿别人的东西,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很象是师父,只听得大喊一声:把手中的东西放下来!吓得我马上放了,可过了一会,见没人了,竟控制不住自己,手又伸進了抽屉,于是也就没人再管我了……。这是我走入修炼后第一个清晰教训我的梦,当时心中特别难过,同时悟到了不应该陷入沮丧,而更应该以此为戒,提醒自己时时看淡钱物,从肮脏的物欲中尽快脱出来。

想通了,轻松了,此后,我严格约束自己,在钱财上特别谨慎,宁可吃亏也不愿占什么便宜。记得那时家人有一笔公关应酬费,看望朋友买的物品可以从中报销,但我觉得这样做不合适,把发票给撕了,惹得家人很不高兴。还有一次上街,一人从我身边经过时,掉下了一叠钱,都是百元大票,估计有几千,旁边另一人与我同行,他拾起来偷偷跟我说:咱俩平分。我马上想到是考验,要他把钱还给人家,他不听,我赶快离开,不知不觉中看到钱都产生了紧张心理,可见师父那一记重锤对我起的震动有多大。当然,执著钱财之心不可能一次根除,在以后的修炼过程中,看重、计较钱财之心还层层泛出,我下决心彻底放弃对物欲的执著追求,感到自己身上的脏东西在一层层的去除。

对名的执著,我迷得更深,一辈子就在为这个所谓的“上進心”、“人生价值”、“前途”而活着,希望得到我能力所匹配的职称、职务。当修炼后对这些要割舍时真是剜心透骨,在这个过程中师父为我操尽了心。

知识分子最看重的是事业的成功,其中职称似乎成了人生价值的最重要体现。那一年职称没通过,我委屈而伤心流泪,只有等来年再说了。第二年职称评审开始前,我的几个朋友与我约好,要我到关键时与他们通个气,他们会为我与有关部门疏通,而那时我刚好有缘走入了修炼。那次参评我一路顺利,到了最后一关时,要不要托人帮忙就成了摆在我面前的一个难题,去找人吧,从法理上衡量不应该这样,应该随其自然;不去说吧,就有可能通不过。那时候心里特别矛盾,思想负担很重,彷徨不安。这期间,我感悟到师父为我放不下这颗心在着急,但我明白道理却就是放不下,真的好痛苦。

师父就给我创造提高心性的机会,多次让我有机会看到同修的交流资料,其中不少学员谈到的体会就象是针对我的思想来的,我边听边掉泪,感到自己沉沦在名利之中的肮脏,但还是放不下这颗心。有一天,我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海水在咆哮、泛滥,人们在惊慌逃窜,我正在往一处高地飞奔,眼看着水漫上来了,我正好已逃到了安全地带。正觉得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突然发觉天边黑浪滚滚,很快象乌云般从天泻下,所有的人都被卷進了污泥浊水,我只感到自己顷刻钻入了一口巨大无比的黑锅,里边浓浓的黑水打着旋涡,我被卷進那黑色的旋涡中浮上来又压下去,这时,我想到师父说过的,遇到危险就喊他的名字。于是我就用尽全力呼喊:李洪志师父救我!话音刚落,象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把我托起,送到了一座危楼前,我沿着歪歪扭扭的楼梯慌慌的直往上爬……我警醒了。事隔不久,师父《在悉尼讲法》发表,其中有一句话:“……所以在高层空间看,人类社会黑浪滚滚”,令我怦然心动。

从地狱返回的人才知地狱的可怕,感谢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记得第二天晚上,我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坐在师父的法像前流着泪清理自己的思想。我回顾自己走过的人生,深深认识到这几年随着人类道德的下滑自己也在不断的沦落,对很多不良现象见怪不怪,从洁身自好到放任自流,及时行乐思想已渗入我的思想深处,陶醉于名利情的追求中乐此不疲。对照大法,知道自己正与宇宙“真、善、忍”的特性越走越远。今天师父在我陷于尘世越来越迷失的时候,找我来了,救我来了,我却还在为一点小名小利而苦恼,甘愿沉沦在这肮脏的苦海中舍不得脱出。经文《真修》的话语在我耳边回响:“……你们从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掉下来,是因为你们在那层次中有了执著的心。当掉到相比之下最肮脏的世界里,你们不快往回修,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得不行。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得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我流下了忏悔的眼泪,只感到师父在慈祥的看着我,我被包容在佛的慈悲中,心静静的,十分安详。

随后,我就开始打坐,感觉心难得那么安宁。正在这时,突然电话声响起,是一位关心我的长者打来的电话,他询问我是否已找了人,并要我一定要找人,他说现在这个社会不找人是办不成事的。但我一点不为他的话所动,并明确告诉他我决定谁也不找,能行则行,不行就算了,随其自然吧。他见我执意这样,不再多说,叮咛我如果不行可不要难过。我告诉他我有思想准备,会坦然面对的。放下电话后我继续打坐,突然感到自己的身体呼呼的直往上长,一下子变得非常高大,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的一段法从脑际闪出:“你把里面的脏东西倒出来,倒得越多,它会浮起来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来了。”我知道是师父帮助我脱出了那个肮脏的层次与境界,感动不已。那一年我的职称没有通过,我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对于亲情的执著是我最难过的一个关,从我走入修炼的那一天起,就一直处于去除这一执著的磨难中。正如《转法轮》第四讲中说的:“我们有许多人在修炼过程中,往往你炼功的时候,你爱人就特别不高兴,你一炼功,就跟你打仗。”真是这样,多少次如师父法中所说的那样,我“火憋不住,跟他干起来了,这一下今天又白炼了。”就这样在一次又一次的矛盾中,一次又一次的自责中,按照“真、善、忍”的要求,不断修去争斗之心、自私之心,从情的迷中一步步脱出来。

随着对名利情的不断看淡,那时候又产生了另一种执著,那种所谓看破红尘的思想一度困扰着我,对人世间的一切看透后,觉得日子越来越难捱。那时候师父《在瑞士法会上讲法》发表,有一段法理直打入我的心灵深处:“学员问:有时真不知在人间呆着还有何意义?师:我们要珍惜世间的修炼,在法理中不断的精進。常人中的一切对修炼人来说都没有什么吸引力了,是因为修炼人的境界高于常人所造成的。不想在人这儿呆,觉得没有意思,会出现这个状态。如果你认识到此时是多么珍贵的修炼时机、回升的机会,把大法修炼看得比重要大一些,就没有这个感觉。”

学了这段法理,我知道应该改变自己的这种状态了,可事后在行动中变化却不大,急切想“回家”的念头一直在我脑际萦绕,有时甚至对工作也提不起劲来。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在一个大礼堂里,师父正在讲法,我当时坐在较后的座位上听法,在法会進行到中间时,有一部分人不知怎的,似乎想先离开会场,我看见前面有空位,就站起来想换到前面去坐,就在这时我听到师父的声音在会场响起:“××,你不能走,你还没听完!”我惊呆了,师父怎么认识我,喊得出我的名字?赶快在最前排找个位子坐下来,但可能我坐得太前,师父在讲台上一时看不到我,就不停的用目光搜索我,直到后来看到了我。过后我有些不太相信刚才一幕,就问坐在我旁边的姐姐,是不是刚才师父喊我的名字?姐姐告诉我说“是的”,我被深深的感动了……。师父的点化震动了我,我悟到师父在为我目前的状态十分焦虑,师父借此谆谆告诫弟子:修炼的路远没走完,要不断学法,不断精進,珍惜时间,走好后面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