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劳教所里的一段特殊经历


【明慧网2005年2月13日】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自99年7.20以来,我先后三次被抓,其中一次被非法劳教,失去自由,寂寞之苦,这些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但最难以忍受的是没有机会向世人讲清真象。当时多么想尽快提高心性,早日走入正法的洪流之中。为了要求无条件释放,我在看守所、劳教所共绝食7次,每一次状态都非常好,因为站的基点对,在绝食的过程当中也展示了大法的神奇,最长的一次是26天,不但不饿,反而非常好。下面把我在劳教所里的经历写出来,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刚進万家劳教所,警察很邪恶,一進去就开始做所谓的转化工作,可我心里一点都没有怕,心中装着法,会背的师父经文也多。(当时凡是進去的都要送到洗脑班,叫做包夹,有一群背叛信仰的人围着大法弟子骚扰,也有一些警察断章取义,欺骗大法弟子达到洗脑的目地。)队长只找我谈了一次话,就再也没有把我送進洗脑班進行包夹。

因为当时环境很紧张,开始我们与管教简直是格格不入,管教总想做我们的转化工作,而我们想向她们洪法,所以我们之间经常发生争执。我们讲什么她们干脆不听,后来师父的《建议》经文来了,师父告诉大法弟子被转化的和做转化工作的人也是被蒙蔽的生命,应该反过来向她们讲真象。这时我们才认识到以前我们很多基点都是站在个人修炼,应该转变观念,站在正法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个人的提高与圆满就在这个过程之中啊。我们的观念大转,大家立刻明白了自己的责任,救人为主,我们开始大面积的与管教、刑事犯、被转化的人主动接触,不再害怕被转化了,怀着一颗慈悲的心,尽最大努力与周围的人接触,特别是那些转化的昔日同修们,我们一定要帮助她们回到大法中来,于是我们与她们切磋、学法、交流,使她们认清当时自己什么地方做得不好而被转化?赶快清醒过来。修炼真是神奇,大法弟子观念转变,心性提高上来,周围的一切都随之发生变化,转化的陆续回到大法中来。一些警察也跟我们成了好朋友,我们可以与她们单独交流,向她们讲真象,那时一段时间,环境真的是非常好,我们可以学法,甚至能学《转法轮》

我当常人时争斗心特别强,在那样的环境中也能表现出来,所以每次过关都是我先过,管教先第一个找我,有几次因为炼功和管教发生争执,管教拽我,我说你拽不动我,管教问你是神吗?我当时说“我就是神。”由于心态不纯,说的又高,常人理解不了,这句话激怒了管教,她说我偏要拽动你这个神,我就是不动,僵持中在同修们的帮助下,她真的没能拽动我。还有一次也因为炼功,队长去先叫我,我就是不动,他们叫来几个人也没有把我拽动,后来找来男干警,把队长的心脏病也气犯了。所以在管教的印象中我很厉害,其实让我自己说是自己的争斗心较强,语气善心不够。我们学法炼功没有错,只是有时心态不纯被魔钻空子。学了师父《建议》经文,又与同修切磋,找到了自己的不足,观念转变了,善心也出来了,也不再一脸阶级斗争的样子,连同修都说我现在才是修炼人的状态,无论多苦都能够以苦为乐,保持一颗祥和的心态。一次有一个管教与我交流说:“你的变化特别大,不再板着脸,笑呵呵的,好象是转化的。”我告诉她:“我以前争斗心强,善心没有修出来才给你那样的感觉,再有我们对你们的戒备心理很强,你们老是做我们的转化工作,不象现在我们可以自由的交流。”随后她又向我了解一些大法修炼的事,我就跟她详细地讲,使她明白了很多,也开始理解我们这些大法弟子。我们成了好朋友,她不再做我们的转化工作了。有时赶上她们晚上值班,她就把我叫到管教室,我们可以长谈,我就给她讲我的修炼故事,一次我给她背师父的经文,她感动得哭了。还有一个管教,人特别善良,看到我们遭了这么多罪,心里很是难受,开始都不愿意到我们屋里来,说看到我们心里难受。她说:“你们和那些刑事犯不一样,他们应该承受,可是你们这么好的人,却被关在这里,真是不正常。”我与她很快成了好朋友,经常跟她交流,向她洪法,她也很理解我们,苦于不知道怎么帮我们,于是她就主动帮我们在外边买一些日常用品,几乎是每天都给我们买,真的是很辛苦。跟管教熟了,我们之间不容易发生冲突,互相理解。一次,早起大家发正念,又赶上管教检查,我灵机一动,先主动找管教商量,我们这个时间发正念,很重要,你有意识的晚進来一会,以免发生冲突。她真的同意了,一到发正念她就躲一会儿。后来我的环境越来越宽松,可以随时与管教接触上,我就大面积的跟她们洪法,劝她们善待每一个大法弟子,因为这些人都是好人,经过了解她们不再认为这些人无情无义,不管家,没有亲情等等,一次我给儿子写信,一个管教非常感动,表示我一定给你邮出去,她们还让我往家里打电话,与家人沟通,她们有些人也转变了,不再相信电视中的宣传,因为她们正面接触了这些人。但同时也感到很多警察真的是很难救,在那样的环境中,放不下的名利,使她们站在邪恶一边,经常听她们说知道你们是好人,我们这是工作,很多人昧着良心做坏事,没有原则,没有正义感。

