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比吓一跳 看中共对法轮功的政治诬陷(一)


【明慧网2005年3月27日】2004年4月,在阿根廷举行的为期三周的全南美最大国际书展上,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受到各界人士的普遍欢迎。2005年1月,阿根廷因需要出版了西班牙文新版《法轮功》,在全国各大书局发行。法轮功在被中共江氏集团迫害中走向国际社会,现在在60多个国家自由流传,得到许多国家的一千二百多份褒奖,《法轮功》被翻译成30多种文字在国际社会流行。与此同时,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在美国、比利时、西班牙、德国等14个国家被告上法庭,其主要党羽曾庆红、罗干、周永康、陈至立、贾庆林等等都在国际上被提出诉讼。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法轮功在国际上的形势和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巨大反差的背后反映出中共的专制独裁和世界主流社会的天壤之别,反映出中共毫无法治意识、反人类和灭绝人性的邪恶本质。

一、不同的教育造成不同的思维

实践表明早期教育对人类思想和智力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印度“狼孩”是人们经常引用的例子。1920年,在印度加尔各答东北一个名叫米德纳波尔的地方,人们发现了两名“狼孩”,大的大约七、八岁,小的不到两岁。这两个女孩自幼在狼窝里由母狼喂养长大,虽然在生理结构和躯体生长发育上,同一般儿童并没有多大差别,但是在心理活动上差别很大。小的狼孩捉住不久就得病死了。大的狼孩智力发展水平却只相当于6个月的婴儿,她的许多特征都和狼一样,不喜欢穿衣服,给她穿上衣服她就撕下来;用四肢爬行,喜欢白天缩在黑暗的角落里睡觉,夜里则象狼一样嚎叫,四处游荡。她嗅觉特别灵敏,用鼻子四处嗅闻寻找食物。她喜欢吃生肉,而且吃的时候要把肉扔在地上才吃,不用手拿,也不吃素食。她的牙齿特别尖利,耳朵还能抖动。后经悉心教育和训练,她4年才学会6个单词,6年才学会直立行走。她到十六、七岁因病而死的时候,其智力水平仅相当于正常的三四岁的幼儿。

研究发现不同的教育和环境造就不同的公民意识和社会心理。印度“狼孩”身上就具有许多“狼性”。在中国,共产党颠倒黑白、篡改历史,没完没了的搞残酷无情的无产阶级专政,从学校到社会给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进行封闭式血腥政治思想教育,培养共产党冷酷的党性意识,用党性代替人性。学生从小就被要求戴上红领巾,还必须要上政治课,不同的时代批判不同的人群,现在是批判法轮功。使得深受党文化毒害的中国人和正常人类的思维差别很大。到海外的留学生高兴的发现,在国外没有共产党这类的政治课。

在西方自由社会里,法治和人权意识深入人心。例如,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郊区的一所小学里,五年级的教室外走廊墙上贴着老师出的作文题:“(公民有)为了纠正冤情向政府请愿的权利(The Right to Petition the Government for Redress of Grievances)”。下面贴的是五年级学生们围绕这个美国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而写的作文,学生们各抒己见。美国从小就对学生实行法制(治)、言论自由等等公民权利方面的教育,培养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公民意识,任何政党、个人都必须要遵从法律。

在中共的政治斗争文化中长大的人,被灌输了大量政治斗争的思想,被打上“假恶斗”党文化的深深烙印,普遍具有不同程度的“党性”,缺乏法治和言论自由的精神,法治观念非常薄弱,只会用共产党那副带着政治的有色眼镜来认识和分析法轮功,把一切事情政治化,处处体现的是共产党的专制和其政治斗争文化。而西方社会处处体现出法治和信仰、言论自由的精神。

二、中共用畸形的政治观对待法轮功学员依法上访

在中国古代,民间有冤可以拦官员的轿子、上诉公堂。远在一千多年前的西晋时期,晋武帝就在朝堂外悬设“登闻鼓”,百姓可击鼓鸣冤,直诉于中央政府甚至皇帝本人。后来许多朝代在朝堂外都设有“登闻鼓”,允许百姓向最高当局直接伸冤。宋代民族英雄杨六郎(杨延昭)受到奸臣陷害和打击,就曾经击“登闻鼓”直接向宋太宗鸣冤。

自1996年《光明日报》无端发表文章攻击法轮功以后,公安机关对法轮功学员不断进行无理骚扰。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群众去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和平上访,向政府反映天津警察无辜抓捕、殴打学员的情况,这在现代法治社会,和中国古代都是允许的,中国《宪法》第四十一条也明确赋予公民有上访的权利,然而以党为大、一切为政治服务的中共严重倒退,把法轮功群众的和平上访与请愿诬蔑为“围攻政府”、“搞政治”、“破坏社会安定”。

近年来,国家宣传“和国际接轨”。在国际法治社会里,法轮功学员上访、申诉冤情是自然不过的事情。自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法轮功学员在国外60多个国家里的申诉和讲真象都是合法的,没有人说是搞政治。例如,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每年7月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在美国国会和白宫前面的草坪上举行和平请愿活动,美国政府从来没有说法轮功是“搞政治”、“围攻政府”。而中共的公安、武警和便衣在天安门广场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殴打法轮功学员。

