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经文送给监狱中的同修


【明慧网2005年3月27日】2004年11月初,得知一同修被非法关押于某监狱后,同修的孩子跟姥姥过,生活困难。师父讲:“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我想我应该帮助同修的孩子,同时向世人证实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不能任意被邪恶迫害,不能因为父母不在孩子就没人管,而是有更多人关心孩子。我联系上同修后,到她家去看孩子,给老人和孩子留了一些钱,告诉他们安心生活请放心,会有人照顾他们的。

事后决定要到监狱看一下同修。因以前从未谋面,决定让孩子带我去。同修B知道后提出不同意见,认为我见不上,最多只能在窗口看一眼,根本说不上话,因为按照通常惯例,监狱只允许直系亲属会见,并且还得办理探视证。如果无探视证,直系亲属也不允许会见。尤其是大陆邪恶集团对法轮功修炼者,根本不讲法律,哪怕是他们自己制定的苛刻的法规,对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也根本不让接见。但是,对此我根本没有往心里去。

当时我与同修A决定一同陪孩子去。那天狂风大作,天特别寒冷,同修B给孩子一件御寒棉衣,同时给我一包烟盒大小的东西,说:“大姐你替我拿着。”然后他回家为我们发正念,我们一路发着正念到了监狱。

同修A在外面发正念,我和孩子進去。進去后孩子办完接见手续,被要求掏出口袋里的所有东西,手机、相机都不能带進去,金属物也不能往里面带,并接受检查。检查完后,恶警指着我说,“你不能進,你到那边去等着,出来后你们一起出去。”当时進去时進了两道电子门。我当时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她又说:“你不能進,你只能一边呆着,你在旁边等着吧。”我点了点头,这时孩子往里走,我也一起跟着走,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一定要進去,请师父加持。走到门口时,在门口的门卫正低头找东西,我们顺利進去了。而如果按照邪恶的手续,应该再检查核实一下接见手续。

進去后,因为把同修叫出来还得等一段时间,我们就坐在那里发正念,近距离铲除一切黑手与烂鬼。在这期间,广场上有一帮警察在操练,我让孩子和我一起发正念,铲除那些警察背后的黑手与烂鬼,宇宙的正神都来帮助我们。一会儿我们的正念起了作用,警察赶快收操走人,不练了。又進来一帮视察的人,我也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黑手与烂鬼。一会儿孩子跟我说,他妈妈来了。同修因不认识我,问孩子:“这是谁?”陪同来的警察立即问:“你们不认识?不认识不能见。”

我急中生智,立即接话,“大姐,我刚生完孩子,再胖也不能认不出啊!”同修立即领悟,“噢!是变样了,没认出来。”警察问我们是什么关系,我说“我们是没出五服的亲戚,我陪孩子一起来的,最近几年我们一直没联系,这次出差,路过大姐家,才知大姐被非法关押。”在说这些话时我的眼泪一直在流,看到同修被迫害,心里特别难受,一度说不出话。但是,哭的同时,我一直在想,我不能白来,我怎么把刚才同修B给我的东西给狱中的这位同修,我想肯定是大法的东西,哪怕是一张传单,对她都是一种鼓励。警察则在一旁追问我身份证,要我拿身份证登记。我当时哭成泪人,紧握着同修的手说不成话,警察问了几次,不耐烦,叹口气,头扭到一边。我趁机把手中早已准备好的用餐巾纸包着的那个烟盒大小的东西递给同修。同修立即收好,我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心想就是现在让我出去我也放心了。

因狱中同修已经给该警察讲明真象,她对大法弟子的遭遇有一定同情心,她没有再过分的追问我身份证的问题,而是说下次带来。

我问大姐:“你怎么样?她们打你没有?”大姐说,“请家里人放心,我一直没放弃。我没有罪,我要上诉。”

我再次追问:“她们打你没有?如果打你,是谁打的,你告诉我,谁指使的,我去告她。我们单位里好多炼法轮功的,他们都是像你一样的好人,我来的时候,他们告诉我,让你坚持,否定它,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们单位里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领导都已遭恶报,死的死抓的抓。现在通过大法弟子的言行,现任领导都在默默的保护大法弟子,他们也都有了福报,升级的升级,遇事保平安。请大姐放心,孩子我们会照顾好的,孩子的事,国际上已经知道,纷纷打电话询问你的事,还有想来看看孩子的,各国人士都有,你的事已经引起国际关注。把握好自己,你不是孤立的,这么长时间为什么不上诉?”

大姐说:“它们根本不给我往上传,我写了多次,它们说没用,一直压着,我还要继续写。”我说:“大姐,我来帮你上诉。”

警察说:“不行,不是直系亲属不行。”我说:“我以孩子的名义写。”警察无话回答,制止我说:“与本案有关的话不能说,只能说家常。”我又告诉大姐一些家里的情况。

警察说到时间了,让我们走。我给大姐存了一些钱,在监狱里又买了一些日用品(从外面买的不能往里带,只能买她们里面的东西,并且很贵。)大姐嘱咐我“不要给我留钱,用到最有用的地方”,小声给我说,“多做资料多救人。”我的眼泪再次流下来。

这时外面的同修也進来了,和大姐也见了面,告诉大姐多发正念,正念正行。我和同修A带着孩子和大家告别后就回家了。

回来后我问给我包的同修B,你给我的那包东西是什么?他说是师父经文。我告诉他我送人了,他一听有点着急,“我那是有用的!”我告诉他“我给大姐了!”他听了睁大眼睛看着我,兴奋得说“是吗?我太高兴了!你太了不起了,我没有想到你能進去。”我说:“一切都是师父安排,感谢师父!我们只要放下人心,没有做不成的事,只是有些事情是我们的人心在挡着,神的那一面没有发挥出来。”

通过这件事,我们更感受到师父无处不在的慈悲和法的圆容与玄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