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七旬老人的遭遇看江氏集团的邪恶


【明慧网2005年3月2日】我是一名70多岁的白发老人,因散发揭露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谎言传单而被逼流落他乡已近三年。2002年1月7号我带着真象资料去散发和粘贴,刚开始都很顺利,正当我把新年问候的一张真象贴墙上时,被一名恶警非法抓捕。

他对我非法审讯,他问我资料哪里来的,谁给你的,你把给你资料的人说出来就行。我说,是拣的,我谁也不认识。他说我说的是假话,说你不说也有办法整出来,等我整出来时叫你死无葬身之地。我当时只有一念,你在我的嘴里什么也问不出来。于是他们派人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和一些真象资料及大法横幅。抄完家后又把我带回原处关到小号。大约一顿饭的时间,恶警带着酒气凑到我跟前说:我喝酒了,老太太,你看见没?我喝了酒就是头驴……。作为一个所谓的人民警察竟然讲出这样的话来,真是够没有人性了。然后告诉他的同事说,你俩看着她,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又对我说,等我睡醒觉再收拾你,220伏电棍让你尝尝。关了一天一宿后他说,老太太,你是想上洗脑班还是拘留所,如果去洗脑班,一天费用60元,通知你的家人赶快送钱来。我说;“哪儿我都不应该去,我也没有钱。”他们把我非法关进拘留所。

我被关在一间40人一室的屋子里,让我和其他大法弟子同普通犯人一样“坐板”、“背监规”穿犯人服,但都被大法弟子拒绝了。其中一名大法弟子比我去得早,叫吕国珍,是虎石台的。她说提审好几次了,每次都上刑,造成腿部腰部都不能动,因伤势过重,送往监管医院治疗,非法判刑八年,她不服上诉中级人民法院等候判决……,她说驳回原判,就等过完农历新年送大北监狱。

我在拘留所期间,很多犯人愿意听修炼的事情和了解大法被迫害的真象。因此我利用当时的环境向他们洪法,讲述大法如何深得民心,而导致小人江泽民的嫉妒以及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的来龙去脉……。

由于环境恶劣和旧势力黑手的迫害,导致我身体极度不适,出现了象感冒一样剧烈的咳嗽,他们就把我同其他三位绝食的同修关进了监管医院。经过所谓体检后,做体检的护士又逼我把药吃下去。我便平和的向她说;“你是干这个工作的,我不跟你为难,才接过药。这些药对我不起作用。没修炼前什么药没吃过,什么针没打过?可我的病也从没好过。自修炼后我什么病都没有了!今天如果不把我抓到这里来,我会得病吗?你要非逼我吃,我也象她们那样绝食。”护士一听有道理,就不再逼我了,就这样在医院呆了三天。这三天里我亲眼目睹了大法弟子被强行灌食的恐怖场面。其野蛮、粗暴的程度,无法用语言表述,至今想起还让人不寒而栗。

由于我年岁大,又不配合他们,演化出的病业现象又很重,因此以保外就医的形式,于2月9日被放回家。一个多月的被无辜迫害,回来后还是无安宁之日,社区、街道、派出所经常上门骚扰,在房屋附近设了监控,一举一动都被监视。老伴也被他们胁迫看着我,只要他不在家就把我锁在屋里。后来听说,我居住地派出所的片警被处分后调离了工作。(他的领导)说他工作失职,为什么辖区内还有练法轮功的不知道,而且还给这位片警办了学习班。这就是江氏集团的株连政策,目的是挑起更多不名真象的人对“真 善 忍”的仇恨心理,和对大法弟子迫害的认可!

在我回家后不久的一天,派出所来我家通知叫我到公安局去一趟找姓徐的,还假说:你去吧,没事了,我给你总结的材料都挺好的。可到了那儿他们就问我还练不练?我说练,活一天就得练一天。他说你回去吧。过了几天又骚扰我说;检察院叫你去一趟,我又去检察院。到那里他们说:你想好了吗?还练不练,要写个转化就没事了。我说还是那句话,你不用问了。然后他说你请不请律师,我说没钱请律师。我说怎么?还要开庭怎么的?他说是。我告诉他们;“记录上面的三百份传单不对,没那么多,我也拿不动,也不符合事实。”他说明天到那会核实。第二天早上我就到那里,一直等到8点多钟,也没见到人,恰巧恶警刘某在场,我便让他转告一声说来过了。刘某却说跟我说没有用,你不是愿意上那就上哪吗?这句话无意中倒点醒了我:他们为什么要我到检察院来?还说可以请律师,这不明摆着要对我进一步迫害吗?我为什么还要配合呢?于是我决定离家出走!一天老伴出去又要将我锁在屋里,我说:“别再锁了,这样我会憋坏的 。”这次他真的没有锁门,他走后我简单而快速收拾了一下行装,离开了自己的亲人和自己的家(这不是大法弟子主动的选择,而是江氏集团迫害所致)在同修的帮助下远离家园而流落他乡。

之后听说老伴见我没回家,以为又被抓了,就到有关部门去找我。结果警方知道我离家出走,四处打探搜索。公安局、派出所、社区派一伙恶人坐车专程到某市的亲戚家找我,还伪善的说;“知道老太太在哪儿就让她回去吧,70岁的人出走3年了,也不容易,她也没啥了,回家过个年吧。”话是这么说了,却把亲友家的3室1厅查了个遍,临走连卫生间也没放过。最后终于态度生硬而蛮横的“坦言”:我们就把她的工资从2003年8月开始给扣了,看不见人不给工资……。就这样,失去了我为社会多年贡献,而应享有的生活来源。更为卑鄙的是,他们为了抓到我竟然冒充我女婿的口气,到处给我亲友打电话,询问我的下落。我老伴在他们无休止的骚扰与恐吓中也一病不起,于2003年2月12日去世。

通过他们的恶行,充分证明了江氏集流氓团迫害法轮功实施的就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失”的邪恶政策。真是可悲呀!一个国家的政府动用所有的警力迫害一群修佛向善的人,就连我这个7旬老太太他们也怕的要死!试问:中国宪法所保障的“信仰自由”从何谈起呢?在中国大陆迫害致死致残、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成千上万……做为有关政府、有关部门对此熟视无睹,人性何在?良心又何安呢?

希望国内外的正义之士,不要漠视江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否则就是对邪恶的纵容。支持正义、制止迫害,也是在为自己永远的生命奠定美好的未来!

在这里也要警告那些江首恶的追随者们:历史的教训太多了。善恶之报如影随形,近及自身远及子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