在一个真正的法治社会里,人们普遍具有法律意识,民众向政府申诉冤情是合理合法的,政府在实际行动上保护民众的合法公民权利,公民向政府申诉冤情是个自然的法律问题,并不是个政治问题。站在法治社会角度来看,法轮功问题事关民众的公民权利,是个法律问题。共产党只有僵化的政治思维,把法律问题扭曲成政治问题,根本不按照法治的精神和原则来办事,江泽民公然密令“对法轮功不讲法律”,公然违反中国宪法、法律还倒打一耙,反而诬蔑法轮功违法。

共产党的长期政治运动和党内肮脏、残酷的权力斗争,以及党文化宣传把“政治”变成一个奇怪的名词。共产党“一切为政治服务”,热衷于搞政治,把自己“搞政治”说成是伟大光荣正确的,而老百姓一旦被中共贴上“搞政治”就变成肮脏的,变成了想夺共产党政权,就该被专政的,所以老百姓躲共产党的政治就象躲瘟疫一样,也非常害怕被中共扣上“搞政治”的帽子。于是共产党不仅剥夺法轮功学员伸冤的权利,而且还利用这种畸形的政治观念,从迫害一开始就给法轮功扣上“搞政治”的帽子。目的是为了给镇压制造借口和理由,同时挑起人们仇视法轮功、远离法轮功。

海外媒体大纪元的“九评共产党”指出共产党的九大基因之一是“骗”,说谎、造谣、行骗是共产党的本能,张口即来。搞“假恶斗”的共产党把倡导“真善忍”的法轮功看成自己最大的敌人,不管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中做什么,共产党张口就诬蔑法轮功群众“搞政治”、“破坏社会安定”、“和反华势力勾结”等等。一些被党文化洗脑的中国人会不加思索地相信甚至附和中共莫须有的指控,本质上起的作用是帮共产党迫害无辜。

三、从修炼角度看“搞政治”问题

共产党的党文化严重扭曲了政治的概念,那么从修炼人的眼光看,到底什么是搞政治呢?人们搞政治不外乎为名、为利、为权力等等。站在法轮功修炼的角度看,这都是为名利情而争斗,本质上都是常人的执著心,而法轮功修炼不仅不求名利,而且正是要去掉争名求利的执著心。因此搞政治、对政权感兴趣完全是和法轮功修炼原则背道而驰的,任何真正的修炼者都不搞政治。在中国历史上有许多例子,甚至也有皇帝放弃皇位而出家。

搞政治违背了法轮功修炼原则,法轮功更没有政治图谋和政治纲领,对国家政权没有兴趣,也没有在人间建立理想国的企图和愿望。法轮功多次重申不搞政治,由于法轮功提升人们的道德水准,在国外人们称法轮功为净化心灵的精神运动(spiritual movement),而没有人说是“搞政治”。法轮功不仅在原则上不搞政治,而且在实践上证实了不搞政治,可是为什么共产党一造谣说“法轮功搞政治”,总有人相信呢?有几个方面原因。

1、中共不让人们知道真象,不停地捏造罪名诬蔑法轮功,继续用“搞政治”等等谣言反复欺骗民众。一部分民众深受中共党文化毒害,只信共产党说的,共产党说谁好就好,说谁坏就坏,完全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

2、在现实社会中,人们迷信和崇拜权力。当江泽民发动镇压法轮功时,又有几个人会相信法轮功能够挺得住?因为人们在共产党长期的运动中太相信、太迷信和太畏惧权力了,所以当法轮功一再重复说对国家政权没有丝毫追求的时候,许多人仍然不相信。从更深一层来说,共产党的长期谎言欺骗和道德败坏,使得社会风气恶化,造成中国人之间缺乏信任,例如近年来社会中出现的“亲子鉴定”现象,就反映出人们心灵深处对他人的不信任感,即使对最亲近的人也是如此。一些人不相信人间还会有真诚存在,不相信会有这么好的人存在。

3、中国历史上讲“学而优则仕”,人们有普遍的为官、为权的思想。由于共产党摧毁了中国的传统文化,许多人搞不懂到底什么是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思想中只有党文化对中国民族文化的歪曲定义,搞不明白修炼的目的是什么。当法轮功流传越来越广,学的人越来越多,一些人(尤其是知识份子)担心,法轮功力量越来越大,将来会不会搞政治、向“仕”上发展,于是用中国人特有的历史认识观来猜测法轮功将来会不会对政权感兴趣,对中共的“搞政治”诬陷难以分清。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能够做到不搞君主制,法轮功为什么做不到不搞政治呢?况且法轮功的修炼原则是不搞政治。法轮功既不是“教”,又对“政”没有任何兴趣,何来“政教合一”呢?法轮功过去不搞政治,现在不搞政治,将来也不会搞政治。

一些人出于毫无根据的担心而对中共迫害无辜无动于衷,在实际效果上是站在迫害者的一边。

4、共产党的斗争哲学使得人们的思想意识中,把民众和政府之间总是看成为矛盾和对立的关系,而不是法治中的契约关系。不是法轮功搞政治,而是一些人的思想还是停留在中共的政治文化中、用带有政治的有色眼镜看待事物。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