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承认旧势力,坚信师父走过来


【明慧网2005年3月30日】我是1996年得法的,自99年7.20大法遭到迫害以后,跌跌撞撞走了过来。

2004年8月份,我脸出现了不适,不能照太阳,一照就出现红块,一洗就肿,结了满脸痂,象戴了面具一样。自己没拿着当回事,爱人开始跟我生气了。我清楚修炼人没有病的,自己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该干什么干什么,身体状态一切都很好。不过由于思想业的干扰,拖了两个月还不见好。爱人及家人说:“看见你都害怕,还是去看一看吧。”各方面的压力出现了,因为当时没悟透,虽然自己心里是相信师父相信大法的,但为了不使家庭出现更大矛盾,就在表面上迎合了家人。医院化验的结果是十八项样样正常。但我抽过血的胳膊不听使唤,强服了中药。出现这种状况后,我想,我这是修炼人吗?在关键时刻却顺应了常人,我无脸再见师父。心想:再难,我也要修炼。面对来自家庭各方面的压力,我一定得走过来!父母给了我人身,而师父给了我返本归真的大法,我一定要溶入法中修出来,大法的神奇也一定会在我身上体现。我正信正念正行,每天学法、发正念,身体也在变化,脸也一天一个变化。10月份,脸上的痂脱落,之后皮肤细嫩,非常好。知道我的情况的人见了我之后简直不敢相信。我内心非常感激师父,但是,我更应该从法理上升华上来,跟上正法進程,做好我应该做的三件事。

师尊为正法、为救度众生承受了无数的苦难,我们大法弟子也是有艰巨而重大的使命的,我作为大法弟子,也应尽力多帮助落下的同修。接下来,我走访了因江氏镇压而放弃了修炼的同修家,此同修放弃修炼后身体出现半身不遂、语言不畅、行动不适。我把我出现的情况讲给她,并给她看真象光盘,她的思想有所转变。后来我又多次去她家交流,她终于又从新回到了大法修炼中来,并且不断从法理上跟上来,身体也恢复了许多,药也停了,语言也流利了。

还有一位原来修炼大法,镇压后放弃修炼走入了佛教。我找到她,跟她谈时,发觉她也知道师父好,心里也还装着大法,于是進一步与她交流:信佛只是一种表面形式,应相信师父,只有师父才能救度我们,走向圆满。大法遭到了迫害,我们应摆正自己的位置。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讲给她,她听得落泪了。她又从新请回了师父的讲法,又一个生命走回来了。

我的层次有限,内心的想法也不能完全表达出来,所以一直想写出来却没能动笔。希望我的经历也能使不精進的同修更加精進,走好正法修炼的道路,不要再走弯路了。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