我在个人修炼上尽量做好,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我们监室很大,五六十人,有大法弟子、也有刑事犯,我每天早早起床,打扫卫生等活抢着干,平时与刑事犯和睦相处,也跟她们洪法,给她们背经文,她们很愿意听。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她们恶的一面,不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记得有一次,我们正在开交流会,我们正在读师父新经文《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这是一个刑事犯走过来,循声而去,发现了新经文,她要看一看,我们不给,正在僵持之下,我善意的对她说:我可以给你看一下,但你答应我马上给我。她说:“可以”。这时气氛非常紧张,很多同修都不让我给她,我很自信,因为我们俩平时处得很好,我对她很好。这时我正视她,“好,我相信你,给你看看吧。”当她看到新经文是用餐巾纸抄的,很是吃惊,说:这些东西都能传進来,真是神奇!好了给你吧。这时我们所有的人才松了一口气,因为这个刑事犯就是负责监视我们的,她能够做到视而不见,不去上报,多么难得啊。通过这件事我们又悟到: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向常人洪好法,她们在关键时刻是有正念的,会帮助大法弟子的。

当时,同修之间由于法理的认识不同,有些分歧,互相之间有些误解,经过我与几个同修的努力,成功地举行了几次比较大型的心得交流会,大家各自把自己在法理上的认识都说了出来,谈了各自的体会,这对大家的心性提高非常有好处。大家针对劳教所特殊的环境,我们怎样向常人洪法、讲真象;个人修炼应如何做、如何修,怀大志而拘小节,一思一念体现出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还就同修之间意见不统一我们怎样认识,应该互相理解,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有干这个的、有干那个的,只要是基点不错,同是为了救度众生,只是修炼的路不同,洪法的方式也各异。很多问题达成了共识。同修之间的场变得好了,周围的一切也变得好了,在这之前,刑事犯之间互相打仗,我当时就想:“为什么刑事犯之间打仗呢??”“为什么让我看见,而且同在一个监室?”现在才明白,是我们大法弟子的场不祥和了。

通过学法,我还悟到我们大法弟子的正念能够制约常人,一次我想跟一个管教洪法,真念一动,白天她就来找我,我们单独在一起谈了很多,纠正了她的一些言行,指出她的不足,劝她要善待大法弟子。还有一次,我想找一个队长洪法,白天在站队的时候,她把我叫到队长室,问我一些问题,如同修的一些表现她很不理解,我说这是修炼过程,我理解我的同修,修炼要在法理上提高,我说我也有过这样的过程,并说我有机会一定跟你讲一讲我的修炼故事,谈话在愉快的气氛中度过。在我临走之前,当时开始要严了,我又找到她,我说我要走了,我想跟我的同修们切磋切磋,当时二楼很严,不让见的,她同意了,让我自己到每个班去找,我们当时近十人在一起切磋,大家都向内找,为什么出现这种状态,心性尽快提高上来,不让邪恶钻空子。还有一次,一些同修新進来就被封闭起来,与大家接触不上,经文她们也没有,怎么办,我们几个人急中生智,找管教说我们要见她们,管教真的同意了,说你们劝劝她们,其实我们当时就是想跟她们接触,把这里的情况告诉她们,并把经文带给她们,结果我们连续去了几次,成功地把经文带了進去。后来我们发现新来的同修与大家隔离,容易受到迫害,我们开始想办法,找到队长,要求把她们分到各个班里,便于我们沟通,结果又成功了,很快她们被分到了各个班中,和大家在一起了。

