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医拔牙”与”民间拔牙”所悟到的


【明慧网2005年3月12日】在《转法轮》中师父曾举过很多的例子,其中有一个关于“民间拔牙”与“西医拔牙”的对比:“他给人拔牙不是目地,卖他的药水是目地。那药水发出很浓烈的黄气。拔牙时,把药水瓶盖打开,从外面隔着腮帮子对着坏牙,让人嘬几口黄药水的气,药水都没怎么消耗,盖起来放那儿。从兜里摸出一根火柴棍来,一边讲着他的药,一边拿火柴棍对着牙一拨拉,牙就下来了,也不痛,带一点血丝,也不出血。大家想,火柴棍若用劲大了可折呀,他却用火柴棍把牙一拨拉下来了。”

“我说中国有些东西在民间流传着,而西医的精密仪器就不如它,看谁的效果好,他火柴棍一挑下来了。西医拔牙先打麻药,这边扎,那边扎,扎针也很痛啊,等麻药劲上来了,用钳子拔。拔了半天弄不好根还折里了。拿大锤子,拿凿子往下剔,砸得心惊肉跳,再用精密的仪器给你钻。有的人钻得直蹦,很痛,出了不少血,吐一阵子血。你说谁的好吧?你说谁的先進吧?我们不能看表面的工具,得看它的实效。”(《转法轮》第259—260页)

重温了师父的这段讲法我忽然悟到很多:其实那个既没有学历又没有什么资历的民间拔牙人,在常人看来,只有具备很高的资历的专家教授们才比较可信,才能够医治人们的疑难疑症。人们看中的只是表面的东西,而再高的学历在这个空间,他也只能利用表面的工具解决表面的病,而却解决不了实质的根本问题,因为西医的整套思路和方法都是比较表面化、机械化的。

大法弟子讲真象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解决的是人的“病根”由于邪恶的造谣宣传使很多人都得了“共产邪灵的附体”,这种黑色的灵体,病根找到了,很容易的就能治 ,解脱了被邪恶灵体控制的众生的命。那么他给人“拔牙不是目地。卖他的药水是目地”(《转法轮》)。讲真象不是目地,救度众生助师正法才是目地。因为大法弟子都具备那个民间拔牙人用火柴棍一拨拉就掉下来的功能式神通。当然拔牙人不是硬用火柴棍往下拨拉,而是先用那个能够发出浓浓的黄气的药水瓶“隔着”腮帮子让人嘬几口黄药水的气,这是很关键的一步,那么大法弟子在讲真象之前发出正念是不是和黄药水的气体一样,在从另外空间直接去除那个真正的祸因呢?纯净的正念解决了另外空间的邪恶灵体,那么,真象讲起来就好比拿火柴棍拨拉牙不也是同样的道理吗?所以发出纯净的正念是师父赋予大法弟子看似简单而最直接的神通,每个大法弟子都具备这样的功能,而由于人表面的眼睛、思维只看到了事物的表面,所以老是用人的观念限制了自己的神通,老用视觉神经看表面。旧势力给我们造的这双眼睛,把师父给我们的一切超常的东西掩盖住了,当然这都是人的执著心促成的。师父一再强调“大道修炼至简至易”的道理,而自己又真正理解了多少呢?

例如:对旧势力的迫害,我们和常人犯了一个同样的错误,把旧势力的迫害看作那些精密仪器,认为它很了不起,而对师父赐予我们的最神圣的神通正念仍持怀疑态度呢?“执著”它也是一种灵体,附在人的体内,如:很多功友在明慧文章中曾提出了关于弟子最近出现病业的问题,由于自己的心性不高。2002年长春3月5日插播真象后,长春曾一度邪恶到了极点。在那次大搜捕中,我被邪恶绑架迫害,从魔窟里跳楼腰部摔伤,由于人心和执著走了邪恶和旧势力安排,做了手术,术后钢板一直存在体内,炼功稍有懈怠,腰部就隐隐作痛。前几天看完功友“共产邪灵附体”的文章后,我忽然悟到,“做手术”本身已经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那么那个灵体始终在体内不时在提醒我,腰部曾经骨折,有问题,疼起来更是忘不了用手摸,就这些都助长了邪恶的气焰。我们的修炼道路本来是一条直道,而在修炼上按照自己的执著所走的只能是一条绕了很远的弯路。希望和我存类似情况观念同修快认清它,放下它,偶尔与人谈话时,时不时总想证实自己的超常,如通过长时间炼功,能熔化掉钢板根本不用再做第二次手术等这种不正的人心,证实自己的心也是邪恶能够做怪的温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