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大法弟子证实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3月20日】我叫朝天(化名),今年56岁。未学法轮大法之前,我是一个被贫血、高血压、头晕、肠炎、风湿等多种疾病缠身的人,总觉得人活得很累很苦,真不知人为什么活着。1998年农历年后的一天,我在朋友家借回来了一本书,叫《转法轮》,引起了我很大兴趣。晚饭后我就静静的看起了这本书,越看越想看,当天一直看到深夜,不到三天就读完了这本书,这真是一本难得的好书。

从书中知道了很多以前不得其解的问题,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从此后,我就反复的读这本书。看书几个月后,我的身体比年轻时还好,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从那时起真是笑口常开,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尊的慈悲苦度和大法的无限美好的敬仰心情。

* 维护大法

1999年7月20日后,这样救人出苦难的大法却无端的受打压,我心里非常难过,我决心向政府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

2001年四月一日,我和几个同修去北京上访。4月3日清晨3点左右,我们打的去了天安门。在金水桥上我们打开了早已备好的“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一会儿几个警察跑过来,把我们推上了警车,送到了天安门派出所,在那里办事接待我们的是个年轻人。他问我们是从哪里来的?我说是从四川来的,他说就你们几个吗?四川来的太少了,我笑着说那我们下次多来点。他又问:“你们带来什么东西没有?”我们就把带来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横幅拿给他看,他一看是用纸写的黑字,他就说不能用纸写,要用黄布写成红字才好。听后,我们深感我们悟性真差,这件事没做好。

* 证实法和磨难

天安门派出所,我们看到对面房间已有几个功友在那学法,我们几个也盘着腿坐在那里听。一会来了一个恶狠狠的大汉把我们带到一辆汽车前,那大汉打开汽车装货的尾箱,把我推到货箱里,那里面又窄又矮,只能曲身躺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车停了,到了四川驻京办。一進门就有一个小伙子说:“这里不许学法炼功。”我们一行四人说不行,我们就是要学法炼功。我们被带進只有两块木板的房间。北京的四月初,天气还很冷。一个女的来搜身,搜走我仅有的200元钱,说是走时退还,结果至今未退。

当我刚坐在木板上几分钟,就有三个小伙子闯進门来,恶狠狠的说:“不准炼功!”接下来就重重的挨了几个耳光,只觉得耳朵里嗡嗡响,紧挨着又朝胸口重重的打了几拳头,身体不由自主的退了几步,接下来三个小伙子把我胳膊反在背后,连拉带拖,吓得一个女孩子惊叫起来。把我的双手铐在了一个铁架子上,脚不能实实在在的着地。一个小伙子说:“你们修好了,再来就没有人管你了。”

我们开始背法,恶人又来毒打我们,打得耳朵里嗡嗡响,他们也在那听着,我们稍一停,他们说就背那点呀!有些还背错了呢。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汗水不断往下滴,口干得很。我心里对师父说:“弟子受不了了。”过一会儿就把手铐取下来。他们打累了,搬个椅子在那坐着,一直到吃饭后才走开。放下来的双手肿得象馒头似的,手指不能伸开,成紫黑色。我总是面不改色,心不动,一声不响。恶人让我蹲着(当时也不知道不要配合恶人的指使),后来蹲不住了,心里对师父说:“弟子又受不了了。”过一会儿恶人就让我進屋了,并说:“明天再让你炼坐飞机。”我没被他吓住,心里却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回四川又在成都戒毒所关押了两天。大约20日左右由温江警察接回温江县,又在温江拘留所关押了15天,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在看守所每天剥电线皮,很苦的,手指的皮都磨破了。一天,提审人问还去不去上访,我说法没正过来我就去。他说你回家稀饭都吃不上了还去。我心里笑,你说了能算吗,没理他。他说,为你的事,你儿子把手都宰断了。我说我以前遇到不顺心的事还想自杀呢!如果他学法轮功决不会干出这种事来的。

出看守所那天,叫我签字,我说不知你那上面写的什么,他念给我听,当听到法轮功是×教时,我说不签,当时门口有好几个恶人,都七嘴八舌的说,非签不可,一个人冲过来想打我耳光,我看着他,没动心,结果他收回了手,办事的坏人说:“不签回去看怎么收拾你。”我没理他,就这样把我又送到派出所(和盛派出所),有一个恶人大骂了我一顿。又叫我在露天雨坝站着,我明白他们的坏心肠,几分钟后雨就停了。接着又在乡政府里关押了两天,又让晒太阳,他们用尽了坏招。

当我回家一看才明白那天办事人说,你回家连稀饭都吃不上那话的意思,家已不成样子了,衣服、被子乱七八糟的满地都是,整个家都抄了个底朝天,家具一件不剩,床都抬走了。我站了一会,看着这乱糟糟的一切,一点也未动心。师父说过:“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我心平平静静的,开始整理这个家。那天天气很热,累得我满脸都是汗,找到一块木板,把被子、衣服整整齐齐的放在上面。不巧,那天还有远客要来,看来只有让客人在地上睡觉了。儿子赶回来一看,这哪里还象一个家呀!他很生气,问我要法轮功还是要儿子,我不加思索脱口而出,我要法轮功(当时不冷静,应该说都要才是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儿子气冲冲的不理我,我跟儿子斩钉截铁的说:“这个大法我是要定了。”

2001年6月的一天,乡政府来人叫我到乡政府去一下,我不去,后来又开车来找我儿子,说去一趟就回来。原来是又让我在“保证书”上签字,我坚决不签,他们就让我爱人写保证书,叫我过去看,我看了一眼说,他姓夏我姓秦,与我无关,我回头就走了。就这样又把我关押了一个星期,硬叫我们打扫卫生、扯草,白天让晒太阳,晚上用手铐铐在树下,还说把朝天铐在蚊虫最多的地方。