在劳教所里,曾经出现很多大法弟子长疥疮,我当时也长了,奇痒无比,根本不能睡觉,我当时连续很多天睡不着觉,整个人非常疲劳,那时师父经文已经告诉我们发正念,我相信师父的话,坚持不断的发正念(不用手去挠,因为那样只是解痒,结果导致出血,更痒,这也是用常人的办法去做)。特别是一到发正念,那个东西就干扰,奇痒无比,像针扎的一样,但我仍然坚持发,直到发完正念,也把那些不好的东西消掉了。看到一些同修因为奇痒而停止发正念,正中了邪恶的圈套,她不让你消他,还有的同修因奇痒无比干脆不发正念,还有的同修因长疥而消沉下去,不学法,不发正念,甚至连饭都不想吃,还得同修喂,看到这些我与一些同修,主动帮助他们,如洗衣服,跟她们切磋,劝她们坚强起来,有师在有法在,正念强邪恶自然就灭了。我长疥不到一个月就好了,有的同修长达一年之久,于是我把我的经历告诉她们,那段时间,我除了学法,几乎是天天发正念,不管白天还是晚上,一到痒的时候我就闭上眼睛发正念,痒得我几乎是不停的满地走也不挠一下,边走边发。同时注意个人卫生,天天用冷水冲澡,从心性上找自己,个人修炼不让邪恶找到迫害的借口,大量的邪恶被我们消掉了。经过交流,发现长疥较重的同修,在观念上有些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认为这是消业的一种,是自己的业力就得承受,恰恰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加重迫害大法弟子,通过交流,渐渐的大家的心性提高上来,认清身上长的疥疮完全是邪恶的迫害,我们开始揭露邪恶,让邪恶曝光,彻底铲除邪恶。

在跟同修们的接触中,我也发现有的同修没有理解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应该怎样做,特别是个人修炼中不注意,有些执著心去得很难,经常发生争执,各自又不向内找,有的甚至互相争执不下,我有时也跟她们在法上交流,有的同修能认识到,有的认识不到。向常人洪法,不注意方式方法,不分时间、地点、场合张口就讲,而且有时给人感觉是强迫人家听,所以有的时候洪法效果不好,不能及时总结经验教训,而是向外找,说谁谁谁不可救药等等言语,有时向常人洪法在不接受的情况下失去信心,以后就再也不跟此人洪法了,没有耐心。后天形成的观念很重,很多事情人为的框住自己,跳不出来。有的同修绝食要求无罪释放,可是绝了几天开始吃饭,过几天又绝,挺不住就吃饭,过一些天又开始绝食,给人的感觉是想绝食就绝食,有些常人很不理解,认为不严肃。有时对我做的事情也不太理解,当时大法弟子出入不自由,二楼、三楼不能随便走,可是我可以自由出入,一有经文就及时送到同修的手里,我想跟哪个同修交流随时就能找到,因为我跟管教非常熟,没有人管我的,可是我又不能跟同修们挨个去解释。当然我所说的只是我在劳教所后期的那段日子,也是我的一段特殊经历。万家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很严重的,因为那里的邪恶因素很多,警察和刑事犯也是被邪恶控制着,再加上有一些完全转化的人对法造成了很大影响,有的甚至帮着警察迫害大法弟子,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那么我们怎样从那样邪恶的环境中超脱出来,正念正行,值得我们大法弟子深思,在法理上好好悟一悟。有这样的想法已经很久了,希望能与同修们切磋。

在劳教所的日子里,我时刻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坚持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记得当时同修们不能学法,我会背很多经文,我就背给同修听,大家一起学法,一有机会就抄一些经文给同修们看,说来也真神奇,一有师父的新经文准能传進来,常人怎么阻止也不好使,在那样的环境里能学到法是多么的不容易啊,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时刻在看护着我们,使我们不断在法上提高,我们没有理由不做好,在那样的环境里我们突破封锁,给亲朋好友写信,向他们讲真象,但是和外边完全是两个天地,我们多么希望早一天出去,真正投入到正法中去,终于我被提前释放,赢得了更多的时间做好正法的事,几年来,不断在法上提高,不断修正自己,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正法的路上坚定的走着,越走越自信,越走路越宽,现在我周围的环境越来越好,亲朋好友在陆续得法,更多的人明白了真象,虽然很忙,但是非常充实,虽然大陆心得交流会征稿日期已到,但我还是写出来,这是我的责任,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与大法弟子们交流。同时也向师父交上一份答卷。不当之处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