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用人心面对邪恶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3月6日】学法修炼前,我是很要强的人,凡事都要在别人之上,总嫌丈夫挣钱少,小打小闹也成家常便饭。因此造成了冠心病、附件炎、鼻炎、亏气、亏血等多种疾病。98年,我有幸得法,当初学法的目地就是祛病健身。直到99年7.20江氏集团对大法迫害,我才明白师父传法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和修炼的严肃性。

修炼后我明显的身体变化,使我体悟到师父的慈悲关爱。我一人炼功使我全家受的益,所得到的一切,都是用金钱买不来的,所有这些我无以言表。大法蒙冤,师父蒙冤,我县大法弟子陆续上访。我却由于学法不深,表现得无动于衷,甚至还冷言冷语。直到师父发表《走向圆满》,才让我从心中认识到作为大法弟子我应该怎样做。于是在2000年11月我们17位大法弟子一起去北京护法。

第三天,我们到了北京。次日早上我们分了4组走向了天安门广场。刚走了半里地就遇到了便衣警察,我们应付过去后,走不到十米,又一批便衣把我们连推带搡拉到了一个地下室,所有的地下室里都关的是大法弟子。到了晚上,他们把我们分批送到各个看守所里。我被拉到平谷看守所里。当时提审我的警察开始态度很好,问我干什么来了。我说我县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抓了160多名大法弟子,并且还规定炼功人家属有“十不许”,真是株连九族。警察就问:你是哪儿的,把地址说出来,我把情况给往上反映。我识破了警察的意图,不管他问啥就是一言不发。这下激怒了他,于是原形毕露,对我拳打脚踢半个多小时,结果他啥也没得到。

由于平时学法流于形式,没能在法上认识法,回监室后,我和同修们一起学习《排除干扰》这篇经文,在第二次提审时我就背“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就不配合警察的任何询问。当警察打我耳光、让我贴墙面壁、灌食、戴手铐,每时每刻都感受到师父的慈悲看护,感到法的威力。由于我没有说出地址,第六天在师父的呵护下平安的回家了。

我们地区学员整体不够圆容,怕心较重,致使邪恶非常猖狂。恶人到公共场所写诬陷大法的标语。看到这些毒害人的标语,我心里展开了斗争。一方面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本着对法负责,对众生负责,应该立即把标语清除掉;另一方面想,标语没在我们这片儿,也许是给别的大法弟子走出来的机会,况且自己讲真象也没少做。在这种思想支配下,等了一段时间,始终没有人去做,我就与另一同修做了。做完之后,由于我们产生了欢喜心,没协调好,没出半里路就被巡逻者发现,抓到派出所里。在派出所里我心态平静的和他们讲真象,他们多数表示愿意接受,唯独政法委秘书金钊力怕自己下岗,想利用法轮功往上爬。金钊力多次非法抓捕大法弟子,非法到大法弟子家搜书、罚款,作恶多端。金钊力对另一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把窗帘拉上,门关上,强迫大法弟子跪下,不跪就用力踢,将同修的耳朵打聋了,肚子大块淤血。对乡干部张嘴骂人,举手打人的这种恶行,我没有完全做到善,用人的理把他问得哑口无言。他为了出气,决定把我和另一同修铐在一起。我求师父加持,我不是犯人,坚决不配合,结果累得他满头大汗也没铐上。在师父的呵护下,当天晚上我们闯出了派出所。出来后,我又用人的理去想他们一定会追来。我们绕山环水走了一夜,到了亲戚家。结果当天派出所到我家逼迫我丈夫交1000元押金。我回家后埋怨丈夫不和他们要人,反而还给他们钱。这也是我没有彻底放下物质利益,嘴上说否定旧势力,在法理上没有升华上去。每看到警车心就动。

一个多月后,派出所和乡干部联合把我骗去说了解情况。他们的所谓了解情况,就是问我还炼不炼,不炼就回家,炼就送看守所。到看守所我便开始绝食抗议他们对我的迫害。让坐板我就炼功、发正念。警察把我叫出去,我就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恶警听不進去,令四个犯人给我用38斤的大镣子把手脚铐在一起。到晚上,我无法睡觉,心里求助师父,哪怕出来一只手就有办法睡觉,结果左手一退就出来了。第二天被发现,所长问我炼不炼,我就和他讲真象,他打了我两个耳光,又给铐上了。到晚上,睡觉时又用同样办法,右手出来了。第三天同样又被铐上了。从那以后,我就开始背法、发正念、不放松自己的一思一念,利用犯人抬我出去灌食的机会讲真象。由于讲得过急,没有收到好的效果,却换来一顿拳打脚踢。

这期间暴露出我的为私为我的心。有一个犯人对我说,你就说政府不让练就不练了,别用标点符号,骗他们,你心里知道,最后用个反问号,我听了就动了心,妥协了。我的话刚说完,所长就说:“关她几天”。我恍然大悟,无地自容。我深思了许久,想起了师父的经文:“这个神呢,他不会象人一样。比如说有的学员被抓進去了,在严刑拷打中承受不了,就写了悔过书。可是呢,他心里想:我这都是骗他们的,出来之后我还炼,我还出去正法,还上天安门。可是这是不行的。因为这种观念在人这儿也都是败坏了以后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会这样,他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正在自责的时候,我抬头看到墙上其他大法弟子写的师父的经文《位置》。我豁然开朗,有了信心,知道了如何做好三件事,什么是正念正行,什么是放下生死。我开始静心背法,发正念,炼功。次日,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走出了魔窟。

在此,我告诫同修,吸取我的教训。抓紧时间学好法,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的路,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