有一天,乡政府李书记(李候测)对我儿子说,你那些东西不值钱,你拿2000元钱取回去吧!我说我没犯法凭什么罚款,他说他知道我没犯法,就要这样治我,你去告嘛!后来还是花2000元钱把抄去的那些东西取回来了。再加上从地里挖走的花树苗子1500元,共勒索走3500元。

2001年腊月26日去赶集(和盛镇),被杨碧琼一伙恶人硬把我抬上警车,我当着众人大声说:“我不是坏人,凭什么抓我?!”他们说:“谁叫你炼法轮功。”在和盛派出所三个恶人过来毒打我,打得我嘴里出血了,脸火辣辣的,恶人又把我双手铐上。这时我儿子赶来了,恶人向我儿子要钱,我儿子说没钱,就走了。

午饭后,把我们六位大法弟子送到温江拘留所,那儿已关了3个大法弟子,我们刚進门就听到一个男子对送我们来的人说:“你们生意真好啊!”可见他们靠抓大法弟子发不义之财,真可悲!在拘留所里,我们给他们讲真象,他们就说:“我们这儿象仓库一样,只管关人。”叫家人交了170元钱,说是生活费,我们每天用不上2元钱的伙食费。乡政府的恶人经常到我家施加压力,还常常打电话骚扰我们家。我哥哥家住在广元,他是所谓的“人民代表”,常打电话劝我不要炼法轮功了,在电话里常说,对法轮功又升级了,什么那里又在修监狱了,人家有枪有炮,你知道“六四”事件吗?我爱人也说要用铁链子捆我,还威胁说:“我把你杀了,自己坐牢去,你把我们的脸丢尽了”。我心一点都不动。

又有一次,乡政府里的恶人又把我们大法弟子全叫到乡政府去,叫写“保证书”,我们都不配合,天黑了才让各自回家,两个儿子怕恶人再来找我,他们主动到镇上去了,回来对我说,李福全把回家的人又全都找回去了,说还把谁打了一通。儿子说:“妈,你应该替我们想一想,我还年轻,我要干事业,你如果炼法轮功会影响我的前程。”一边说一边流着泪,“今晚没来找你,是我担保的。”儿子说:“李福全说,如果你妈再出事,我们就要拆你家的房子,收你的汽车,挖你们地里的花树。”听了儿子的话,我只觉得恶人心太黑了,给家里人的压力太大了。现在好了,我家里人都明白了真象。

2004年3月,李福全在电话里找我儿子说,这次该你妈去学习了。儿子问叫我们去什么地方?他说去新津,儿子说我妈都快60岁了,学习什么呀,要不把我弄去吧!两个儿子和儿媳都说不去。两个儿子非常担心我,放下手里正忙的生意,赶紧去找他们说理,回来后对我说:“妈,你出去躲躲吧!”我说哪儿我都不去,我又没做坏事,怕谁呀!说绝一点,要不炼法轮功六年前你妈早就不在人世了,这是你们都说过的话。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跟你们说白了吧,就是明天要死了,那我今天想干啥还干啥。第二天娘家来个电话说我哥哥病了叫我回去看望。我搞不清是真是假,心里有点难受,最后决定不去了。儿子说还是回去看看吧,没事就回来。到娘家一看,哥哥没病,我对儿子说:“你们谁干扰了我的事对大家都不好,我没时间玩,我得回去救度众生。”儿子说:“那你就把你老家的众生救救吧!”我留下来了,每天都由嫂子陪着我见乡亲们,我不停的讲真象,到了第三天全家都怕得很。哥的儿媳妇讲:“天哪,三娘的胆子太大了。”第四天天刚亮我就想跟哥嫂告别,嫂子说:“你哥晚上没睡着觉。”唉,他们都跟着承受迫害。当天,11点我就乘上了返家的火车。

* 讲真象救众生

在返回家的列车上,心里轻快多了。在车上想和邻座的乘客讲真象。这时一个小伙子起身把啤酒瓶撞倒了,洒了我一身酒,他抱歉的看着我,我笑着说没关系。我说现在的人都怕受骗,出门在外都不多搭白。小伙子说,看你那么善良也不象个骗人的人,我立刻就讲起这几天恶人把我们全家和我娘家整得鸡犬不宁的事,听后小伙子就说怎么坏人还不遭报呢?!我说善恶有报是天理,只是迟早的事,接着我又给他们讲了几个小故事(都是真象故事)。他们都善意的看着我,都满意的点着头。

2002年姐姐从新疆到广元哥哥家探亲,姐姐打电话跟我说,不要炼法轮功了。我听了这话后,我赶紧到广元去给他们讲真象,第二天姐姐不小心把胳膊弄伤了,红肿得很厉害,晚上我让她看真象资料,看后姐姐明白了真象,对我说:“那些恶人怎么还不死呀?”第二天姐姐就看到了受伤的地方有白光,第三天又见到了绿光,四天后她的胳膊不治自好了。接着她就看起了《转法轮》,她说这书太好了,她要带回去给儿子看看,她说儿子一直想找个什么功来学。

在哥家呆五天后,我们乡政府不法人员打电话来骚扰我哥家,还把我的照片贴在哥的办公室里。我哥又生气了,有一次乡政府不法人员正给我哥打电话,我接过电话说:“我惹着谁了!”他电话里说,你早点回来,你小孙子快上学了(幼儿园),我说我都几十岁了,我孙子上不上学还用你管呀?把恶人顶了个没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