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交党费前后谈起

【明慧网2005年3月22日】明慧网多次提醒大法弟子把自己的修炼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我从来不往心里去,因为感觉自己修炼得不如其他同修,不值得说。近来我想,如果大家都有我这样的想法,那《明慧周刊》还怎么办下去呢?所以我也动手把我不交党费自愿退党的前后经过及修炼体会写出来,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我是1998年底开始修炼的。邪恶的镇压一开始,我思想上没有什么怕,可是用人心在想:我才修炼半年,你能把我怎么样?所以我照样炼功学法。

1999年12月28号,我和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被抓回关在当地拘留所15天。人大开会期间,我被关在洗脑班29天,后和另两个同修一起绝食抗议,两天后被放。由于那时我学法不深,已被放了又去交恶警勒索的2000元,那时我还错误的认为,不交钱是对钱财之心的不放。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逼迫写了不進京的保证。2000年10月我又去上访,被抓回关在当地看守所一个月。年底单位向我收党费,那时我对共产党就真正的反感了(我在没修炼之前就看不惯它挂羊头卖狗肉的卑鄙伎俩,曾经就不愿交党费),但我还是用人心在对待,完全是因为它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产生的争斗心、气恨心之所为。所以我向收党费的人说:“我还是党员吗?我怎么还会是党员呢?”那人一听怕惹麻烦就说:“好、好以后再说。”所以当时我想说的就没能说。

这件事后,我清楚的认识到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邪教,将来保准的给它定性。这更加坚定了我退党的心,转年再收党费时,他们就不当面要了,而是找人捎信。2002年春天,我到单位找原来的朋友讲真象时遇到党委负责人,在和他讲真象时,他说:“你为什么不交党费呢?”我说:“我瞧不起共产党,自愿退出吧。”他说:“你得写申请。”我说:“党章规定半年不交党费算自动退党,没说还得写申请。”他又说:“吃共产党的,你还反共产党。”我说:“我没反共产党,是共产党容不下做好人的人。”我从陈独秀的左倾讲到刘少奇的走资派,又讲了历次政治运动,这之间,由于自己的争斗心没去,所以有时和风细雨,有时面红耳赤,最后我说:“共产党自己窝里就斗,何况对待老百姓了,所以你也不要真心卖命了。”这样五年过去了。

后来我还悟到,中共每年拿四分之一的国民经济去迫害法轮功,修炼人,要是交了党费、团费,就在不知不觉中做了助纣为虐的事。师父的《向世间转轮》和《再转轮》发表后,我悟到是师父对弟子和大陆世人的最大慈悲,让是党员、团员、少先队员的大法弟子彻底抹去污点,给是党员、团员、少先队员的大陆民众选择未来的机会。

作为大法弟子应顺应和推动天象变化,是党员、团员、少先队员的大法弟子应该马上宣布退出,不留余地,彻底清除邪灵因素!一身清白,浑身轻松的向身边的人及所认识的是党员、团员、少先队员的朋友及世人讲清真象劝其退出,抹去兽印,从根本上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